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世界之脊

第四章 一位女士的生活

“甘德蕾。”泰米格斯特走進房間加入到普里西拉和弗林戈中間是宣布道。兩人好奇而不明白地看著管家。“您看到的那個女人,我的弗林戈領主,”泰米格斯特解釋道,“她的姓是甘德蕾。”“我沒聽說過奧克尼有這么個甘德蕾家族。”普里西拉爭執著。

“對你而言村莊里沒多少戶人家的姓是熟悉的,我的女士,”泰米格斯特回答,他的聲音稍微有點干巴巴的,“但是那個女人的確是姓甘德蕾。她同她的家人一起住在麥隆山脈的南坡,”他解釋著,所提到的那個地方是奧克蘭的移民居住區,在離城堡大約兩英里的一座面朝海灣的半山腰上。

“女孩,”普里西拉故意更正道,“她頂多算是即將成為一個女人。”弗林戈像是根本沒聽到這番意見,因為他對管家帶來的消息太激動了。“你確定?”他一邊問泰米格斯特一邊連蹦帶跳大步邁到老人面前,“是這樣嗎?”“那女孩--女人,當您的馬車拐彎時她正在路上走著,”管家證實道,“她符合那些認識她、當時在路上看見她的那些個人的描述。他們都提到了她那長長、漆黑的頭發,就同您對她那唯一的描述一樣,我的領主。我確信她是一個名叫德尼•甘德蕾的人的大女兒。”“我要到她那里去,”弗林戈宣布道,用手指敲擊著牙齒快速轉身急切地向外走去,隨后又迅速轉了回來,之后再次地重復這個動作,看上去就像不知道到那里去或者該干什么,“我要去叫馬車。”“我的弗林戈領主,”泰米格斯特以命令的口吻平靜地說道,像是要穩定那個年輕人熱切的心情,“那樣做是最不合適的。”弗林戈睜大眼睛盯著他,“但是。。。。。。為什么?”“因為她是個農民并且不值得。。。。。。”普里西拉開始說道,但她的聲音漸漸變小了,因為顯然沒有人聽她的。

“對于一個有家的正經女士而言這件事在未經宣布的情況下可是行不通的,”泰米格斯特解釋,“必須先由您的管家和她父親來準備。”“但是我是奧克尼的領主,”弗林戈主張,“我能--”“你盡可以做你喜歡做的事,如果你把她當成一個玩物的話。”泰米格斯特快速地打斷了他的話時,看到弗林戈和普里西拉都皺了一下眉,“但是如果您希望她成為一個正式的妻子,那么就要適當地安排事情。這里講究一個方法,我的弗林戈領主,這是我們都必須要遵守的方式。違反這種禮節方式所造成的結果會被證明是災難性的,我向您保證。”“我不懂。”“當然您不懂,”泰米格斯特說,“但是我懂啊,這對我們來說已經夠幸運了。現在去洗個澡,否則當那個年輕的女甘德蕾站在您的下風處時她會逃跑的。”說著他令弗林戈領主轉身向門走去并用力推了他一把,讓他去干自己的事去了。

“你背叛了我!”普里西拉在她的兄弟走后哀嚎道。

泰米格斯特對這句荒謬可笑的斷言嗤之以鼻。

“我不會讓她出現在這幢房子里的。”那女人毅然決然地說道。

“難道你沒有意識到嗎?除了使用謀殺這種手段外你沒辦法阻止這件事的。”泰米格斯特非常嚴肅地回答道。

“我的意思是謀殺你的兄弟,不是那個女孩,因為那樣做只會引起弗林戈對你的憤怒。”“但是你已經在這次愚蠢的追求中幫助了他了。”“我只是提供了些他靠自己的能力也能了解到的事實,只要把這些問題向任何一個農民問一下,其中包括就在這幢房子里工作的三個女人,她們中有一個昨天就在那條路上。”“假設這個傻瓜會注意到這些方法的話。”普里西拉爭辯道。

“他一定會知道那個女孩的名字的,”泰米格斯特依然堅持,“而且他那有損尊嚴的追求方式可能會使得我們都變得困惑尷尬。”管家低聲笑著靠近普里西拉,非常近地,將自己的一支胳膊搭在她的肩上。“我理解你所關心的那些,親愛的普里西拉,”他說道,“而我,并不完全否認你觀點。我之前也希望你的兄弟能夠愛上外地某個富有商人的女兒,起碼要比一個奧克尼農民要好--或者他能完全忘掉那種‘愛’的觀念,只是沉浸在他的強烈性欲當中,隨時隨地都能滿足自己,從而不需要一個妻子。或許最后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這樣。”“和你所說的一點都不像,現在你就已經如此地幫助他了。”普里西拉急切尖銳地說道。

