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世界之脊

第一章 入港

“我真是非常討厭這個地方。”羅畢拉,這個身穿長袍的法師對海靈號的船長杜德蒙說道,而海靈號這艘三桅縱帆船則正繞過一個長長的海岬(?)從而使得路斯坎的北面海港進入了視野。

杜德蒙是一個個子高高的外表莊嚴的男人,如同一個領主般有規有矩且有著沉著冷靜的風度,他只是對他的魔法師的宣布點了點頭。船長很早就聽過這話了,而且還是很多遍。他望著這城市的地平線并注意到了巫士塔--路斯坎著名的巫師行會那有與眾不同特色的結構。杜德蒙知道,那就是羅畢拉對這個海港的輕蔑態度的源頭,盡管在法師對巫士塔粗略的解釋中只是很隨便地使用了一些諸如“白癡”這樣地評論,認為他們已經無能到無法分辨魔法大師與江湖騙子的地步。但杜德蒙還是懷疑羅畢拉是因為曾經某次被這個法師協會拒絕承認他的資格而這樣講的。

“為什么是路斯坎?”這艘船的法師抱怨著,“難道深水城不是一個更適合去的地方嗎?整個劍灣都不會再找得到任何港口擁有能比深水城更好的修船廠了。”“路斯坎更近。”杜德蒙提醒他。

“多走兩天的路程而已。”羅畢拉反駁道。

“如果在這兩天里碰上一次暴風雨,那么先前被損壞的船體就可能會裂成兩半,然后我們所有人都會變成魚蝦的食物。”船長說道,“這看起來像由于一個人的自尊心而引起的一次愚蠢賭博。”羅畢拉開始想作出回答,但他聽明白了船長最后一句話的含義,知道這樣做只會使自己更尷尬。緊鎖的眉頭為他的臉添上了陰影。“如果不是我及時得放出一個完美的火球,那群海盜早就抓住我們了。”在他花了些時間冷靜下來后法師輕聲地咕噥著。

杜德蒙對此還是勉強作出了讓步。事實上在最后那次海賊襲擊中羅畢拉確實把他的工作做得完美無缺。幾年前,海靈號--那艘比現在要更新、更大、更快、更強的海靈號--被深水城的領主們委托進行追捕海賊的任務。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哪艘船能如此成功地完成這個任務,因此當了望手發現有一對海盜船正行駛在劍灣北部海域、如此地靠近路斯坎,而且還是海靈號經常巡戈的地方時,杜德蒙對此幾乎不能相信。畢竟單單憑這艘三桅縱帆船響當當的名字就已經使得這片海域平靜了好幾個月了。

這群海賊并不是來進行簡單的商船搶劫的,他們是來復仇的,為了這次戰斗他們都武裝到了牙齒,每個人都裝備了一把小弩,還有支由弓箭手組成的小隊和兩個法師。盡管如此,他們發現自己還是被技術高超的杜德蒙和他那些經驗豐富的船員耍得團團轉,此外,還一直暴露在強大的羅畢拉的魔法攻擊下,僅在兩船開始靠近時他就已經用咒文干掉了超過十個敵人。羅畢拉的一個冥想使得海靈號看上去就像已經完蛋了一樣,她那折斷了的桅桿橫在甲板上,兩舷的欄桿上都掛著成打的死尸。如同饑餓的狼群,那些海盜馬上圍了上來,越來越近,然后登上了甲板,左舷一批右舷一批,想來給這艘受傷的船來一個徹底的了解。

事實上,海靈號根本就沒有損壞得如此嚴重,因為羅畢拉考慮到了可能會來自對方法師的令人討厭的魔法攻擊。至于那些海盜的小弩根本就沒有對帆船令人驕傲的裝甲造成絲毫影響。

一瞬間,杜德蒙強大的弓箭手們開始紛紛向靠近的敵船射箭,海靈號則在精確有效的控制下全速脫離了戰斗,當她從瞠目結舌的海盜間沖過時她的船首都已從水面跳了起來。

羅畢拉馬上往海盜船上扔了個沉默術,阻止那些法師施展任何防御性法術,然后“嗵”地放了三個火球--隆!隆!隆!--迅速而連續地,兩艘船各中了一發,還有一發則在兩船之間爆炸開來。然后就像往常做的一樣,海靈號的炮手們用投石器和弩弓將一團團瀝青連續地射向敵船,以加大火勢造成更大的破壞。

在桅桿扯斷、失去動力的情況下,兩艘滿是火焰的海盜船馬上就沉沒了。那場火非常大以至于杜德蒙和他的水手只能盡其所能地從冰冷的海水中撈起為數不多的幾個幸存者。

但是,海靈號并沒有逃脫受傷的命運。她現在完全是盡全力在航行著。更為危險的是,在她的吃水線上方有一道明顯的裂紋。杜德蒙不得不保證有幾乎三分之一的船員忙于排水工作,這就是他為社么要駛向最近的港口--路斯坎的原因。

