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世界之脊

第十九章 機會

“我們沒有時間了!我該穿什么啊?”當瑪蘿達告訴母親婚禮將會在秋分舉行時柏絲特•甘德蕾哀號道。

“不管你想穿什么,即便我們家沒有,弗林戈領主也會派人送來的。”德尼•甘德蕾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說道。他的樣子使瑪蘿達感到父親正在為她而驕傲,以及莫大的感激,她明白,父親理解她所作出的犧牲。

而她想知道的是,如果老父知道女兒肚子里已經有了孩子,那么他臉上的表情將會怎樣變化。

拋開這個想法后她擠出了一絲弱弱的微笑作為回答,隨后回到自己的房間進行今天的著裝。萊恩•木門已經早一步來通知過瑪蘿達,弗林戈領主在今天為她安排了同裁縫的見面,那個裁縫住在奧克尼西邊遙遠的邊界處,騎馬需要兩個小時。

“婚禮這樣偉大的日子可不能穿借來的禮服。”萊恩曾這樣聲稱道,“如果您不介意我這么說的話,柏絲特,你的女兒絕對會變成奧克尼人人皆知的最美麗的新娘的。”當時柏絲特的臉是多么得容光煥發,眼睛是多么的栩栩有神!奇怪的是,這也使瑪蘿達感到痛苦,因為盡管她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庭,但是她也不能忘卻同賈卡之間發生的糊涂事。現在她不得不去誘惑弗林戈領主,要快,可能每個晚上都要去試一試。隨著婚禮的逐漸臨近,她只能期望其他人,當然最有可能的像普里西拉和泰米格斯特不會發現她是懷著孩子步上婚禮殿堂的。最壞的情況都已經被考慮過了,那就是她,瑪蘿達,不得不帶著肚子里的孩子和真相躺到為自己準備的墓穴中去。

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刻,她將成為一個多么可憐悲慘的人啊。普琳克女士,那位聲譽響徹封地的裁縫師,毫無疑問會用寶石和貴重、五顏六色的綢緞為她制作出一件最為華麗的禮服,但是女孩很懷疑自己能夠問心無愧地去試穿這件衣服。

瑪蘿達梳妝打扮好后,稍微吃了一點早餐,滿臉笑容地迎向前來接她的萊恩•木門,后者將她扶上馬車。女孩坐在窗邊,胳膊肘撐著窗臺,盯著飛速后退的路邊村民。人類和侏儒們耕作在山腰的田地里,但是她既沒有刻意去尋找賈卡•斯庫利,也沒有在無意中瞥見他。幾小時飛速地過去后,車窗外的景色就只剩下廣闊的荒野和零零星星散布在其中的幾座小別墅了。馬車駛入一片小樹林,萊恩將車暫時停了下來,以梢作休息,讓馬喝水。

很快他們就再次啟程了,離開樹林后重又駛入了巖石叢生的地段。在瑪蘿達的右手邊是大海。路的另一邊則是象征著北部山脈的一片高聳峭壁,有幾段山崖幾乎已經貼到海水邊了,使得瑪蘿達很想知道萊恩該怎么把馬車趕過去。

同時她也想知道,那個裁縫,一個女人,該怎樣獨自一人生活在如此偏僻的地方。瑪蘿達下定決心稍后問一下萊恩。此刻進入她眼簾的是一座小哨站,一塊石頭上飄著弗林戈領主的旗幟。直到此時她才開始賞識起奧克尼領主的力量。馬車行駛得并不快,到目前為止只走了近十英里罷了,但是感覺上他們好像已經走過了半個世界一樣。出于某些她不是很明白的原因,當瑪蘿達看到弗林戈的旗幟在這個偏遠的地區飄揚時,她心中揚起一陣舒服的感覺,好像強大的弗林戈•奧克領主將會一直保護著她一樣。

她的微笑如同生命短暫的蜉蝣般消失了,因為瑪蘿達記起,她只有繼續說謊,弗林戈才會對她施以保護。

女孩重新縮回了自己的位置,嘆息著,感受著自己此時依舊平靜的小腹,好像在期望那孩子能夠在里面左踢右踹似的。

“旗幟在飄,那證明哨所里有士兵在吧。”沃夫加推理道。

“應該說肯定有。”莫里克回答,“這些士兵很少會離開他們石頭搭建的掩體的,就算是吹集合號,也會有一些留在里面。他們的哨兵——如果真的有的話——相對大路上出現了什么陌生人而言,更關心的是來自戰爭的攻擊。此外,在離村莊這么遠的地方,頂多不會超過一打士兵。我懷疑數量也許連這的一半都不到也說不定。”沃夫加想要提醒莫里克,幾天前他們還剛剛被一群人數更少的部隊打得屁滾尿流,但是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沉默。

