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世界之脊

序章

那個個子小些的男人在路斯坎有很多名字,但最為人耳熟能詳的一個是被稱為盜賊莫里克。他把酒瓶拎在空氣中搖了搖,因為瓶子外面有點臟,而他則想在桔紅色的夕陽下目測一下瓶中液體那條黑黑的分界線。

“還剩一口。”盜賊說道,并收回了胳膊,看起來似乎要一飲而盡。

那個坐在碼頭盡頭緊靠他的大塊頭男子以相對于他巨大體形來說及其敏捷的動作一把奪走了酒瓶。本能地,莫里克伸手來奪回瓶子,但那個大個子舉起他布滿強健肌肉地手臂擋住了抓過來的手,僅一大口就把瓶子喝了個底朝天。

“呸,沃夫加,最近你總能喝到最后一口。”莫里克抱怨著,半認真地猛拍了一下沃夫加的肩膀。

“自己掙。”沃夫加辯道。

莫里克在一瞬間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他,然后,他記起了他們的最后一次比賽,那一次沃夫加的確是贏得了喝下一瓶酒的最后一大口的權力。

“幸運的一擲。”莫里克喃喃地說道。盡管他更加了解并已經很長時間不再驚訝于沃夫加那作為戰士的能力。

“我會再做一次的。”沃夫加宣布著站起身來提起艾吉斯之牙,那把令人驚奇的戰錘。他搖搖晃晃地站在那里用手掌拍擊著武器,同時一絲狡猾地微笑閃過莫里克黝黑的臉。他也爬起身來,撿起空酒瓶,讓它圍繞著脖子輕巧地旋轉著。

“現在就要嗎?”盜賊問。

“你把它扔得足夠高,或者認輸。”金發的野蠻人抬起手臂把戰錘的末端指向廣闊的海面,解釋著。

“在瓶子碰到水面之前要數五下。”莫里克冷冷地看著他的野蠻人朋友,背誦著他們幾天前創造的這個小賭博游戲的條件。莫里克曾經贏過開始的幾次比賽,但到了第四天沃夫加就已經學會了完全搶先于下落的瓶子,他的錘子已經讓細小的玻璃碎片散布到了整個海灣。最近,莫里克只有在沃夫加過于縱欲于酒瓶子時才能獲得一次贏得賭賽的機會。

“它不會碰到的。”當盜賊向后伸展開身體準備投擲時,沃夫加咕噥著。

矮個子男人停下動作,再一次地以帶有些許輕蔑的目光看了一眼這個大個子,然后轉過身向前擺動著胳膊。突然間,莫里克猛地一下就像扔出去了一樣。

“什么?”驚訝地,沃夫加認出了這個假動作,認出他并沒有把瓶子扔到空中。正當沃夫加把他那凝視轉向莫里克時,這個矮個子完整地揮出一個圈讓瓶子飛得又高又遠。

恰好是迎著落日的方向。

沃夫加的目光在飛行的開始并沒有跟上瓶子,因此他只能在落日炫目的光線下斜視,但最后還是瞥見了。隨著一聲吼叫他扔出了他那充滿力量的戰錘,這件輝煌、不可思議的被精心制作的武器回旋著低飛過海灣上空。

莫里克高興地長聲尖叫,認為自己已經用計勝過了這個大塊頭,因為當沃夫加扔出錘子時瓶子已經在空中很低的位置了,而且離碼頭整整有二十步遠。莫里克相信沒有人能夠把一個戰錘扔得那么遠且要快得能擊中瓶子,尤其是那個人剛剛喝下了目標物中所盛一半以上的液體!就在瓶子幾乎要觸到海浪的時候艾吉斯之牙擊中了它,將之變成了無數片細小的碎片。

“它碰到水面了!”莫里克喊道。

“我贏了。”沃夫加堅定地說,他的語氣讓人無可辯駁。

莫里克只能報以嘟嘟囔囔的回答,因為他知道這個大個子是對的;戰錘及時地擊中了瓶子。

“看上去只是將一把好錘子浪費在一個酒瓶上。”這對伙伴背后傳來一個聲音。他們同時轉過身,看到有兩個人握著出鞘的劍站在幾步遠的地方。

“現在,盜賊莫里克先生,”兩人中一個身材削瘦的高個子說道,他頭上束了塊方巾,一只眼睛上戴了個眼罩,一把生銹的彎刀在身前揮舞著,“據我所知一星期前你在一個寶石商人身上為自己搞到了一大票,而我現在認為你應該明智地將戰利品分一些給我和我的朋友。”莫里克抬頭瞥了一眼沃夫加,他那歪著嘴咧齒而笑的樣子和在他閃爍的黑眼睛都告訴了野蠻人他沒有任何分享東西的意思,也許除了他那把精致匕首的刀刃。