事實上,杜德蒙認為這是個不錯的選擇。他之所以首選路斯坎而不是擁有更大港口的深水城,是因為他的資金都是來自南方城市,而且他還能夠在城里任何一個領主家中吃上一頓晚餐,對于他那群比較隨便的船員,路斯坎也是一個更受歡迎的地方,這里的人們不講究身份、禮貌,在餐桌上也沒有貴族們才有的那種自負。如同深水城一樣,路斯坎也有它詳盡細致的等級制度,但是路斯坎社會底層人民的生活卻是要比深水城的好一些。

當他們靠近這座城市的時候每一個碼頭上都傳來歡迎、問候的聲音,海靈號在這里是非常著名和受人尊敬的。那些路斯坎的甚至來自劍灣北方區域的正直的漁民和商人很久以來就一直想對杜德蒙船長和他那艘快速帆船所從事的工作表示感謝了。

“我講過了,一個不錯的選擇。”這位船長說道。

“深水城有更好的食物、更好的女人、和更好的娛樂,”羅畢拉回答說。“但是沒有更好的法師。”杜德蒙忍不住說道,“很顯然巫士塔應該受到整個被遺忘大陸上魔法師們最大的尊敬。”羅畢拉嘆了口氣,喃喃地咒罵著走開了。

杜德蒙沒有轉過身看著他離開,但是他沒法不聽到法師那雙硬皮靴所發出的特有的重重的腳步聲。

“只是去騎一會兒馬。”那女人嘰嘰咕咕地說著,一邊用一只手撥弄這她那臟兮兮的金發,做出一種板著臉的樣子。“這樣可以快速消除在桌邊待一個晚上給我帶來的神經過敏。”高大的野蠻人用舌頭舔著牙齒,因為他感覺嘴里就像塞滿了紗布和臟衣服。晚上在彎短劍酒館工作完之后,他回到了碼頭和莫里克一起又痛飲了一夜。就像往常一樣,兩人在那里一直待到黎明,然后沃夫加半走半爬回到彎短劍,他的家和被雇傭的地方,直直地躺倒床上。

但是這個女人,黛麗•柯蒂,這個酒館的女招待,沃夫加過去幾個月來的情人,過來找他了。曾經,他把她看作是個令人快樂的小東西,他威士忌蛋糕上的那層糖衣,甚至是個最關心他的朋友。是黛麗幫助沃夫加度過了他剛開始在路斯坎生活時那段困難的日子。她看到了他的需要,感情上和身體上的,她給了他,沒有疑問,沒有判斷,沒有要求任何的回報。但是隨后這層關系開始改變了,變得不在那么微妙了。現在當他已經使得自己這種新生活變得舒服多了,已經可以通過這種生活完全躲開那些年厄圖所帶給他的痛苦回憶時,沃夫加開始看到黛麗•柯蒂不同以往的一面。

從感情上講,她是個孩子,一個他需要的小女孩。沃夫加二十出頭,比她大幾歲。現在突然間,兩人的關系中他已成為了成年人,而黛麗的需求也開始超出他力所能及的范圍。

“哦,但是我已經來了十分鐘了,我的沃夫加。”她一邊說著,一邊靠得更近,用手撫摸著他的臉頰。

沃夫加抓住了她的手腕,輕輕但是堅定地把她的手拿開。“一個漫長的夜晚,”他回答到,“在開始為艾倫工作前我想得到更多的休息。”“但是我很想--”“更多的休息。”沃夫加重復了一遍,強調著每一個字。

黛麗起身離開了他的身邊,她那撅著嘴誘人的表情突然間變得非常冷漠。“那么,那就是你要的吧,”她粗魯地說道,“你認為你是唯一一個想分享我床的男人嗎?”沃夫加沒有對這聲咆哮做出回答。他能做出的唯一回答就是表示給她看,他對此的一切都毫不關心--他的濫飲、他的斗毆打架--這除了是他隱藏自己的一種方式外什么都不是。實際上,沃夫加確實是喜歡和尊重黛麗,把她當作一個朋友的--或者是打算這么做,如果他真誠地相信他會成為她的朋友。他沒想過要傷害他。

黛麗站在沃夫加的房間里,開始不自信地擔心著。突然,能很明顯地感覺到她眼神的轉變,她把胳膊抱在胸前跑上走廊回到她自己的房間,“呯”地一聲重重地關上門。

沃夫加閉上眼睛搖了搖頭。當聽到黛麗房間的門再次打開時他發出了傷心、無助的笑聲,隨后是一陣一直由走廊跑向酒館大門的腳步聲。然后,又是“呯”的一聲,沃夫加知道,所有這些喧鬧的聲音實際上都是黛麗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弄出來的,她只是想讓他聽到并知道,她跑出去找另一個舒適的臂膀了。