“不是這樣的,”泰米格斯特解釋著,同時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吸引了普里西拉的注意力,因為她的表情已經變得及其感興趣。“我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提高你兄弟的信任,對我,以及我所作出的判斷。可能他仍然會牢牢地堅持著自己愛那個女孩的想法、堅持著要娶她的想法,但是我會一步步緊盯著他的,我保證。我不會允許他給奧克家族帶來恥辱的,也不會允許那個女孩以及她的家庭從我們這拿走那些他們不應該得到的東西的。我們現在無法擊敗他的愿望,我可以確切地告訴你,而且你的憤怒將只會增強弗林戈的決心。”普里西拉懷疑地用鼻子哼哼著。

“難道當你就此事指責他時沒有聽到他的憤怒嗎?”泰米格斯特問道,而那個女人在這句話面前退縮了。“如果我們現在同你兄弟在感情上保持了距離,那么我警告你,那個甘德蕾女孩對他的控制--對奧克尼的控制--只會越來越緊。”普里西拉沒有哼哼,沒有搖頭,沒有表露出任何爭執的跡象。她只是長時間死死地盯著泰米格斯特看。管家吻了吻她地臉頰走開了,他考慮著自己應該立刻召城堡的馬車過來,然后開始去履行自己作為弗林戈領主使者的職責。

*****當那輛裝飾精美的馬車沿著滿是塵土的小路駛過來時,賈卡•斯庫利同那些人類、侏儒工人一樣從泥濘的地里抬起頭來。馬車停在了德尼•甘德蕾家的小屋前。一個老人從車門爬了出來,緩緩走向房子。賈卡的眼睛微微地瞇了起來。突然間他想到其他人可能正看著他,于是馬上又恢復了自己一貫的具有代表性的那種樣子。畢竟,他是賈卡•斯庫利,奧克尼每個年輕女性的夢中情人,特別是住在這間現在門口停著奧克尼領主馬車的房子里的那個姑娘。漂亮的瑪蘿達對他魂牽夢繞的渴望就這個年輕人而言可不是一件小事,但是,當然地,賈卡是不會讓任何其他人看出他現在的焦慮的。

“德尼!”在另一塊地里工作的一個長著又長又尖鼻子的駝背侏儒叫道,“德尼•甘德蕾,你家來客人了!”“或者是因為考慮到你的無賴才來找你的!”另一個侏儒大聲喊道,然后所有人都發出了一陣快樂的笑聲。

當然,賈卡除外。賈卡是不會讓他們看到自己在笑的。

德尼•甘德蕾跨過泥煤地中的田埂望向那些還在大笑的人,他想得到些解釋,但是那些人只是沖著他家的方向點著他們的下巴。德尼跟著那個動作看過去,發現了馬車,之后他馬上開始向家狂奔。

賈卡•斯庫利一直盯著他看,直到他跑到家為止。

“你在想些什么呢,男孩?”賈卡身邊傳來一個詢問的聲音。當他轉過身時迎上的是一個沒有牙齒的老頭,這個魯莽的家伙用手摸了摸賈卡那卷曲的棕褐色頭發。

年輕人厭惡地搖了搖頭,注意到那個老挖掘者手指上覆蓋著的黑色泥煤。他再次搖了搖頭并用力地拂了拂頭發,然后在那個人第二次摸向他的頭發時拍開了那只手。

“呵呵呵,”老頭哈哈笑道,“看來你的小妞已經迎來了一個追求者。”他竊笑著。

“而且還是那樣的一個老家伙,”另一個人說道,明顯也像參加對賈卡的這場揶揄。

“但是我想我可以提供給那個女孩自己一個嘗試。”賈卡旁邊的那個骯臟的老傻瓜說道。然后當他瞥見賈卡皺了一下眉頭時,那個老東西就笑得更大聲了,因為他最終還是引起了男孩的些許反應。

賈卡慢慢地轉過頭,打量著地面和那些工人,那些零星散布在半山腰上的房子,遠處的奧克城堡,以及在其前面那又黑又冷的海面。四年前,是大海將他、他母親、及他舅舅帶到這個被遺棄般的地方的。賈卡不知道為什么他們要來奧克尼--他之前對自己在路斯坎的生活是很滿足的--除了同他那父親在一起時以外,那人經常殘忍地毆打母親。他懷疑當時他們是逃跑的,或許是為了逃離他那父親,或者說是劊子手。看起來斯庫利家族有一種典型的規律,因為在賈卡還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孩子時他們就已經做過一樣的事了,從他們祖居的劍灣諸國一直逃到了路斯坎。當然,只要他的父親,那個賈卡幾乎不認識的惡毒的人找到他們,那么他一定會為了那次逃跑而把自己妻子以及她的兄弟統統殺死。或者也許賈卡的父親早就死了,那么現在擁有家族血統的就只有賈卡的叔叔,蘭皮尼。