在那一次災難般的計劃實施之后,莫里克建議他們走出這片區域,一部分原因是那個商人應該回去警告路斯坎的警衛,而他自己真正的理由則是:一個優秀的強盜決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上長的時間,特別是剛經歷過一次失敗的襲擊。最初,莫里克想要北上進入冰風谷,但是被沃夫加有氣無力地拒絕了。

“那么西邊,”盜賊提議,“那里有一小塊夾在群山和海德爾之石鎮西南面大海之間的封地。很少有人光臨那里,因為絕大部分地圖上都找不到這么個地方,但是北邊來的商人們知道這么個中轉站,有時他們往返十鎮和南方諸鎮之間時會在這塊封地上梢做休整。也許我們還可以在那里再次碰上我們的老朋友和他的閃電魔杖呢。”這個可能性倒沒有令沃夫加發抖,但是他對回到冰風谷的拒絕早已使他們只剩下了兩個選擇。要么向東進入世界之脊更深處那些未知的、被地精、食人魔,乃至其他那些骯臟邪惡地怪物所占領地地域。要么就是向南向西,而考慮到他們倆同南邊路斯坎的地方官員之間的惡劣關系,向西看起來是最合乎邏輯的選擇了。

事實好像也證明了這個選擇的確是正確的,因為兩人看到了一輛孤零零的馬車,裝飾華麗,就像那些貴族乘坐的一樣,沿著路慢悠悠地駛了過來。

“肯定是那個法師。”沃夫加推斷,同時也激起了閃電箭所帶來傷口的疼痛回憶。

“據我所知沒有一個法師會在這片地區受到歡迎。”莫里克回答。

“你已經有好些年沒來過這里了,”沃夫加提醒他。“再說有什么普通人敢乘坐這這樣一輛精致的馬車獨自旅行呢?”他大聲地表示懷疑。

“為什么不會呢?”莫里克反駁,“這片區域在山脈的南面,看上去很少會遇上麻煩,而且畢竟,路上又有哨所,”他補充道,向不遠處的石頭掩體擺了擺手,“這里的人們根本不會擔心自己的家園會面臨來自地精的威脅。”沃夫加點點頭,但是這看起來也太簡單了。他猜測那輛馬車的車夫肯定是個經驗豐富的戰斗老手,至少是這樣的。看上去里面似乎還坐了其他人,也許他們的手里也正攥著那些骯臟的魔杖或者其他強大的魔法物品。來自莫里克的一道眼神告訴野蠻人,盡管盜賊不會阻止他的朋友,但是莫里克仍然不能忘記上一次失敗所帶來的教訓。他需要一次成功的攻擊。

視線盡頭的道路隨著山脈的走勢有一個曲度強烈的轉彎。莫里克和沃夫加選取了一條近的道路,趕在馬車前頭來到那個轉彎處,避開了石頭哨所的視野范圍。沃夫加立刻開始展開他的繩索,尋找地方把它系上。他發現了一棵苗條的小樹,但是很明顯那棵樹如果會說話,是不會同意他在自己身上這么做的。

“跳,”莫里克指著一處凸出的巖層喊道。盜賊沖到了路上,抽出一條馬鞭,因為那輛馬車已經出現在了拐角,正專心地在轉彎處挪動著。

“讓開路!”過了一會兒,萊恩•木門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必須和您談談,先生!”莫里克喊道,同時在路中間擺開架式站好。侏儒減慢了馬車的速度,在一個同盜賊之間的安全距離外停了下來——對于莫里克來說的確太遠了,但是,他微微點了點頭,因為那個位置沃夫加已經可以跳得到了。

“以奧克尼的弗林戈領主的命令,讓開路!”萊恩開始喊道。

“我需要一些幫助,先生,”莫里克解釋道,同時用眼角看了看沃夫加正在攀爬的位置,盜賊向前踏了一步,但是萊恩立刻對他示以警告,讓他回去。

“保持你的距離,朋友,”侏儒說道,“我身懷使命,如果你再不靠邊站毫無疑問我會從你身上碾過去的。”莫里克笑了,“我不這么認為。”他說道。

或許是莫里克語調中的某些東西引起了萊恩的注意,亦或是做某個動作時他的視線在一瞬間捕捉到了正沿著高高的懸崖努力上爬的野蠻人。突然之間侏儒意識到了即將來臨的危險,迅速抬腿將馬刺踢進了坐騎的肚子。