野蠻人知道,她是個復雜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話甚至有著比他還要混亂的情緒。他想知道他倆之間怎么會走得這么遠。他們間的關系在開始時是如此的簡單、如此的坦誠率真:互相都需求著對方的兩個人。可是最近卻變得更復雜了,那種需求已經變成要由感情來支撐。黛麗需要沃夫加來關心她、呵護她、告訴她她是多么的美麗,但是沃夫加知道他甚至連自己都不關心,所以總是躲在一邊。黛麗需要沃夫加來愛她,然而野蠻人并沒有愛可以給予。因為沃夫加那里只有痛苦和憎恨,只有關于惡魔厄圖和位于深淵魔域的監獄的那所記憶,在那里他曾經被折磨拷打長達六年。

沃夫加嘆息著揉搓眼睛趕走睡眠,然后摸到一個酒瓶,但卻發現是空的。隨著發出一聲希望落空的吼叫,他一把把瓶子扔了出去,讓它飛過房間在墻上撞得粉碎。就在一瞬間他想象著,那瓶子撞碎了黛麗•柯蒂的那張臉。這想象的景象讓沃夫加感到震驚,但并沒有使他覺得奇怪。他模模糊糊地想象著,黛麗原先把他帶到是否是有所目的的;可能這個女人并不是天真無知的孩子,而是一個在密謀策劃中的女獵手。當她第一次走向他,給他安慰時,難道她不是打算利用他的感情弱點作為自己的優勢,從而將他拉進一個陷阱里嗎?也許是為了讓他娶她?拯救他的目的是為了讓他在某天能夠幫助她脫離這種她自己一手造成的作為一個酒館女招待的悲慘處境?沃夫加發現他的指關節已經由于如此用力地握緊自己的手而開始變得發白,他直直地伸開它們,做了幾個穩定的深呼吸。隨著又一聲嘆息,又一次地用舌頭舔著牙齒,他展開他那巨大的幾乎有七英尺的身體,站起身來。他發現在這幾天,當他每天下午做這樣的動作之時,肌肉和骨頭幾乎總會感覺到更多的酸痛。沃夫加審視著他那巨大的臂膀,盡管它們仍然比幾乎所有活著的人的胳膊都厚實和有著更多的肌肉,但他還是毫無辦法地注意到了那些肌肉的松弛,就如同他的皮膚也已經開始因為太松弛而從他魁梧高大的身體上掛了下來。

他現在的生活同早年在冰風谷時相比是多么的不同啊,那時他整天地和布魯諾,他的矮人養父一起工作,一起打造物品、舉起巨大的石頭,或者和崔斯特,他的戰友,一起外出獵殺巨人,整天地奔跑、戰斗。那些時候要更緊張興奮、承受更大的身體負擔,但是那種負擔只是身體上的,而不是情感上的。在那時,那個地方,他沒有感到酸痛。

他心中的陰影,那最為疼痛的酸痛,是所有痛苦的源頭。

他盡力嘗試著回想那逝去的幾年,回想著在布魯諾、崔斯特身邊工作、戰斗,或者是那時他花一天的時間沿著凱恩巨錐--冰風谷唯一的山脈那寒風凜冽的陡坡奔跑,為了趕上凱蒂布莉爾。。。。。。

僅僅是關于這個女人想法的出現便使得他停止了回憶,又回到了寒冷、空虛和惆悵之中,而厄圖和他那些惡魔奴才們的身影再次不可避免得闖進他的思緒。曾經有一個惡魔--可怕的女妖--完美地變化成凱蒂布莉爾的模樣,厄圖確信沃夫加的情感深陷于這個女子不能自拔,惡魔要讓他以為她同他一樣被帶到這個地方來承受永無止境的折磨,要讓沃夫加認為這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厄圖將那個偽裝成凱蒂布莉爾的女妖帶到沃夫加驚恐的眼前,然后將這個女人撕成碎片,最后變成自己一頓美味的血肉大餐。

伴隨著他沉重的喘息,沃夫加抵抗著他對凱蒂布莉爾的思念,那個真正的凱蒂布莉爾。他曾經愛著她。可能他是他愛過的唯一女子,但是現在他相信她已經永遠地失去他了。盡管他可以回到冰風谷的十鎮并且再次找到她,但他們倆之間的連接已經被厄圖留下的可怕傷痕以及沃夫加自己對這些傷痕的反應所重重地切斷了。

從窗外伸進來的長長的陰影在告訴他,白天就快要結束了,同時他作為艾倫•賈德佩客保鏢的工作即將開始。事實上當他之前對黛麗宣布他需要更多的休息時他并沒有在說謊,因此他虛脫般地躺回到床上,進入了深深的夢鄉。

