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劍之海

第二十七章 盲目的復仇

“砸扁!砸扁!”巨大的食人魔一邊吼叫著對精靈說,一邊揮舞著艾吉斯之牙。

“砍,砍,”那個粗野的家伙背后傳來說話聲,令它吃驚地轉過身。

“呃?”精靈繞過食人魔的側面,僵立在原地,狠狠瞪視著進入房間的纖瘦黑色身影。

崔斯特緩緩地提起手,將濕襯衣從臉的前面拉下來。

食人魔大吃一驚,瞪大了眼睛,但卓爾精靈甚至沒有再看這個粗野的家伙。他正凝視著那個精靈,凝視著他藍色帶有金色斑點的眼睛,那雙眼睛有一種縈繞于他腦海的熟悉感,從一張薄薄的黑色面具的洞孔后面瞪視著他,向他致以強烈的恨意。

食人魔又結結巴巴說了幾個字,最后終于說出來,“卓爾精靈!”“而且沒有朋友,”精靈說。“砸扁他。”崔斯特只是瞪著精靈,彎刀仍舊在鞘中,試圖想出他以前曾在哪里見過這雙眼睛,以前曾在哪里見過這個精靈。為什么這個精靈立刻知道他是敵人,幾乎就好象是在等著他?“他來取你的錘子了,布魯格,”精靈嘲弄地說。

食人魔猝然開始行動,它的吼聲震撼了石墻。它雙手抓起錘子,猛力地劈向卓爾精靈。或者說試圖這么做,因為艾吉斯之牙劃著弧線上升,在這個粗野的家伙背后狠狠砸上了低矮的天花板,敲下來一塊碎片,掉到布魯格頭上。

崔斯特沒有動,沒有把深深注視著精靈的眼神移開,精靈沒有走開,甚至也沒有向他走近。

布魯格再次怒吼,稍稍彎下腰。他又一次嘗試要砸扁卓爾精靈,這回錘子沒有碰上低矮的天花板,極其猛力地擊打下來。

崔斯特是稍稍側對著這個粗野家伙站立的,他跳起來,向著食人魔橫向一滾,到了擊打的角度內側。就在卓爾精靈靠近的時候,他拔出彎刀,然后輕盈地落地,靠向布魯格,刺擊數次,并在溜出來掠到靠近精靈的那一側之前砍了一刀。

食人魔輕松地用單臂撤回艾吉斯之牙,同時試圖用空著的那只手抓住卓爾精靈。

崔斯特太快了,抓不到,布魯格伸手追趕,卓爾精靈向后掠去,并且仍然看著食人魔,向著那只暴露的手連砍兩刀。

布魯格哀號著縮回血淋淋的手,但卻突然兇猛地沖上前,瘋狂地揮著艾吉斯之牙。

崔斯特趴到地上往前爬,又站起來繞過食人魔碩大的身軀,同時,連續兩刀砍中布魯格的臀部。然而他突然停下,趕緊退了回去,因為預計精靈會沖上來,精靈現在持著精良的短劍和匕首。

但精靈只是沖著他笑,繼續凝視著。

“布魯格砸死你!”頑固的食人魔一邊吼,一邊轉身跳離墻壁,又向崔斯特沖來。

艾吉斯之牙忽左忽右地揮來,但崔斯特現在進入了他完美的戰斗模式,他當然沒有低估這個怪物——艾吉斯之牙在其手中,他不會低估,在他幾乎于外面的塔樓邊上輸給一個個子較小的食人魔之后,他不會低估。

