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無聲之刃

第一篇漠然

當我的刀在鞘中靜靜休息的時候,當我周圍的洶涌浪濤暫時停息的時候,我通常會坐下,思考我所感覺到的不安。在戰爭中,我們都希望和平重回大地,這是我為之奮斗的理想。盡管如此,在和平時期——而且這在我七十多年的生命中的確罕有——我卻從沒有感覺到我已經做到完美了,相反地,似乎我的生活中失去了什么東西。

粗看起來,這真是個不協調的現象。它使我意識到我是一個戰士,一個需要行動的人。在沒有緊迫地需要行動的時期,我會感到不安。非常的不安。

當我們沒有在道路上冒險的時候,當沒有怪物可打,沒有山可爬的時候,我感到無聊。我已經開始了解關于我的生活的這一真理,關于我是什么樣的人的這個真理。也因此,在那些偶然的無聊場合,我會找到擊敗無聊的方法。我會去找一座比我之前爬過的山都高的山去爬。

我現在在沃夫加身上看到了許多相同的癥狀。他從墳墓里回到我們身邊,從深淵中為厄圖控制的那片旋轉著的黑暗里回到我們身邊。但是令我擔憂的是,沃夫加的情況已經不再是簡單的無聊了,而是到了漠然的程度。和我一樣,沃夫加也是需要行動的人,但是行動似乎已無法治愈他的倦怠和漠然。他的人民正在呼吁他行動。他們希望他來領導整個種族。甚至頑固的貝斯加也必須放棄人人都想要的統治權的位置,轉而支持沃夫加。他和所有其他的人都知道,在這一微妙的時期,沃夫加,貝奧尼加之子,將會給冰風谷的游牧野蠻人帶來最大的利益。

沃夫加不會注意到他們的呼吁。我知道這既不是因為謙遜也不是因為疲倦,也不是因為他害怕自己不能勝任這一位置。所有這些問題都能夠克服,能夠解決,或者由包括我自己在內的沃夫加的朋友們幫助他解決。但是不,不是因為這些可以克服的事情。

他就是漠不關心。

是因為厄圖給他的痛苦是如此之大,如此之持久以致于他失去了和他人交流感情的能力嗎?是因為他看到了太多的恐怖,太多的痛苦,因而無法聽到他們的呼吁嗎?我最擔心的是,除了這些癥狀之外,他的漠然本身無法被有效的治愈。并且,說實話,我看到沃夫加的特征已經明顯地被改變了,他現在是處于一種自我逃避的狀態中,最近他自己遭遇的恐怖經歷遮住了他的雙眼,讓他無法看到事情的真相。也許他已經不能了解其他人的痛苦了。或者也許,如果他能了解別人的痛苦,他也會將別人的痛苦與他在厄圖監獄中遭受的六年審判相比較,然后把別人的痛苦當作瑣碎的事情丟開。失去與他人交流感情的能力將很可能成為最持久,最深刻的傷痕。一個不可見的敵人,執著無聲之刃,撕裂我們的心更甚于打擊我們的力量。沒有與他人交流感情的能力我們算是什么?如果我們不能理解別人的歡樂和痛苦,我們的生命中還有什么快樂可言?我還記得我逃出魔索布萊城之后在幽暗地域中度過的那些年。除去偶然幾次關海法的來訪,我幾乎是僅憑自己的想象才度過了那段顯得比實際長了好多倍的時間。

我不確定沃夫加是否還有想象的空間,因為想象需要一個人的內省,而我覺得,當我的朋友這么做的時候,他只會看見厄圖的嘍羅,深淵的淤泥,還有恐懼。

他的身邊有愛著他的朋友。他們將會盡力的支援他,幫助他越過他面前的阻攔,也就是他心中厄圖的地牢。也許凱蒂布莉兒,他曾經如此深愛并且也許仍然深愛著的女人,將會對他的恢復產生決定性的影響。我承認,看到他們在一起我感到痛苦。她以如此的溫柔和同情對待沃夫加,但是我知道,他感覺不到她溫柔的碰觸。如果她打他的臉,嚴肅地看著他,告訴他他的倦怠表現,那會更好。我知道這些,但是我不能告訴她這么做,因為他們的關系遠比這更復雜。現在我的心里只想著怎樣對沃夫加最好,但如果我告訴凱蒂布莉兒一個看起來不怎么有同情心的方法,它可能,并且將會——至少在沃夫加現在的思想狀態看來——被解釋為來自一個嫉妒的求愛者干擾他們生活的行為。

不是這樣的。因為,雖然我不知道凱蒂布莉兒對于這個曾是她丈夫的男人的真實感情——因為她最近已經開始相當好地隱藏自己的感情——我確實知道沃夫加現在還不能夠愛。

不能夠愛……在描述一個人的詞語中,還有比這更令人悲哀的嗎?我想沒有了,我真的希望現在可以對沃夫加的精神狀態做出另一種判定。但是愛,真正的,誠摯的愛,需要與他人交流感情的能力。它是一種分享——分享歡樂,痛苦,微笑,眼淚。誠摯的愛使一個人的靈魂變成另一個人靈魂的鏡子。而且,就如同在房間兩面鑲上鏡子會使房間顯得更大一樣,兩個人共同的歡樂也被擴大了。而且,就象某些東西在這樣的房間里顯得不顯眼了一樣,痛苦也由于兩人的分擔而不再那么痛苦了。

這就是愛的魔力,無論是在強烈的愛情還是友誼中都是如此。分享使歡樂加倍,使痛苦減半。沃夫加現在在朋友身邊,他所有的朋友都希望促成這種分享,就象從前那樣。然而,他卻不能和我們分享,他不能撤掉當他被厄圖的同類包圍的時候,他所建立的,當時也是必須要建立的心防。

他失去他和別人交流感情的能力。我只能祈禱他會再次得到它,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會對他的朋友們完全開放自己的心靈。因為沒有與他人交流感情的能力,他的生活就不會有目標;沒有目標就不會有滿意;沒有滿意就不會有滿足;而沒有滿足,他將會沒有歡樂。

而我們,我們所有人,都沒辦法幫助他。

——崔斯特•杜堊登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