當沃夫加站在短彎刀酒館擁擠的酒吧間時,濃濃的夜色已經完全覆蓋了路斯坎。

“和我們所懷疑的一樣,他又遲到了。”說話的一個身材削瘦、長著一雙水泡眼的男子,他叫裘西•帕杜斯,酒館的一個保安,同時也是艾倫•賈德佩客的一個好朋友,當他們看到沃夫加進來時他對老板說道,“他現在工作得越來越少,你這里的酒卻快要被他喝干了。”艾倫•賈德佩客是個待人親切而又嚴厲的、總是講究實際的人,他想給裘西他那招牌式的回答--讓他閉上嘴,但是他無法反駁裘西的看法。艾倫痛心地看著沃夫加的墮落。在沃夫加于幾個月前剛來到路斯坎時艾倫就已經把這個野蠻人當朋友看待了。最初時艾倫就對這個人表現出了興趣,僅因為沃夫加那明顯的身體力量--一個像沃夫加這樣的強大戰士對位于這個躁動不安城市中混亂的碼頭區的一個小酒館的生意而言確實是一筆恩惠。在他同這個人進行了第一次真正的交流之后,艾倫就知道他對沃夫加的感覺要比對任何商業機會的把握還要深入,他是真的喜歡這個人。

而裘西總會提醒艾倫注意潛在的缺陷,提醒他供養這樣的保鏢遲早會像把飯扔給下水道的老鼠一樣。

“你認為太陽剛剛下山嗎?”當沃夫加打著哈欠走過來時裘西問他。

沃夫加停下來,慢慢地轉過臉故意看了一眼這個矮小的人。

“夜晚已經過去一半了。”裘西說道,他的語調突然間從譴責轉變成一般的交談,“但是我一直在幫你看著這個地方,我想我也能做到拆開一對打架的家伙。”沃夫加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這個小個子。“你連塊玻璃都敲不碎。”他說道,之后以一個更深的哈欠結束。

裘西有一點懼怕地微微點著頭,對這句侮辱的話只是報以帶有自嘲性質的曬笑。

“關于你工作的時間我們有過協議的。”艾倫認真地說。

“并且我懂得你真正的需要,”沃夫加提醒他,“用你自己的話說,我真正的職責在夜晚更遲些的時候才會到來,因為沖突很少在較早的時候便開始。你確實把我職責開始的時間定在日落時,但你也解釋過,在時間到更晚之前并不真正需要我。”“是夠公平的,”艾倫點頭回答著,同時從裘西那里則傳來了一聲嘆息。艾倫很擔憂地看到這個他信任的大個子已經取代了裘西作為他最親近的經過嚴格訓練的朋友。

“情況已經發生變化了,”艾倫繼續說道,“你已經有了一定的名氣,而且也有了更多的敵人。而你每天晚上都逛到這么晚,你。。。。。。我們的敵人已經在注意了。我恐怕很快某天晚上你在客人走光后搖搖晃晃走進來發現我們都已經被人謀殺了。”沃夫加在臉上作出一個不相信的表情,開始邊揮著手表示輕視邊轉身走開。

“沃夫加,”艾倫有力的聲音叫住了他。

野蠻人皺著眉頭轉過身。

“昨晚有三個瓶子不見了。”艾倫平靜地說道,在他的語調中可以注意到一種明顯的關注。

“你承諾過我愛喝多少都可以。”沃夫加回答道。

“只是對你,”艾倫強調,“不是對你那個偷偷摸摸的小個子朋友。”在進行這段對話時所有附近的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因為沒有幾個路斯坎的酒館老板會這樣大膽地談論危險的盜賊莫里克。

沃夫加低頭凝視著艾倫,輕笑著搖著頭。“好艾倫,”他開始說道,“你想告訴莫里克你不歡迎他喝你的酒嗎?”艾倫瞇起了他的眼睛,而沃夫加則在著一瞬間轉開了他的視線。

這時黛麗•柯蒂走了進來,她眼睛紅紅的還掛著淚水。沃夫加看著她,感到一陣內疚,但對此他是不會公開承認的。他轉過身去做他的工作:走過去威脅一個開始以過大的聲音叫喊的醉鬼。

“他在玩弄她,就像是他撿到的一個玩具。”裘西•帕杜斯對艾倫說道。

艾倫失落地嘆了口氣。他原本已經很喜歡沃夫加了,但是這個大個子的男人每天愈加無禮的行為開始了對這種喜歡的磨損。這兩年黛麗對艾倫而言就像是他的女兒。如果沃夫加只是在玩弄她而沒有尊重她的感情,他和艾倫之間肯定會來一次面對面的談話的。

一瞬間艾倫把他的注意力從黛麗轉到了沃夫加身上,只是因為他看到那個大塊頭將那個大嘴巴的醉鬼叉在喉嚨上拎起來,提到門口,毫不客氣地把他重重地扔到了外面地街道上。

“那人什么都沒干,”裘西•帕杜斯抱怨著,“他要是繼續在這樣做,你就會連一個顧客都沒有了。”艾倫只是嘆息著。

坐在酒館相對的角落里有三個人也在曉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巨大的野蠻人的一舉一動。“不會吧,”他們其中的一個有胡子的小個嘀咕著,“這世界可這小啊。”“我跟你講是他么,”中間那個人回答到,“那些天你沒有在海靈號上,我不會忘記這個人的,不會忘記沃夫加。那時和他一起一路上從深水城航行到曼農,然后在往回走,我們一路上一直在和海盜們作戰。”“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和海盜打過很長交道的老手。”他們中的第三個人,維蘭•麥森說道。