沃夫加在隨后的一霎那間跳了下來,但是他擊中的只是車夫身后的馬車部分,野蠻人的巨大下落力和帶下來的巖石碎片把兩個車輪砸的跳離了地面。車廂內響起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純粹的出于本能,莫里克揚起鞭子從右邊狠狠地抽了一下馬匹。那對牲畜頓時向左偏了過去,而還沒等車夫可以控制它們,沒等沃夫加能夠重新掌握身體平衡,甚至沒等車里地乘客哭喊出聲來,馬車就翻倒在了一旁,將車夫和沃夫加都拋了下來。

頭昏眼花地沃夫加強迫自己站起身來,期待著和車夫或者從車廂里爬出來的其他什么人的戰斗,但是車夫躺在亂石堆間,呻吟著,而馬車里則什么聲音也沒有了。莫里克沖上去使馬匹平靜下來,隨后跳上馬車,爬到門上把它拉開。此時從里面又傳來了一聲尖叫。

沃夫加走向車夫輕輕地抬起侏儒地頭。隨后他又把他放了回去,徹底放心了——這一個已經完全失去戰斗力了——但同時又希望他所受的并不是致命傷。

“你必須看看這個。”莫里克沖沃夫加喊道。他鉆到車廂里,將手伸向一名魅力的年輕女子,后者則立刻敏捷地向后退去。“出來,否則我保證我會進去待會兒地。”莫里克警告道,但是那個驚恐的姑娘仍然蜷縮在角落遠遠地躲著他。

“現在應該是強盜們真正享受他們快樂的時刻了,”當沃夫加走向他時莫里克說道,“說道快樂。。。。。。”他補充了一句,然后一頭鉆進了車廂。

姑娘尖叫著踢打著他,但是在這一方面她是沒法同一個技術高超的盜賊相比的。很快莫里克就把她按在了馬車的天花板上——現在變成了一面墻壁——他的胳膊架住了她,膝蓋頂著她以防她踢他的小腹,他的嘴唇靠得很近很近:“給勝利者來個吻如何?”突然間莫里克滾到了地上,隨后被馬車外怒氣沖沖的沃夫加抓著領口輕輕松松地提了起來:“你越線了。”野蠻人說完,將盜賊扔到了地上。

“她是一件戰利品,”莫里克抗議道,不明白他的朋友有什么疑問,“我們干完事就讓她走。這有什么不好?”沃夫加盯著他。“去看看那車夫的傷勢,”他說道,“然后找找馬車里你認為有價值的東西。”“那個女孩——”“——不算在內。”沃夫加沖他咆哮道。

莫里克甩了甩手表示讓步,然后過去一邊檢查躺在地上的侏儒去了。

沃夫加鉆進馬車,就像莫里克做的那樣,把他的巨手伸向驚恐的年輕姑娘。“出來,”他命令道,“我保證你不會受到傷害。”忍受著驚嚇和疼痛,那姑娘避開了他的手。

“你不出來的話我們沒法把你的馬車重新翻過來,”沃夫加適當地解釋道,“你不想繼續上路了嗎?”“我只想讓你們快些滾蛋!”女孩有些錯亂地咆哮道。

“把你一個扔在這里?”“總比和那些盜賊在一起好。”瑪蘿達頂了回去。

“如果你能出來的話對你的車夫也會好一些。如果我們任由他躺在石堆傷那他就死定了,”沃夫加很努力地試圖安撫女孩,或者至少是想讓她從驚恐中能夠恢復過來,能有所行動,“來吧。我不會傷害你地。是的,我們要搶劫,但是不會傷害你地。”她羞怯地舉起手。沃夫加抓住后輕松地將她拎出了馬車。放下女孩后,他盯著她看了很長一段時間。盡管在臉地一側出現了一道新近地淤傷,但她的確是一個漂亮的年輕姑娘。他能夠明白莫里克內心的希望,但是他決不會有目的地去侵犯任何一個女子,不管她多么的美麗,當然,也不會允許莫里克這么去做。

兩個強盜花了幾分鐘徹底搜查了整個馬查,令莫里克高興的是,他們找到了一個裝滿金幣的錢包。然后沃夫加找了一條樹干作為杠桿。

“你不會是想要把馬車重新翻過來吧?”莫里克懷疑地問道。

“是的。”沃夫加回答。

“你不能那么做,”盜賊抗議道,“她會駕著它到那個石頭哨所去的,一小時之后就會有一大隊士兵來追我們了。”沃夫加根本沒在聽。他找了一些大石頭,把它們移到靠近馬車頂部的地方。連同那根大樹干一起,沃夫加把所有準備好的東西都擺在地上。發現自己不大可能從莫里克那里得到什么幫助之后,他只得自己站穩腳步,試著用一只手把石頭一塊一塊地踮進馬車的底部邊緣。