卓爾精靈俯身躲過第一下揮擊,然后躲過第二下,兩次他都得以輕輕地刺中食人魔巨大的前臂。

布魯格再次揮擊,而崔斯特再次趴到地上。艾吉斯之牙撞上了壁爐的石頭,引起了瑞吉斯一聲驚呼——他仍然在煙囪里——這讓崔斯特擔心地怔了一怔。

崔斯特奮力向前,但食人魔沒有因刺出的雙刀而后退,它接受了這一擊,以換取在卓爾精靈弱小的腦袋上結結實實地打一下。

反手揮出的艾吉斯之牙斜向下橫掃而來,差點擊中崔斯特,差點將他的頭顱砸個粉碎。

他再次奮力刺出,并沖出去到側面,但食人魔看起來根本沒受什么傷害,盡管他的血正從許多處傷口涌出。

崔斯特不得不疑惑,要打垮這個怪物還需要擊中多少次。

崔斯特不得不疑惑,在其他人沖進來幫助食人魔之前,他還有多少時間。

崔斯特不得不疑惑,那個看上去如此充滿信心的精靈什么時候會決定加入。

**************貝奧尼加之子沿著蜿蜒的路徑沖鋒,高聲呼叫坦帕斯,那是他的戰神,是他以前作為戰士時引導前行的光亮。在這條路上,他右邊有時空空如也,有時被低矮的石墻阻塞,其余的地方緩緩向下傾斜,給了他更加開闊的視野觀察這座小山。

也給了躲在高處巖石間的弓箭手更清楚的射擊路線來射他。

但沃夫加繼續向前奔,來到這條路上一個水平延伸的地方。在前方拐角處一片較大的區域,他聽見了那個食人魔投石手。野蠻人默默地向坦帕斯祈禱,他直沖過去,當那個粗野的家伙看見他時,他吼叫著,當吃驚的食人魔將石塊投向他時,他蹲伏躲避。

看到石塊從目標上方飛過,食人魔伸手去取一根沉重的棒子,但沃夫加太快了,那個粗野的家伙無法拿到它的武器。野蠻人太暴怒了,充滿了太多的戰斗欲望,因而食人魔不堪長雉刀的一擊。那柄武器帶著巨大的力量結結實實地擊中目標,深深砍進食人魔的胸膛,將它向后送到墻邊,它在那兒倒了下去,度過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當沃夫加跳回來時,他意識到遇上了麻煩。因為在那有力的一擊,他感覺到長雉刀的手柄斷裂開來。它沒有完全碎裂,但沃夫加知道,這柄武器的整體結構已經遭受嚴重的破壞。更糟的是,空地后面一塊靠著山的巖石突然滾向一邊,顯露出一條通道。從中又跑出一個半食人魔,吼叫著沖過來。一個矮小丑陋的人類在它身邊跑出來,一個紅發、看上去很強壯的女人跟在他后面。

野蠻人往后退去,一枝箭擦過他身邊的石頭。他知道在這塊沒有遮掩的地方,必須保持靠近山壁。

他走向半食人魔,然后很快停了下來,因為這個粗野的家伙低下頭和肩膀,試圖向他猛撞。沃夫加此刻感到多么高興,他曾接受崔斯特•杜堊登的訓練,他曾學習如何聰明巧妙地呈一個角度去撥轉,而不僅僅是承受每一擊并且以牙還牙。他只是向側面滑了一步,留下伸出的腿在失去平衡的怪獸前面。然后,當半食人魔蹣跚著絆過去,他轉過身,將武器的后垛插入半食人魔的腋窩,用盡全力推擠。

那個粗野的家伙直沖向前,越過空地的前方邊緣,從那兒的巖石上翻落下去,沃夫加松了口氣。他不知道那粗野的家伙會從山側掉下去多遠,但他知道它至少要在戰局之外待一陣子。

這是件好事,因為那個人類海盜正在那兒用一把可怕的劍刺擊,沃夫加不得不奮力擋開鋒利的劍尖。更糟的是,紅發女子進逼過來,她的劍巧妙地舞動,在格擋的長雉刀周圍翻滾,并狠狠一戳,逼迫沃夫加向后退去。

她是個好手。沃夫加立刻意識到。即使他有希望,也會耗盡全力。因此,野蠻人冒了個險,突然向前跨出,承受側面那個人的輕輕一刺。

然而這一刺沒什么力量,因為當那人剛開始攻擊,沃夫加右手就甩出武器,直撞出去,就在那個海盜開始綻出笑容時,落到他臉上。他還來不及把劍插入野蠻人體側深處,就飛了出去,癱倒在石頭上。