“那都是真的!”第二個人說道,“盡管他沒有他的搭檔那么棒。你們都知道的那個人。一個黑皮膚、小個子、看上去挺英俊的那個,但是事實上他比受傷的魚人還要兇猛,而且當他使用他那把刀--或者是兩把的時候,我從沒看到過比那更快的東西了。”“崔斯特•杜堊登?”那個矮個子問道,“那個大塊頭和那卓爾精靈一起旅行?”“是啊,”第二個人說道,他現在已經完全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他裂著嘴微笑著,回憶著和沃夫加、崔斯特,以及卓爾那只黑豹伙伴一起進行的激動人心的航行,他現在已經全然成了談話的中心。

“那凱蒂布莉爾呢?”維蘭•麥森問道,他同杜德蒙的所有船員一樣,在兩年前凱蒂同崔斯特一起成為海靈號船員時起便已深深地被這個漂亮、能干的女子所傾倒。崔斯特、凱蒂布莉爾和關海法一起隨船航行了幾個月,和那三人一起時把海賊的船打沉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啊!“凱蒂布莉爾是在南邊的博得之門加入我們的,”那個講述者解釋道,“她和一個矮人在一起,布魯諾,秘銀廳之王,他們駕駛著一輛滿是火焰的馬車。我告訴你們我從來沒見過那樣的東西,那個野蠻的矮人把車不偏不倚地停在了一艘正在和我們戰斗的海盜船上。他把那艘受詛咒的船整艘地弄沉了,而且當我們把他從水里撈起來時他仍然唾沫飛濺地嚷著要去戰斗!”“呸,你肯定在說謊。”那個矮個子船員開始了相反的言論。

“不,我聽過這故事,”維蘭•麥森插了進來,“是從船長自己那里聽來的,也從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那兒聽到過。”那個矮個子安靜了。他們開始坐下在那里繼續研究沃夫加的一舉一動。

“你肯定是他?”第一個人問道,“是那個同伴沃夫加?”就在他問這個問題的同時,沃夫加正好從背上取下艾吉斯之牙,將它倚在一面墻上。

“哦,這下是親眼所見,那是他,”第二個人回答道,“我決不會忘記他或者是他那把錘子的。我告訴你他能用它劈開一條桅桿,也能在很遠的距離外用它砸中一個海盜的眼睛,隨便你說左眼還是右眼。”此時在房間對面可以看到,沃夫加正和一個顧客產生了一次小小的爭吵。野蠻人伸出一只強有力的手輕松地叉住那家伙的喉嚨,的確是非常地輕松,把他從座位上一下拎到了空中。然后沃夫加平靜地筆直穿過酒館來到大門前,把這個喝醉了的家伙扔到了大街上。

“真是我見過的最強壯的人。”那第二個海員說道,而他的兩個同伴對此也沒什么不同的意見。他們喝光自己的酒,在離開短彎刀酒館之前又看了一會兒,之后便急急地跑回去通知他們的船長,他們剛才看見誰了。

船長杜德蒙用手指摩擦著他那修剪整潔的胡須,沉思著,想盡辦法理解維蘭•麥森剛剛帶給他的消息。他非常努力地思考,因為這個消息帶給他很大的困擾。在早些時候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與他一起航行在劍灣沿岸追擊海盜的那令人愉快的幾年中,他們已經告訴過他一個關于沃夫加已經死亡的故事。這個故事給杜德蒙造成了深刻的影響,幾年前前往曼農的旅行就已使得他把那個野蠻人當朋友般看待了。

沃夫加已經死了,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是這樣講的,杜德蒙也是這樣相信的。但現在杜德蒙一個信任的船員卻告訴他那個野蠻人確確實實還活著,正在短彎刀工作得好好的,就在這個杜德蒙經常光顧的酒館中。

這些回憶將杜德蒙帶回到了他在深水城的美人魚之臂酒館同野蠻人及崔斯特的第一次見面。那時的野蠻人正在避免著同一個叫邦戈的聲名狼藉的混混發生沖突。那個野蠻人和他的伙伴隨后完成的是多么偉大的一些事啊,之前是從卡琳港聲名狼藉的巴夏手中營救他們的半身人朋友,之后又是幫助戰錘族重新振興秘銀廳。相對這些而言,沃夫加正在路斯坎一個邋遢的酒館當保鏢這樣的想法簡直就是荒謬。

特別是在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那里得到了沃夫加已經死了的消息之后。

杜德蒙回憶起他同這兩個人的最后一次航行,那時海靈號的目的地是一個遠在海外的小島。在那里一個盲眼預言家告訴崔斯特一個關于他以為已經失去了的朋友的謎題。杜德蒙最后一次看到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離開時是在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內陸湖里,海靈號是在不經意間被傳送到那里去的。

那么沃夫加可能還活著?杜德蒙船長覺得自己廣博的知識使他不得不否定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可能性。