“如果你那把錘子還在手上的話,你也許會對這個提議表示反對吧。”另一個差不多和他朋友一樣高但更魁梧也更骯臟的暴徒笑著說。他把劍刺向沃夫加。野蠻人蹣跚著向后退,幾乎從碼頭末端掉下去,或者說,至少假裝著這樣。

“我想你本應該在我之前發現那個寶石商的,”莫里克冷靜地回答,“假設說那里有個寶石商的話,我的朋友。因為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那個瘦高個咆哮著把劍向前刺出,“現在,莫里克!”他開始大聲叫道,但話未出口,莫里克已經向前躍出,快速旋轉進了彎刀刀刃的死角,轉動著,把自己的后背對準那家伙的前臂沖了過去。在那個震驚的男人的手臂下方,他猛地向右蹲下,用自己的右手握住那條手臂的肘部將其高高抬起,同時他的左手閃過一道銀光,那時這個白天的最后一道光,莫里克的匕首刺進了那個已經嚇暈了的人的腋窩。

而此時,另一個兇徒認為自己揀到了一個沒有武裝,容易對付的目標,迅速地攻了過去。但當沃夫加把手從屁股后面拿出來,顯示那把充滿力量的戰錘已經魔法般的回到他的掌握中時,那家伙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便突然間變大了。這個流氓剎住腳步想停下來并驚慌地向自己的同伙望過去。但此時莫里克已經解除了對手的武裝,并令他正轉身全速逃跑,而自己則緊跟在后面,一邊嘲弄并歇斯底里地笑著一邊一再地刺著那家伙地屁股。

“哇!”剩下的壞蛋哭叫著轉身想跑。

“我能擊中下落的瓶子。”沃夫加提醒他。那家伙唐突地停下來,慢慢轉過身面對著巨大的野蠻人。

“我們不想惹麻煩。”他解釋著,慢慢地把劍放在了碼頭的木板上。“不會有麻煩了,親愛的先生。”一邊說著一邊一再地鞠躬。

沃夫加把艾吉斯之牙扔在了甲板上,那個流氓停止了動作,難以理解地盯著那件武器看。

“撿起你的劍,如果你選擇這樣做。”野蠻人提議。

那家伙懷疑地仰頭看著他。之后,當看到野蠻人并沒有武器時--當然,除了那對令人敬畏地拳頭--他撿起了他的劍。

沃夫加在他剛開始彎腰時便行動了,這名強大的戰士猛地伸出手抓住那人拿劍那只手的手腕。隨著一記突然的猛力拉扯,沃夫加把那條胳膊拉得筆直,然后以一記足以使人暈倒的右勾拳擊中那個家伙的胸口,一下子便使得他的呼吸和力量都同時枯萎了。那把劍落回到了碼頭上。

沃夫加再次猛拉那條胳膊,把那家伙的雙腳拎離了地面致使他的肩膀關節發出了爆裂聲。野蠻人松開手,讓這個壞蛋重重向地上落去,然后以一記狠狠的左勾拳擊中他的下顎。唯一阻止了那人頭前腳后翻著筋斗越過碼頭邊緣的是沃夫加抓住他襯衣前襟的右手。憑著那令人恐懼的力量,沃夫加輕松地將他舉離地面足夠有一英尺高。

那家伙試著想抓住沃夫加并擺脫控制,但沃夫加猛烈地搖晃著他致使他幾乎咬下了自己的舌頭,他的看上去四肢就像是用橡皮做的一樣。

“這一個身上沒多少錢。”莫里克喊道。沃夫加越過他那個犧牲品望去,看到他的伙伴已經讓那個逃跑的家伙繞了一大圈,正趕著他跑回甲板的盡頭。那個兇徒現在跛得很厲害且一直在祈求憐憫,而這只會使得莫里克一再地戳刺他地屁股,制造出更多痛苦的叫喊。