這樣,就剩下了沃夫加和希拉•克里——沃夫加意識到這正是海盜首領。他多么希望她所持的是艾吉斯之牙,而不是這把有著精良鋒刃的劍。如果此刻他能從她手里召喚來戰錘,再反過來打她,那他會多么歡喜!事實上,野蠻人不得不奮力抵擋海盜戰士,因為希拉顯然不是戰斗的新手。她連砍帶刺,旋身整整一周,縱劍刺向沃夫加的脖子。野蠻人發現自己被逼迫著退出去到了開闊地,一枝箭射下來,他的肩膀又被擊中。

希拉綻開了笑容。

一個巨大的食人魔從山側的洞口出來。另一聲怒吼從上方傳來,還有一聲從沃夫加身后傳來,在山下不遠處——他知道,他絆倒的那個半食人魔正在回來。

“我需要你們!”絕望的野蠻人向他的朋友們呼叫,但是風完全偷走了其中的力量。

他知道凱蒂布莉兒和布魯諾不管在哪兒,都很可能聽不見他。他感到長雉刀的柄在手中碎裂得更多了,相信這柄武器在下一擊就會在手中斷開。

他再次努力向前,跳到左邊,試圖盡可能久地延遲那個食人魔進入打斗。但隨后他看見又一個身影從洞口出來,似乎是另一個人類海盜,他知道完了。

*****************崔斯特一次又一次擊中目標,利用狹窄的空間和低矮的天花板對抗巨大的食人魔。卓爾精靈知道,這家伙在室外將是更加難纏的對手,特別是手中持著艾吉斯之牙。但在這里,他現在已經有了應付食人魔速度的方法,卓爾精靈太快了,經驗太豐富了。

布魯格號叫著,被割開一個又一個傷口,食人魔開始呼叫精靈跳進來幫忙。

精靈確實走上前來,崔斯特準備好了新的策略,他剛剛想出一個方法將食人魔保持在他和這個新對手之間。然而卓爾精靈還來不及實行他的策略,食人魔就突然一個踉蹌。一個更深的新傷口出現在布魯格臀部后面,而精靈壞笑著。

崔斯特驚訝得看著精靈,食人魔也一樣。

精靈再次敏捷地伸出劍。食人魔號叫著轉身,但崔斯特正等在那兒,他的彎刀深深刺進怪獸的腰部。

倒霉的布魯格來回奔走,兩個熟練的戰士閃躲著它,它再也不能從起初的驚訝與重傷中恢復過來。

很快,大個子食人魔沉重地倒了下去,一動不動地躺著。

崔斯特站立在巨大的尸體對面凝視著精靈。他的彎刀刀尖低下去指向地面,但他讓它們作好準備,他不確定這家伙的動機和意圖。

“也許我是個朋友,”精靈以一種嘲諷而沒有誠意的語氣說。“或者也許我只是想親自殺死你,對于布魯格對抗你的可憐成就變得不耐煩了。”這時,崔斯特轉著圈,精靈也是,圍著布魯格的尸體移動,將其保持在中間,作為阻擋潛在敵人的障礙物。

“似乎只有你能回答是哪一種可能性。”精靈嘲弄地哼了一聲。“我等這一刻等了許多年了,崔斯特•杜堊登,”精靈那兒傳來令人吃驚的回答。

崔斯特深吸一口氣。他是作為挑戰者而出現在這里的,也許是聽說了他的能力與名譽,并準備好對抗他的。這不是一個可以輕松應付的家伙——他已經看到這個戰士對抗布魯格時靈敏的動作——但卓爾精靈突然記起他在此除了這場戰斗還有更加危急的任務,記起還有其他人要依靠他。