不管怎么樣,這些對賈卡來說都無所謂。所有他知道的便是自己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一塊可怕、多風、寒冷、貧瘠的封地。直到最近,他所認識到的唯一一件好事便是這個地方永久性的憂郁消沉大大增強了他的詩人天性。盡管他經常將自己想象成為一個很羅曼蒂克的英雄,但現今賈卡已經度過了他的十七歲生日了,他不止一次地考慮過跟隨那些偶爾路過的極少數商人中的某一個離開這里,投身進廣闊的世界,也許回到路斯坎,或者更好的選擇,沿路一直到強大的深水城去。他計劃著某天以某種方式去實現自己的運氣,也許能一路回到劍灣諸國呢。

但是那些計劃都已經被束之高閣了,因為現在奧克尼另外積極的一面已將自己顯露在了年輕人面前。

賈卡無法拒絕某個年輕的甘德蕾女孩對他的吸引力。

當然,他不會讓她或者其他任何人知道的,直到他能夠確信女孩會給他自己的一切。

匆匆走過馬車后,德尼•甘德蕾認出了那個車夫,一個灰白胡子的侏儒,德尼知道他叫萊恩•木門。萊恩微笑著沖他點點頭,這使得德尼稍微放松了些,但他仍然以迅捷的腳步走進了門。在他那小餐桌旁坐著奧克城堡的管家。正對著坐著的是德尼生病的妻子,柏絲特,她那喜氣洋洋的表情是這個挖泥煤農民已經很長很長時間沒見過了的。

“甘德蕾先生,”泰米格斯特優雅而客氣地說道,“我是泰米格斯特,奧克城堡的管家,代表弗林戈領主的使者。”“我知道。”德尼謹慎地回答。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老人,德尼•甘德蕾繞過桌子,避開剩下兩把椅子中的一把后站在了他妻子身后,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我剛剛在向您的妻子解釋我的領主,也是您的,希望您的長女今晚能受邀去城堡共進晚餐。”管家說道。

這個令人吃驚的消息猶如一根木棍結結實實地擊中了德尼•甘德蕾,但是他最終維持住了平衡和自己的表情,穩定了下來,轉而用目光詢問著泰米格斯特那老練陰沉的雙眼。

“當然,我已為瑪蘿達小姐準備了合適的衣服,就在馬車里,您肯定會贊成的。”泰米格斯特以一個令人舒適的微笑結束了自己的話。

自尊的德尼•甘德蕾望向那微笑的表情、客氣恭敬語調的背后,在那里他看到了一種恩賜的態度,認出了泰米格斯特的那份自信。他們當然不會拒絕,泰米格斯特這樣相信,因為他們只是骯臟的農民。這是來自奧克尼領主的召見,甘德蕾一家一定會熱切、饑渴地歡迎這種召見的。

“瑪蘿達在哪里?”那男人問他的妻子。

“她和托瑞一起去買東西了,”女人解釋著。

德尼沒有忽略妻子聲音中微弱的顫抖,“去買一些雞蛋做晚飯。”“瑪蘿達今晚能吃一頓晚宴,并且可能不止一個今晚。”泰米格斯特說道。

德尼再一次清楚地看到了那種可憐的恩惠,這使得他想起了自己一生中的很多事情,他那些孩子注定的命運,他所有的朋友,以及他們的孩子也是同樣。

“那么她會來嗎?”在一陣令人不舒服的沉默之后泰米格斯特提醒道。

“那要瑪蘿達自己去選擇。”德尼•甘德蕾尖銳地回答道,盡管他并不是故意這樣說。

“啊哈,”管家點頭微笑道,一直在微笑。他從椅子上起身,同時示意柏絲特繼續坐著,“當然,當然,但是請一定要來,并請接受這晚禮服,甘德蕾先生。這由你交給那位年輕的女士會更好些,如果她在這里穿上那么就會容易多了。”“那么如果她不想去呢?”泰米格斯特拱起了一根眉毛,示意他認為這個她可能拒絕的想法是荒謬可笑的。“那么當然了,明天我會派我的馬車夫回來取回晚禮服的。”他說道。

德尼低頭看向他那多病的妻子,她那太過削瘦的臉上露出哀傷的表情。

“甘德蕾先生?”泰米格斯特問道,同時向大門示意著。德尼拍拍柏絲特的肩膀,然后同管家并肩走向馬車。那個侏儒車夫正在那里等著他們,手里拿著那件禮服,他的手臂舉得高高的以使得那精美的織品不至于拖曳到滿是塵土的路面上。