“求你了,朋友。”被沃夫加高高舉起的那人結結巴巴哀求道。

“閉嘴!”野蠻人吼叫著,用力放低他的胳膊,腦袋后仰并猛地繃緊了強有力的頸部肌肉,因此他的前額重重地撞在那個壞蛋的臉上。

一種原始的狂怒在這個野蠻人的體內沸騰了,一種超越了這次事件,超越了這次有企圖的打劫的憤怒。他不再是站在路斯坦的一個碼頭上。現在他回到了深淵魔域,在厄圖的老巢,是這個邪惡魔鬼的一個被痛苦折磨著的囚犯。現在眼前這個男人則是那個大惡魔的一個奴才,長著大鉗的蟹魔,或者更糟的那些,譬如魅惑人的女妖。沃夫加已經完全回到了那里,看到了那灰白的煙霧,聞到了那腐爛的惡臭,感覺到了鞭子和火焰的刺痛、夾在他喉嚨上的那對巨鉗、惡魔們冰冷的親吻。

這一切是如此清晰地向他襲來!如此的鮮明!那個醒著的夢魘回來了,把它緊緊控制在全然的憤怒中,抑止了他的憐憫和同情,把他扔進了痛苦的深淵、身體和情感的折磨。他感覺到了厄圖所用的那種細小蜈蚣所帶來的癢、灼燒,它們在他的皮膚下挖洞并布滿他的體內,它們有毒的螯便如同無數火焰在他體內燃燒著。它們在他的體表和體內,爬滿了他的全身,細小的腿撓著刺激著他的神經以使他能加倍地感受到強烈的毒液所帶來的劇烈痛苦。

反復地痛苦,如此的真實,但是突然間出乎意料的,沃夫加發現自己不再是無助的了。

那個空中的流氓被沃夫加毫不費力地舉過頭頂,盡管這家伙地體重肯定超過兩百磅。隨著一聲原始的怒吼,那家伙從五臟六腑中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叫,野蠻人把他掄了一圈扔向了寬闊的大海。

“我不會游泳!”那人尖叫著。他在離碼頭足足十五英尺的水中撲騰著,胳膊和腿令人同情地揮動著,他在那里水花四濺地掙扎著,哭喊求救。沃夫加轉身走開了。就算他是聽到了那個男人的聲音,他也表現得無動于衷。

莫里克用帶著些驚奇的眼神看著野蠻人,“他不會游泳。”他在沃夫加經過身邊時說道。

“那么,是個學習的好機會了。”野蠻人冷冷地咕噥著,他的思緒仍然旋轉著下墜在厄圖充滿煙霧的巨大地牢通道中。在說話時他持續地用手撣拂著自己的胳膊和大腿,拍掉那些想象中的蜈蚣。

莫里克聳聳肩。他低頭望向那個仍在他腳邊甲板上蠕動哭泣著的歹徒:“你會游泳嗎?”那家伙害怕地盯著矮小的盜賊,輕微而懷著希望地點了點頭。

“那么去救你的朋友吧。”莫里克指示他。那人開始慢慢地向那邊爬過去。

“我擔心恐怕沒等到他到那里他朋友就完蛋了。”莫里克轉而對沃夫加說道。野蠻人看上去并沒有在聽他講話。

“哦,去幫幫那個不幸的家伙吧。”莫里克嘆了口氣,抓住沃夫加的胳膊迫使他那茫然的眼神集中注意力,“為了我。我討厭由一個經我們手的死亡來成為這個夜晚的開始。”隨著一聲他特有的嘆息,沃夫加伸出了他那強有力的手。那個還在爬行的歹徒突然發現自己從甲板上飛了起來,有一只手抓住了他臀部后面的褲子,另一只手則夾住了他的脖領子。沃夫加奔跑著跨了三大步,然后把那個家伙用力地投擲得又高又遠。

飛行中的歹徒越過了他的同伴,隨著一聲巨大的拍水聲落在了附近的海里。

沃夫加沒有再去理他。在失去了對此事所有的興趣之后,他轉過身,以內心的力量召喚艾吉斯之牙回到他的手中,然后如暴風驟雨般地越過了莫里克身邊,而后者則弓著身子防范著他那危險、強大的朋友。