“現在不是個人挑戰的時候,”他說。

“現在正是時候,”精靈回答。“正如我所計劃的那樣!”“瑞吉斯!”崔斯特喊道。

卓爾精靈突向前,將兩把彎刀交到單手,另一只手抓住艾吉斯之牙,并將它扔進壁爐。半身人跳下來抓起它,停頓的瞬間僅僅看見交手的第一個回合,精靈躍向崔斯特,劍和匕首閃動。

但崔斯特眨眼間就躲開了,彎刀伸出,作好準備,穩穩地擺出一個完美的防御姿態。

瑞吉斯知道在這場大戰中沒有他的位置,因此他收好戰錘,再次爬上煙囪,然后沿著另外一條支道爬下去,通往那間他們早已偵察過,顯然是空的屋子里。

************風向正好,因此凱蒂布莉兒終于聽見了沃夫加絕望的呼救。她知道他有麻煩,她能聽見上面的戰斗,能看見那個半食人魔在攀緣,幾乎已經回到了邊緣。

她已經跳過了溝壑,到達蜿蜒的小徑上,但是被一陣向著她射下來的箭擋在了原地。

此時,關海法終于成形了,然而凱蒂布莉兒還來不及給黑豹下命令,一枝箭就射向大貓。關海法大吼一聲跳開。

然后凱蒂布莉兒努力用盡一切機會從山的側面冒出頭,并射出威力巨大的一箭。她的箭沖破了石頭,由痛楚而驚訝的叫喊聲可知,顯然擊中了弓箭手中的一個。但它們有許多,而她被阻住了,無法到達沃夫加那兒。

她確實設法偷偷溜了出來并對著那個正頑固地爬回沃夫加所在位置的半食人魔射了一箭,她的箭插入那個怪物的臀部,使得它重又滑下斜坡。

但凱蒂布莉兒為此戰果而挨了一箭,箭刺入她的前臂。她驚叫著退回到墻邊。她小心地握住箭桿,然后牢牢地注視著并緊緊抓住它。她咆哮著抵抗疼痛,將箭推出去。凱蒂布莉兒伸手取她的包,拉過一條繃帶,緊緊地包扎起手臂。

“布魯諾,你在哪兒?”她平靜地說,跟絕望抗爭著。

他們重聚到了一起,然后就又要永遠分開,在她看來,這種情況的發生不止是一個微小的概率。

“哦,去他那兒,小關,”女子平靜地請求說,她給繃帶打上結,在另一枝箭搭上弦時因疼痛而退縮了一下。

****************他英勇地戰斗,純粹憑著本能,沒有憤怒,沒有恐懼。但他一次又一次地被打中,盡管沒有一個是嚴重的傷口,沃夫加知道他們擊敗他僅僅是時間問題——很短的一段時間。他高頌著坦帕斯,他覺得在死時高歌這個名字正合適,也希望這位神袛會接受。

紅發海盜和食人魔壓逼著他,他的武器在手中折斷,第三個對手正迅速地趕來,貝奧尼加之子這次肯定完了。

沒人能及時趕到他那兒。

他很高興,至少,他可以光榮地在戰斗中死去。

他被紅發海盜擊中,刺痛了一下,然后不得不快速旋轉,以擋住食人魔,就在他轉身時,他知道一切都結束了。他正留出了一個破綻給希拉•克里把他砍倒。

他向后瞥了一眼,看那致命一擊。

沃夫加笑了,這么多年來,第一次感到了滿足。

*********************從上方傳來的驚呼聲為凱蒂布莉兒提供了線索,她大膽地跳出開闊地。

在那兒,她的上方,強壯的關海法沖向弓箭手的藏身處,中了一枝又一枝鋒利的箭,但絲毫沒有躲避,絲毫沒有減慢速度。然后弓箭手們站了起來,因此女子一點也沒有浪費時間,將一枝箭射入了其中一個的腦袋側面,隨后又放倒了另一個。

她瞄準第三個,但沒有發射出去,因為關海法此時躍入了藏匿處,令弓箭手部隊一哄而散。有一個人試圖爬上后墻,到山上更高處去,但一只巨大的黑色爪子逮到了他腿的后側,又將他拖了下來。