兩匹馬打著鼻息不安分地活動著,這使得沃夫加幾乎前功盡棄。“至少過去讓它們安靜下來吧。”他對莫里克要求道。盜賊一動不動。沃夫加看了看女孩,瑪蘿達跑上前去令馬匹安靜了下來。

“我沒法一個人做這些。”沃夫加再次沖莫里克喊道,他的語調里現在多了更多的怒火。

在發出一聲又重又長的嘆息后,盜賊磨磨蹭蹭地靠了過來。在短暫地研究過情況后,他一路小跑地過去沃夫加留下繩索的地方,他把繩索的一端綁在一棵樹上,另一端固定在馬車廂的上沿。莫里克經過女孩的時候后者猛地向后跳離他,但是盜賊的樣子看上去幾乎沒有注意到她。

接下來,莫里克牽著馬的韁繩,拉著它們兜圈子,小心地拖曳著馬車,慢慢地使得兩個輪子與樹的距離相等。“你抬,我來讓繩子繃緊,”他指示沃夫加道,“然后確保你的平衡并把它抬得更高,很快我們就能把車重新翻過來了。”莫里克是個聰明的家伙,沃夫加不得不承認。因此當盜賊回到系繩子的地方,女孩再次抓住馬韁后,沃夫加彎下腰抓住了馬車的一邊,將它抬了起來。

莫里克迅速地松開繩子,隨后在樹上把它系緊,使得沃夫加可以調整自己的位置。過了一小會兒,野蠻人抓住馬車的另一邊,再一次地,當馬車的車頂一角到達最高點時,莫里克系緊繩子固定住馬車。當沃夫加第三次用力時,馬車終于趁著這股力量重新鮮龍活虎地立在了自己的四個輪子上。

馬匹緊張不安地嘶叫著,四蹄刨踢著地面,搖動著腦袋試圖保護自己,這力量使得女孩幾乎沒法抓住韁繩。沃夫加迅速跑到她身邊,抓緊韁繩用力地拉扯,使兩頭牲畜重新安靜。然后,用同一根繩子,他把兩匹馬系在樹上,走向仍倒在地上地車夫。

“他叫什么名字?”沃夫加問那個姑娘。看見她面露猶豫后野蠻人說道:“對你們我們不會做任何比剛才更糟糕的事情的,只是想知道你們的名字。我很想幫助他,但是不知道怎么叫他。”當姑娘察覺到他解釋中的友好成分時她的表情變得輕松了些。“他的名字是萊恩•木門。”顯然她已經找回了一些勇氣,走過來蹲到車夫的身邊,關心和恐懼在她臉上交替地出現。“他會沒事的嗎?”“現在還不知道。”可憐的萊恩看上去還遠沒有到能夠恢復意識的程度,但是他還活著,而且靠近檢查后可以發現他的傷口也并不是很可怕的那種。沃夫加輕輕地抬起他,帶到馬車上,讓他躺在車座上。野蠻人回過身走向姑娘,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拉在身后。

“你說過你不會傷害我地。”她抗議道,并掙扎著想要反擊。她后悔自己原本可以很容易地帶著兩匹馬逃走的。

看到沃夫加的動作后莫里克的微笑咧到了耳根。“你改變心情了?”盜賊問道。

“她必須和我們一起待一段時間。”沃夫加解釋。

“不!”年輕的姑娘表示抗議。她緊握起拳頭跳上前去像拍蒼蠅一樣重重地打向沃夫加的后腦勺。

野蠻人停下來轉向她,他的表情看上去有點開心,至少那姑娘的勇氣給他留下了一點點印象。“是的,”他回答著,同時在女孩想要像剛才那樣再來一記的時候扣住了她的手臂,“你只需要和我們一起走上一英里,”他解釋道,“然后我會讓你自由地回到馬車和車夫那里的,到時隨你到哪里去都行。”“你們不會傷害我?”“我不會,”沃夫加回答。他怒視了一眼莫里克后說道,“他也不會。”當女孩認識到自己在這件事上已經沒有絲毫選擇權后,年輕的姑娘便不再做任何爭辯,跟上了兩人。如野蠻人所說,沃夫加在離馬車大概一英里后放了她。隨后他和莫里克以及已經屬于他們的那一錢袋金幣一同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瑪蘿達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回到可憐的萊恩身邊。當她發現那個老侏儒時心都痛了起來。他已經醒了過來,但是仍然沒有辦法爬出馬車,更不用說去駕駛它了。