看起來船長仍然認為他的船員們是看錯了。他們對北地野蠻人幾乎沒什么經驗,那些野蠻人幾乎個個都身材高大力量強壯且長著一頭金發。短彎刀酒館是雇傭了一個野蠻人戰士當保鏢,但那不是沃夫加。

他沒有再多考慮這件事,因為在這個城市一些位于更高社會階層人的家中和組織里還有很多工作和約會需要他參與。但是三天后在路斯坎一個貴族家的家庭晚宴上,發生了一次有關這個城市一個最臭名昭著惡棍死亡的談話。

“沒有碎木者(那個惡棍的外號--譯者)的日子真是好多了,”一個客人強調道,“我們這城市里的麻煩一下子少了很多啊。”“只是一個惡棍而已么,”另一個回答道,“而且他也沒那么厲害。”“呸,他能迎面攔住一匹奔馬,”第一個人堅持說道,“我看到他這么做的!”“但是他同艾倫•賈德佩客那里那個新來的男孩還是不能比,”另一個人插了進來,“那時他相同那男孩打架,結果我們的碎木者同一大堆門的碎片一起從短彎刀酒館飛了出來。”杜德蒙的耳朵豎了起來。

“是啊,那個家伙,”第一個人表示同意,“比我聽說過的故事里的任何人都要強壯,還有那把戰錘!那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武器。”對那把錘子的提及幾乎使得杜德蒙噎住,因為他對艾吉斯之牙的威力記得很清楚。“他叫什么名字?”船長問道。

“誰的名字?”“艾倫•賈德佩客那新來的男孩。”那兩個客人彼此看看對方,聳聳肩,“沃夫--什么的,我認為。”第一個人說。

兩個鐘頭后當他離開那個貴族的家時,杜德蒙船長發現自己并不想回到海靈號上,而是開始沿著聲名狼藉的半月街走了下去,這個路斯坎最混亂的區域,短彎刀酒館的所在地。他毫不猶豫地走進了酒館,拉了把椅子坐在了第一張空著的桌子上。杜德蒙在沒坐下之前就發現了那個大個子。毫無疑問,那是沃夫加,貝奧尼加之子。船長不是很了解沃夫加,而且已經有幾年沒見過他了,但這些都不構成問題。那顯而易見的身材尺寸,那充滿力量的味道,以及那醒目的藍眼睛,這些都是那個人留在他記憶中的印象。噢,他現在憔悴多了,胡子亂蓬蓬的,衣服也臟兮兮的,但他是沃夫加。

那大塊頭的人在一瞬間迎上了杜德蒙的目光,但在野蠻人轉過身時他的眼睛中并沒有露出認出船長的神色。當杜德蒙看到那把精美的戰錘時他變得更關注了,艾吉斯之牙,被皮帶束在沃夫加那寬闊的背上。

“你是要喝點什么還是想找點架打?”杜德蒙轉過臉看見一個年輕的姑娘站在他的桌旁,手里端著盤子。

“對不起?”“想找點架打?”船長遲鈍地重復著,不是很明白。

“你盯著他看的那種方式,”那年輕姑娘示意著沃夫加回答道,“有很多人是來這里打架的。也有很多人因此是被抬走的。但是如果你是來想和他打架,那倒挺不錯,如果你在大街上把他給干掉了那也挺不錯的。”“我不是來打架的。”杜德蒙確定地告訴她,“不過,你能告訴我他叫什么名字嗎?”那姑娘搖著頭從鼻子中發出輕蔑的聲音,以某種杜德蒙不明白原因的沮喪的語氣說道:“沃夫加,”她回答,“他如果沒來這里那么對我們來說倒還好些。”之后沒有再多問一句如他是否想喝一杯之類的話,她便走開了。

杜德蒙并沒有再留意她,而是繼續盯著那個大個子的男人。沃夫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為什么他沒死?而崔斯特在哪里,還有凱蒂布莉爾?他耐心地坐在那兒,觀察著這個地方的一切而時間慢慢地流逝,直到黎明即將到來時,所有的顧客都開始往外走,只剩下他和吧臺旁一個小個子的家伙。

“該走了。”酒館老板對他說道。還沒等杜德蒙對此有所反應或從他的椅子上起來,那個人的保鏢就開始向桌子走來。

隨著自己巨大的身形逼近桌子,沃夫加低頭盯著坐在那里的船長。“你可以走出去,或者飛出去,”他粗暴地解釋著,“你可以選擇。”“相對于你在博得之門南邊同海盜戰斗而言,你已經旅行得太遠了,”船長回答道,“盡管我對你旅行的方向還抱有疑問。”沃夫加歪著他的頭從更近的地方打量著這個人。一種認出來了的神色在他滿是胡子的臉上一閃而過,只是一閃而過。