另一個人跳出藏匿處的邊緣,他寧愿翻滾著掉下來,也不愿落入黑豹爪子底下那悲慘的命運。他拼命試圖控制自己的下滑,終于得以站穩在一塊石頭上。

就在凱蒂布莉兒的視線中。

至少,他死得很快。

*********************希拉•克里將致他于死地,顯然是這樣,她的劍刺向沃夫加暴露的側翼。

但海盜首領還沒來得及擊中目標,就不得不撤回來,因為一雙腿纏住了她的腰,一對匕首狠狠地刺向她脖子兩側。

經驗老到的海盜向前彎腰,將狡猾的刺客翻過她的身子。

“莫里克,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她喊叫的同時,盜賊打了個滾,這一滾使他緊挨著沃夫加身邊站起來,手里執著染血的匕首。

希拉跌跌撞撞地退后,更多自己的戰士經過身邊令她稍稍寬慰了一點。

“殺了他們倆!”她一邊尖叫一邊搖搖晃晃地退入山洞群中。

“就像從前一樣,嗯?”莫里克對驚呆了的沃夫加說道,沃夫加已經又在抵擋攻擊他的食人魔了。

沃夫加簡直無法作出回應。對于這意料之外的緩解,他只是搖搖頭。

“就像從前一樣?”莫里克又說,此時他陷入了跟兩個猥瑣的海盜的戰斗中。

“從前我們沒有打贏多少仗,”沃夫加尖刻地提醒他,因為懸殊的比例遠遠未曾扯平。

***********************崔斯特旋轉雙刀一陣格擋,逐漸翻轉改換角度,由防衛的姿態進入一種更具攻擊性的姿態,逼迫精靈退后。

“干得好,”精靈祝賀道,同時越過倒下的布魯格的一條腿。

“我甚至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而你卻對我懷著如此的恨意,”卓爾精靈指出。

精靈向著他大笑。“我是勒羅里內。這是你唯一需要聽見的名字。”崔斯特搖搖頭,瞪視著那雙緊張的眼睛,有點認出它們,但無法確定是誰。

他又回到了戰斗中,因為勒羅里內向前一躍,刀劍狂烈地舞動。

劍向著崔斯特的頭部而來,他以高舉的彎刀將其撥開。勒羅里內把劍翻至卓爾精靈彎曲的刀刃下方,并用左手匕首往前一插,漂亮的一招。

但崔斯特更厲害。他接受了刀刃上狡猾的翻轉,沒有試圖將他的第二把刀移到面前撥開匕首,而是向右一轉,將他的彎刀伸向中間,橫推對方的劍,迫使對手移動并改變匕首的刺擊。

卓爾精靈的第二把刀掃過來,砍向精靈的側面。

刀刃被彈開了。崔斯特感覺仿佛是在砍石頭一樣。

卓爾精靈沖出外圍,看著正在轉身微笑的勒羅里內。他立刻明白了這一魔法,因為他曾見到法師們使用它。那么,這個精靈是魔劍士,即一個同時接受魔法與武藝訓練的戰士?崔斯特躍過倒下的布魯格染血的胸膛,快速撤退到房間的后面,靠近壁爐。

勒羅里內繼續微笑著,并舉起一只手,低聲說了幾句崔斯特沒聽清的話。那枚戒指閃著光亮,在另一個魔法的加速下,精靈移動得更快了。

哦,是的,這個家伙確實有備而來。

****************瑞吉斯將艾吉斯之牙扔到下面燃燒著的木塊上,然后盡可能爬得低,翻了個身,使得他的頭先下去,并抓住壁爐的邊緣,讓自己蕩出來。他的腳踢過火焰,他很高興穿著厚厚的冬靴,而不是通常那樣赤腳走路。

半身人掃視房間,看到的就象崔斯特描述的一樣。他向后伸手,從火中拽出艾吉斯之牙,然后開始穿過房間,走向虛掩的門。

他靜靜地穿過去,進入一間較小的屋子,這間有點象煉金術工房。另外有一扇門,日光從它周圍瀉進來。

半身人奔向它,抓住把手,將它拉開。

隨后,他的臀部和后背被一系列刺痛灼熱的爆炸擊中。瑞吉斯尖叫一聲,爬上一個天然的陽臺,但他在那兒無處可逃。他看到戰斗幾乎就在正下方,因此他盡可能地把戰錘往遠處扔,而實際上扔得并不很遠,接著他向沃夫加大聲喊叫。