當野蠻人走出碼頭時莫里克趕上了他。“他們還在水里撲騰呢。”盜賊談論道,“胖的那個愚蠢地抓住他的朋友,把他們兩人同時拉向水底。也許他們會一起淹死。”沃夫加一副毫不關心的樣子,莫里克知道,這是他內心的真實寫照。盜賊回頭看了海港最后一眼,然后只是聳了聳肩。畢竟,那兩個壞家伙只是自找的。

沃夫加,貝奧尼加之子,可不是一個可以隨意被玩弄的人。

因此,莫里克也終于把關于那兩個家伙的念頭遠遠拋開,轉而開始真正地關注起他的這個同伴來。他這個令人驚訝的同伴,他的戰斗技巧竟然是由一個卓爾精靈訓練出來的,甚至包括所有的東西!莫里克畏懼了,當然,盡管沃夫加由于太心煩意亂而沒有注意到。盜賊想起了另一個卓爾,不久前一個對他而言意想不到的來訪者,命令他嚴密監視沃夫加的一舉一動并為他的這個工作提前進行了報酬支付(而且不是很巧妙地解釋說如果莫里克在這個“被請求的”任務上失敗了,這名黑暗精靈的主人是會不高興的)。此后莫里克沒有再在黑暗精靈們那里接到什么指示信息,他想得到救贖,但他也仍然盡己所能地堅持著協議,對沃夫加進行監視。

不,不全是那樣的,至少對他自己而言盜賊不得不承認。他已經開始和沃夫加建立聯系,有純粹出于自己個人利益的原因,部分是對卓爾的恐懼,部分是對沃夫加的恐懼,而且他也希望能更多地了解這個如此明顯地成為他在街道上的競爭對手的男人。而那些都已是剛開始時的事情了。他現在不再懼怕沃夫加,盡管有時他的確害怕這個深深不安、內心遭受著折磨的男人。莫里克幾乎不再考慮那些已經數個星期沒有出現過的卓爾精靈。令他驚訝的是,自己已經開始喜歡沃夫加了,喜歡有這個男人的陪伴,盡管有好幾次乖戾控制了野蠻人的行為。

他幾乎就要告訴沃夫加關于那時那些卓爾精靈拜訪的事了,出于一些真誠的意愿想警告這個已經成為他朋友的男人。幾乎。。。。。。但是莫里克現實的一面,那種讓他在像路斯坎的街道一樣如此充滿危險的環境中都能夠生存下來的謹慎小心的實用主義提醒著他:這樣做將會對誰都沒好處。如果那些黑暗精靈是為沃夫加而來的,那么不論沃夫加是否愿意見到他們,野蠻人都將被打敗。畢竟,這些是卓爾精靈,擅長使用魔法,是最好的劍手,那些精靈能夠在沒被邀請的情況下進入莫里克的臥室并把他從睡夢中喚醒。就算是沃夫加也是不得不睡覺的。如果是那些黑暗精靈,那在他們解決掉可憐的沃夫加之后,也會知道是莫里克曾經出賣了他們。

一股戰栗沿著莫里克的背脊閃過,他強迫自己將這個不安的念頭趕走,把注意力重新轉回他的大朋友身上。感到有些奇怪的,莫里克在這里看到了一種同種族血緣有關的精神,這個人本能夠(確切地講甚至已經)成為一個貴族、一個強大的戰士、一個眾人的領導者,但是出于某個原因,他從高貴的寶座上掉下來了。

這是莫里克以自己的方式所看到的,盡管事實上在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曾有機會走上一條與現在所處位置不同的人生道路--如果他的母親沒有因生他而去世的話,如果他的父親沒有將他遺棄在街頭的話。。。。。。

現在看著沃夫加,莫里克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那本來應該屬于自己的人生,想到原本沃夫加所擁有的人生。環境把他們兩人都詛咒了,莫里克是這樣認為的,因此他對他們現在這樣的關系沒有報任何幻想。事實是他看待沃夫加如同是自己一個年輕的弟弟,這就是他和沃夫加保持如此親近關系的原因,盡管和他扯上的都是些敏感問題(畢竟盯著沃夫加的是黑暗精靈!)此外還有就是,自己和沃夫加之間的友誼為他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地方贏得了更多的尊重。對于莫里克而言,這一直是個很實際的原因。

白天就要結束了,夜晚才剛剛開始,這是屬于莫里克和沃夫加的時間,也是路斯坎街道生活開始的時間。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