“你忘了我們曾經在南邊的航行了嗎?”杜德蒙提醒他,“同海盜皮諾挈的戰斗,還有燃燒的馬車?”沃夫加的眼睛睜大了,“你是怎么知道這些事情的?”“知道這些事?”杜德蒙感覺不可思議地大聲回答,“為什么,沃夫加,你曾在我的船上到曼農一個來回。你的朋友,崔斯特和凱蒂布莉爾不久前也再次同我一同航行,盡管他們很肯定地認為你已經死了!”這個大個子往后退著就像臉上被擊了一掌。一種混合了各種情感的神色閃過他那清澈的藍眼睛,從思鄉到厭惡的所有情感。他花了些時間從震動中恢復過來。

“你錯了,好心的先生,”他最后的回答使杜德蒙感到驚奇,“關于我的名字和我的過去。你是時候該離開了。”“但是沃夫加,”杜德蒙開始堅持自己的主張。然而當他從驚訝中跳出來時卻發現有另外一個男人,長得又小又黑,給人一種邪惡的感覺,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但是自己卻沒聽到一點靠近時的腳步聲。沃夫加看向這個小個子的人,之后示意了一下艾倫。那個酒館老板在經過了片刻的猶豫后把手伸到吧臺后面取出一瓶酒,沖著莫里克能夠清楚看到的方向搖了搖。

“走還是飛?”沃夫加再次問杜德蒙。他那完全空洞洞的,沒有冰冷的感覺,聽起來只有純粹的無關緊要的語調深深震撼了杜德蒙,這告訴了他如果他不馬上走,那么這個人會忠實地旅行他的諾言,毫不猶豫地將他扔出酒館。

“海靈號在港口至少還會停一個禮拜,”杜德蒙解釋著,起身向大門走去,“不論是作為一個客人還是加入成為船員,你在那兒都是受歡迎的,因為我從沒忘記過你。”他堅定地講完話,在他迅速地走出酒館時他承諾的聲音仍然回響在身后。

“那是誰?”在杜德蒙已經消失于路斯坎黑暗的夜色中后莫里克問沃夫加。

“一個傻瓜,”這就是這個大個子全部的回答。他走到吧臺那里干脆地給他自己拉出另一瓶酒。無禮地轉動著他的視線凝視著艾倫和黛麗的同時,野蠻人跟著莫里克走了出去。

杜德蒙船長沿著長長的路向碼頭走去。路斯坎夜生活的光與影嘈雜地濺潑著他,從酒館大開窗戶中傳出的骯臟的說話聲、狗吠聲、黑暗角落中秘密的低語聲--但是杜德蒙對這些全然不聞,因為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那么沃夫加的確還活著,而且這個英雄般的人甚至活在比船長所能想象到的的還要糟糕的景況下。他是完全真心誠意地邀請野蠻人加入海靈號的,但從野蠻人的行為可以知道沃夫加絕對沒有接受他的建議。

杜德蒙該怎么辦?他想要幫助沃夫加,但是杜德蒙從以往通過經歷種種麻煩而得出的豐富經驗中懂得,你沒法去幫一個認為自己根本不需要獲得幫助的人。

“如果你要計劃去參加一個晚宴,那么希望你能好心地通知我們你的行蹤。”當船長靠近他的船時,傳來了一聲帶著責備的問候。他抬頭看見了羅畢拉和維蘭•麥森正在船舷邊上向下看著他。

“你不應該獨自外出。”維蘭•麥森責備道,但是杜德蒙只是揮揮手阻止了他繼續發表意見。

羅畢拉皺著眉頭表示他的擔心。“我們最近這幾年結下了多少仇敵?”法師非常嚴肅地問道,“有多少人付出大袋的金子只是為了買個得到你腦袋的機會?”“這就是我雇了個法師來監視自己的原因。”杜德蒙踏上船板,冷冷地回答著。

羅畢拉對這句話的荒謬性嗤之以鼻。“如果我連你在哪兒都不知道我該怎么監視你呢?”杜德蒙停下腳步,當他凝視著他的法師時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使得臉都皺了起來:“如果你連用魔法確定我的位置都辦不到,那么我還有什么希望確信你能找到那些想要我命的人呢?”“但是那是真的,船長,”就在羅畢拉的臉色因激動而猛地暗了下來時維蘭•麥森插了進來,“有許多人會很高興同沒有防備的你在這些街上遭遇的。”“那么我外出時應該一個也不留地用瓶子裝上我所有的船員?”杜德蒙問道,“只是因為害怕來自那些海盜的朋友們的報復?”“海靈號上還是要留幾個的。”維蘭•麥森辯解道。

“就算留得再少只要被海盜知道了也絕對會被當成目標的!”羅畢拉滔滔不絕地講道,“我們的敵人不會去襲擊一個次要的容易替換的海員的,因為那樣做只會招致杜德蒙和深水城領主們的怒氣,但是某個能干掉海靈號船長的機會卻可能有價值得多。”法師深深地吸了口氣,目不轉睛地盯著船長說道,“你不應該獨自外出。”他以堅定的語氣結束了自己的話。