瑞吉斯爬回去,連看都沒看錘子彈跳著掉落下去。然后他看到了女巫,她的隱身魔法消散了。她從屋子的一側瞪視著他,雙手揮舞,正處在施放另一個法術的過程中。

瑞吉斯呼叫著跑出屋子,進入另外一個房間,起初奔向壁爐,隨后轉向另一扇門。

他周圍的空氣變得充滿了一絲絲漂浮的粘性繩狀物。半身人再次改變方向,奔向壁爐,希望它的火焰可以燒掉這魔法網罩。然而他一點也沒有靠近,他的步子變小了,他的動力被偷走了。

他被逮住了,包在魔法網罩當中,魔法網罩緊緊地捆住了他,包圍得如此緊密,他甚至都無法呼吸。

女巫就在那兒,在他面前,網罩外面僅僅數吋之遙。她提起一只手,將一把閃亮的匕首抵在瑞吉斯臉旁。

****************又一個弓箭手倒了下去。凱蒂布莉兒不顧手臂上灼熱的疼痛與壓迫感,將另一枝箭搭在弓上。

更多弓箭手出現在關海法上方。當她瞄準那個位置時,注意到一個更危險的地方有動靜,那是在沃夫加戰斗的地方上方高處的一個平臺。

凱蒂布莉兒旋過身,幾乎要發射出去。

那是瑞吉斯,正在縮回去——而艾吉斯之牙墜落下來!凱蒂布莉兒屏住呼吸,她以為戰錘將會一路彈跳著跌入海中,但它突然停住了,靜止在上方一側的一個小平臺上。

“招喚它!”她重復地喊叫。

她瞥了一眼較低處弓箭手所在的平臺,知道關海法仍在戰斗中,然后她沿著小徑奔過去。

*****************崔斯特到了壁爐那兒,單膝跪下止住運動,將“冰亡”按到石頭地板上,并伸進熾熱的火堆。他的手臂向外抽出,然后又伸進去,然后再抽出,向著勒羅里內拋出一陣投射物。擊中一下,然后再一下。精靈擋住了第三下,一根旋轉著的棍子,但這發彈藥橫撞在精靈的刀刃上,斷裂看來,每一段都旋轉著飛過去擊中一下。

沒有一下是嚴重的,即使沒有石膚術的防護,也沒有一下是嚴重的,但每一下,在精靈身上的每一次擊打,都消除掉一點防護魔法。

“非常聰明,卓爾!”勒羅里內祝賀道,精靈戰士沖上前,劍揮向彎著腰的卓爾精靈。

崔斯特抓起刀,開始站起來,然后又倒回地上,踢出一腳,勉強踢中勒羅里內的小腿。

然后崔斯特不得不滾向一側,并向后翻轉,靠著墻站住。他的雙刀立刻舉起來,叮叮當當,一招又一招地接住勒羅里內向他發起的一系列強攻。

******************沃夫加對抗著食人魔,此時長雉刀已經在他手中斷開。

邊上,莫里克也發現自己被兩個海盜緊緊逼住,他們倆都揮舞著外形兇惡的彎刀。

“我們無法獲勝!”盜賊喊道。

“那你為什么幫我?”沃夫加回道。

莫里克發現他的下一句話卡在了喉嚨里。他究竟為什么要對抗希拉•克里?在從卓古魯加房間里出來的那條向下傾斜的坡道上,他又變得能被看見,即使如此,找一個陰暗的地方坐觀戰斗對他來說也并不難。他咒罵著自己作的決定,現在他不得不將其視為一個愚蠢的決定,盜賊向前躍出,匕首閃動。他落地時一個轉身,使得黑色的斗篷飛揚起來。