“您一定要讓您的女兒來參加晚宴。”泰米格斯特建議道,同時遞過來那件只會使得德尼•甘德蕾的表情更加僵硬的晚禮服。

“你的妻子病了,”泰米格斯特解釋著,“毫無疑問在寒冷的冬天迫近之時一直待在一間四壁透風的房間里對她可沒有好處。”“聽你這么說好像是指我們能在這件事里得到某個機會。”德尼回答。

“弗林戈領主是一個有著很多手段的人,”泰米格斯特解釋道,“他有容易的途徑得到神奇的藥草、溫暖的床,和強大的牧師。您的妻子要忍受這種毫無必要的痛苦真是太可憐了。”管家輕拍著晚禮服,“我們應該在日落時共進晚餐,”他解釋,“黃昏時我會派馬車經過您家的。”說完之后,泰米格斯特步入馬車關上了車門。車夫一點都不浪費時間地策馬絕塵而去。

德尼•甘德蕾長時間地站在馬車離去時揚起的塵土中,手里拿著那件晚禮服,眼睛盯著前邊的空氣。他想要尖聲高喊:如果弗林戈領主真是個好心仁慈的領主,那么他就應該會很心甘情愿地動用自己的權力以確保子民們的安定幸福。像柏絲特•甘德蕾這樣的人就能夠得到他們所需要的醫治而不用去賣自己的女兒。泰米格斯特剛才的提議差不多就是等同于讓他為了家庭的利益去賣掉他的女兒。賣他的女兒!然而,出于他對家庭的所有自尊,德尼•甘德蕾無法拒絕這個擺在他面前的機會。

“是領主的馬車,”賈卡•斯庫利對瑪蘿達強調道,此時他正攔在她回家的路上,時間是管家離開后沒多久。“停在你家門口。”他用他那奇異的口音補充道,那是種厚重的方言,夾雜著哀嘆和充滿羅曼蒂克味道的惱怒。

托瑞•甘德蕾哈哈傻笑著。瑪蘿達在肩膀上猛推了她一把,示意她自己回家。“但是我想知道。”托瑞抱怨道。

“那么你一定會知道的就是泥巴的味道。”瑪蘿達對她承諾道。她開始沖向妹妹,但是馬上停了下來提醒自己保持冷靜,因為她記起了她的聽眾。瑪蘿達在臉上添上一道甜蜜的微笑后重新轉向賈卡,同時仍然堅持用眼角的余光盯著托瑞。

托瑞開始輕快地沿著路跑開了。“但是我想看你吻他。”她邊跑邊愉快地長聲尖叫。

“關于那輛馬車你確定嗎?”瑪蘿達問賈卡,她盡力不去理會身后托瑞那令人難堪地話語。

那年輕人只是發出了那具有羅曼蒂克味道的夾雜著惱怒的嘆息。

“但是弗林戈領主同我家會有什么生意呢?”姑娘問。

賈卡把頭垂向一邊,雙手插在褲袋里聳了聳肩。

“好吧,那么我該走了,”瑪蘿達說道,她剛邁出一步但賈卡移動著將她的路堵住了。“你怎么了?”賈卡那雙淡藍色的眼睛望著她,用手拂了拂他那亂蓬蓬的卷發,他的臉斜斜地對著她。

瑪蘿達感覺到自己如同是要窒息了一樣,喉嚨好像堵上了什么東西似的,她的心臟如此用力地跳動著,就像是要飛出胸膛一樣。

“你怎么了?”她再次問道,聲音又輕又沒自信。

賈卡在向她靠近。她記起了自己對托瑞的忠告,關于如何使一個男孩來乞求自己。她提醒自己不能這么干,現在還不能。她直接地告訴自己現在還不能全面退卻。他走得更近了,她能感覺到他溫熱的呼吸正在急速靠近。賈卡只是用嘴唇碰了碰她的雙唇,然后退開,突然顯得有點害羞。

“怎么了?”瑪蘿達又一次問道,這次顯然是充滿了熱情。

賈卡嘆息著,女孩再次走上前來,吻著他,她整個身體顫抖著、述說著、乞求著他吻自己。他這么做了,長長溫柔的一吻,然后他退開來。

“我會在晚飯后等你。”他說道,之后聳聳肩轉過身開始慢慢離開。

瑪蘿達幾乎都無法呼吸了,因為那一吻就是她魂牽夢繞的一切。她感到身體暖暖的,腿軟軟的,從而不得不將膝蓋靠在一起。她從沒有想過賈卡會毫不猶豫地吻她,就像自己曾告訴過托瑞的那樣。那一瞬間瑪蘿達甚至連思考都停頓了,她太投入于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以及以前提到過的今后進一步的可能。

她跳躍著沿路向家走去,就像剛才托瑞做的一樣,動作充滿了少女的那種歡樂,賈卡那一吻已經將她從成為一個成年女性所必須的克制和體面的監禁中解放了出來。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