“我只是不得不去確認一下關于一個老朋友的消息。”杜德蒙解釋道。

“那個叫沃夫加的?”有所理解的法師問道。

“我是這么認為的。”杜德蒙酸溜溜地回答著,他繼續走上船踏板,經過這兩個人回到他自己的崗位,沒有再說一句話。

這個地方小而骯臟,甚至連名字都沒有,那里聚集隱藏了路斯坎最壞最惡劣的一群不幸者。他們大部分都是海員,都是由于犯下了極其惡劣的大罪而被領主們或那些憤怒的家族所通緝著。任何一個來自有船入港的碼頭的大聲延街而下的腳步聲都使得他們害怕,以為那是來逮捕或者干掉自己的。因此他們像這樣躲藏著,那些簡陋的寓所就方便地搭在碼頭的附近。

莫里克作為一個盜賊對這些地方是了如指掌,因為當他還是個年輕的孩子時就在這些街道上為這里最為危險的組織充當著監視者從而開始了他現在的生涯。一般來說他是決不愿在回到這些隱蔽所的。在那些更文明一點的組織里,他被極度地尊敬、被重視、被懼怕,這種感覺大概是莫里克最喜歡地。但是在這兒,他只不過是一個惡棍,一個處在暗殺者巢穴中的小賊。

盡管如此,這個晚上他還是情不自禁地走進一個隱蔽所,原因就在于著名的海靈號船長居然屈尊出現同他的新朋友沃夫加進行了一番對話。

“多高?”克里普•沙基問道,他是莫里克面前坐在桌子后面的兩個惡棍中的一個。克里普是一個獨眼的老練水手,頭發灰白,泛紅的臉頰上長著參差不齊、臟兮兮的胡子。“吝嗇的克里普”,他的主顧經常這樣稱呼他,因為他使用他那把生銹的匕首時速度很快但掏錢包時卻很慢。克里普總是把錢拽得很緊,甚至都不愿為自己失去的那只眼睛買一個好些的眼罩。現在位于克里普用來包頭的花色絲質大手帕最低那一角下方的那個黑洞洞的空洞正銳利地盯著莫里克。

“比我高一個半頭,”莫里克回答道,“也許是兩個。”克里普掃了一眼他的海盜伙伴,確切地說是一個充滿異國風味的人。這個人一頭濃密的黑發,梳了一個頂髻,而他的臉上、脖子上、事實上可以看到全身每一塊裸露的皮膚都有著紋身,因為他只圍了一條虎皮,更接近一個全裸的人。之后就在克里普的視線轉到別處時,莫里克的背脊傳來一股戰栗的感覺,因為盡管他不知道克里普這個伙伴到底屬于什么種族,但是他以前便聽說過這個“人”,提阿尼尼。這個海盜只有一半是人類,另一半則是曲蘭人,一種罕見而且兇殘的戰斗種族。

“海靈號就在港口。”克里普對莫里克說道。盜賊點點頭,因為他在來這里的路上看到了那艘三桅縱帆船。

“他下巴上蓄著短須。”莫里克補充道,他想盡其所能地給出一個完整的描述。

“他坐得直嗎?”那個紋身的海盜問。

莫里克不明白地看著提阿尼尼。

“他是不是直直地坐在他的椅子上?”克里普將他的意思進一步闡明,同時身體擺了一個正確的模仿姿勢。“看起來就像他把一塊木板從屁股一直塞到喉嚨?”莫里克微笑著點點頭:“坐得又挺又直。”再次地,兩個海賊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

“聽起來像是杜德蒙,”克里普作出決定,“那只狗。我已經花了一大筆金子只為了讓我的刀子割進這家伙的喉嚨。他已經把我不少朋友送到海底去了,而且還使我們破費了相當多的錢。”有紋身的海盜一邊表示著同意一邊把一個脹鼓鼓的錢袋放到桌子上。莫里克馬上發現房間里所有的交談都在突然間停止了,所有的眼睛都盯著他和他那兩個得意的共事者。

“呀,莫里克,但愿你會喜歡這些目光。”克里普示意著那個錢袋說道,“好的,這些是屬于你的,而我正在想如果是十倍于這個數目的錢的話,”克里普突然跳了起來,使得他的椅子在地板上猛地向后滑了出去,“你們說呢,伙計們?”他叫喊著,“誰愿意用海靈號杜德蒙的腦袋來換一個或者是十個金幣?”一片巨大的歡呼聲響徹在這個老鼠窩一樣的地方,其中有許多人都在詛咒杜德蒙和他那些捕殺海盜的船員。

莫里克幾乎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么,他的注意力已全在這一袋金子上了。杜德蒙來看過沃夫加。這里每一個人,毫無疑問甚至有百倍于這個數目的人將會投入到以多得到幾個金幣為目標的行動中去。杜德蒙了解沃夫加而且信任他。一千個金幣。那一萬個呢?莫里克和沃夫加能夠很容易地接近杜德蒙。莫里克那作為盜賊的、貪婪的念頭攪動著所有的可能性。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