“快跑!”他一邊喊,一邊在一對彎刀劈向斗篷時,將它扔在后面。他從沃夫加身后溜過,在兩塊巨大的石頭中間移動,朝著小路跑去。

然后他回到了那塊小空地上,喊道,“不是那邊!”而另外一個食人魔快速追來。

這個新的敵人看來就要加入戰斗,沃夫加沉吟了一聲——他注意到莫里克邊上又有一個移動的身影。

但那不是食人魔。

布魯諾•戰錘跳上巖石,此時莫里克正從它下面經過。矮人雙手執著斧子,提在身后,不知所以的食人魔快速追趕著經過時,他瞄準了食人魔。

咔嚓!這一擊發出的響聲就像巖石碎裂一樣,空地上每個人都停下了戰斗一小會兒,看雙眼圓睜的紅發矮人站在石頭上,他的斧子深深埋進一個食人魔的頭顱,食人魔仍舊站立在那里僅僅因為強壯的矮人支撐著它,試圖再把斧子拔出來。

“難道這不是美妙的聲音嗎?”布魯諾向沃夫加喊道。

沃夫加搖搖頭,回到抵擋食人魔的行動中,而現在兩個海盜加入進來。“花了你太長時間!”他回答。

“別抱怨了!”布魯諾喊回去。“我女兒看到你的錘子了,你這個大笨蛋!召喚它,小子!”沃夫加面前的食人魔退后去,以獲得一些沖刺的空間,它挑釁地怒吼一聲,舉起棒子,猛沖上來。

沃夫加把毀壞的長雉刀扔向那個怪獸,它用胸口與手臂接住,將碎片甩到一邊。

“哦,太棒了!”莫里克哀嘆道,他回到了沃夫加身后,繞過來與兩個海盜接戰。

但沃夫加聽也沒聽這哀嘆,也沒有聽那個被激怒的食人魔的威脅,而是大聲呼喚。他相信布魯諾的話。

“現在你怎么辦,弱小的家伙?”食人魔說道,然而它問完時,表情變了相當多。一把鑄造精良的戰錘出現在沃夫加等待著的手掌中。

“接招,”野蠻人指出,同時飛出戰錘。

食人魔試圖象接住碎裂的長雉刀一樣,用胸口和手臂接住這一擊,試圖承受這一擊,然后將戰錘推向一邊。

但這不是碎裂的長雉刀。

食人魔不知道為什么隨即它就坐在了墻邊,無法呼吸。

沃夫加的手高舉在空中,再次呼喚錘子。

然后它就落在了他的掌握之中,戰士與武器合而為一。

一把彎刀從側面襲向他,同時,莫里克呼叫示警。

沃夫加將戰錘向下一揮,震開刺來的彎刀。沃夫加將武器翻轉,猛向外揮,平衡性極其出色,仿佛這柄戰錘是他本人手臂的延伸一樣。

一個海盜飛了出去。

另一個轉身逃走,但莫里克在他到達入口前趕上了他,將他刺倒。

另一個食人魔從山洞里出來,威脅性地瞪著旁邊的莫里克,但一道藍光從野蠻人和盜賊之間穿過,將那個粗野的家伙往后撞了進去。

朋友們扭頭看見凱蒂布莉兒站在那兒,手里執著弓。

“小關在上面收拾他們,”女子解釋說。

“讒鬼也在上面,而且很可能需要我們!”布魯諾一邊吼,一邊向他們打手勢。

他們奔上那條路,繼續繞著山蜿蜒而行。他們來到了另一層,一片寬闊的區域中,一扇巨大的門嵌在山里,面向著他們。

“不是這一扇,”莫里克試圖解釋。“大個子的食人魔……”盜賊閉上了嘴,因為布魯諾和沃夫加撲到門前,錘子和斧子一陣劈砍,讓木頭裂成了碎片。

兩人走了進去。

卓古魯加和她的仆人們正等著。

*************他們的武器舞成模糊的影子,不停地叮叮當當互相敲擊,響成一片。勒羅里內靠魔法的加速,得以跟崔斯特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匹敵,但不象卓爾精靈,精靈不習慣這種如同閃電般迅速的反射性動作彎刀忽左忽右,又直插向前,崔斯特狠狠地刺中了勒羅里內的胸口,如果沒有那種石頭一般的魔法加持,精靈就完了。

“還要多少下才停止?”卓爾精靈問道,他現在更有信心了,他的步伐圍著勒羅里內的防御范圍滑動。“我們不需要這么做。”但精靈沒有顯示出停止的跡象。

崔斯特右手刀劈出,然后,當勒羅里內向右繞著圈招架時,他也轉了個身,四刃相交,兩人都各自從旋轉中彈開。

崔斯特將刀架在精靈的劍上,把勒羅里內的劍往下壓。當精靈如預料的那樣前刺時,卓爾精靈躍起來翻個筋斗,跳過這次攻擊,兩腳落地時,向下伏低,劍嗖嗖地掃過他頭頂。崔斯特揮刀砍出,擊中了勒羅里內的臀部,隨后,當精靈退卻時,他一腳踢出,猛擊中膝蓋。

勒羅里內痛苦地尖叫,跌跌撞撞地退后了好幾步。

魔法被廢除了。下一次彎刀的攻擊將會帶出鮮血。

“沒必要這樣,”崔斯特禮貌地說。

勒羅里內對他怒目而視,然后再次微笑了起來。那枚戒指又被舉了起來,精靈念了一個詞,它再次閃耀起來。

崔斯特沖上前,想要避免將會出現的陷阱,不管那是什么。

但是勒羅里內不見了,從視野中消失了。

崔斯特滑動著停止住,驚訝地雙眼圓睜。出于本能,他調動了本身的魔法力量,他那天生具有的卓爾精靈的能力,在他周圍召喚出一個黑暗圓球,填充了整個房間,使得他跟隱身的戰士處于相對等的地位。

正如勒羅里內所料,他會這么做。現在,隨著戒指的第四個魔法放出——四個當中最陰險的一個——隱身的精靈外形被閃耀的火焰再次勾勒出來。

崔斯特往前移動,旋轉著按特定模式揮砍攻擊,就象很久以前盲眼戰斗時就學會的那樣。每一次進攻也是一次招架,他的彎刀自身體向外旋轉著張開。

他傾聽著,聽見了腳滑動的聲音。

他瞬間就到了那兒,他的刀叮地一聲碰上招架的劍,劍笨拙地抵擋著,他為之一振。

他相信精靈失算了,讓這場戰斗變得使經驗豐富的卓爾精靈占有巨大優勢。

他伸直手臂攻擊,忽左忽右地襲來,將對手保持在他前方。

右邊一下,然后又是左邊一下,崔斯特在他的第二下揮擊之后突然轉身,繞回來時旋轉著劈出右手刀。

他知道勝利是他的,從抵擋的劍與匕首的位置來看,精靈被壓得拖著步子沒有了防御能力。

他的彎刀擊向勒羅里內的側面,撕開血肉。

但就在同一個瞬間,崔斯特側面也受到一擊。

崔斯特無法撤回或者減慢攻擊,不得不完成這一動作,彎刀在一條肋骨上彈開,撕裂了一邊的肺,橫著從精靈的前胸切出。

相同的傷口橫貫卓爾精靈的胸口。

就在疼痛從他體內爆發出來時,就在他跌跌撞撞退后,絆到布魯格的腿而重重地背靠墻摔倒在地上時,崔斯特明白發生了什么,他認出了火盾術,一種邪惡的法術,它會將傷害加在任何打中施法者的人身上。

他躺在那兒,一邊的肺正在衰竭,生命之血大量流失。

對面,勒羅里內呻吟著,他跟崔斯特一樣都快要死了。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