“待在里面,”姑娘命令道,“我來調轉馬車,然后我們回奧克城堡去。”萊恩仍想表示抗議,但是瑪蘿達所做的只是砰地一聲關上了門,然后去履行自己的工作去了。很快,她便成功地將馬車沿著路向著西邊駛去,不過馬車的行進變得顛簸不平橫沖直撞,因為她從沒有過駕馬車的經驗,并且這條路也不是很好走。沿著大道經過了數英里和數小時之后,一個主意閃進了女孩的腦子,一個看起來能夠簡單有效地解決她目前所有麻煩的好方法。

當他們回到奧克尼駛進奧克城堡的大門的時候,太陽早就下山好一段時間了。弗林戈領主和普里西拉出來迎接他們,而當他們看到滿身污泥的姑娘和車里好像被打扁了一般的車夫時,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路上有強盜。”瑪蘿達解釋。普里西拉上車來到她身邊,表示著自己口不對心的關心。借此機會瑪蘿達以一種近乎耳語的聲音補充道,“他傷害了我,”講完這句話,她哭泣著一頭扎進了普里西拉的懷里。

寒風在他身邊呼嘯著,以一種傷感的聲音沖著沃夫加哀唱,唱著那些已經發生過的而且也絕對不可能再發生第二次的事,那一段失去的歲月,那一段失去的清白,還有他那些已經久違了的但仍又不敢去尋找的朋友。

不止一次,他坐在世界之脊北端那高高的絕壁頂部,俯瞰著冰風谷,遠眺著那遙遠的東北方。他經常能看到那里傳來的一些閃光。或許只是毫不相干的欺騙性的光線,亦或是午后經都爾登湖——那十鎮三大湖中最大的一個——的湖面反射的太陽光。有時,他也覺得自己還能夠看到凱恩巨錐,那北地唯一的一座高山。

這些可能僅僅是他的想象,他再次告訴自己那或許只是帶有欺騙性的光線,因為那片山脈離他有很遠一段距離。對沃夫加而言,那足足有幾百萬英里遠。

“他們應該已經在道路的最南端扎營了,”莫里克來到大個子的身邊通知他道,“人不會很多。我們該掃他個干干凈凈。”沃夫加點點頭。自從那次西邊靠海大路上的打劫成功后,兩人已經回了次那片南邊路斯坎和北方關口之間的區域,甚至用那些非勞動所得從某個路過的商人那里買了些日用供給。隨后他們回到那個谷口,又襲擊了另一批商旅。此后的一段時間過得平淡無味,遇到的商人們都聽話地“繳稅”,因此也沒有什么流血事件發生。但是今天,莫里克已經發現了他們的第三批犧牲者,一隊由三輛馬車組成的商隊,正向著路斯坎的北方前進,目標應該是冰風谷。

“你總是在看著北邊的方向,”盜賊坐到了沃夫加身邊談論道,“但是你又總是不愿去那里碰碰運氣。你在十鎮有敵人嗎?”“在那里我有些朋友,如果他們知道咱們正在做的事,就會來阻止我們了。”沃夫加解釋道。

“誰能來阻止我們呢?”莫里克自大地回問。

沃夫加直直地盯著他看。“他們會來阻止我們的,”野蠻人強調道,嚴肅的表情表示這毫無可爭辯的余地。他讓這樣的目光在莫里克的臉上停留了一小會兒,隨后重新轉過頭面對著山谷,渴望的眼神重新又回到了他天藍色的雙眼中。

“你以前在這里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樣的呢?”莫里克問道。

沃夫加重又驚訝地轉過來。他和莫里克并不是經常談論各自的過去,至少在沒喝醉的時候是不談的。

“可以告訴我嗎?”莫里克步步緊逼,“我曾從你的臉上看到過一些。痛苦,悔恨,還有別的什么嗎?”沃夫加對于這些觀察結果報以一陣情不自禁的傻笑。“我以前的生活是怎樣的?”他回聲般應答著。經過短暫的停頓之后,野蠻人繼續回答,“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吧。”“這話聽上去很傻。”“我曾經有可能成為一個首領,”沃夫加繼續道,他再次將目光投回山谷,好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或許看上去是這個樣子。“成為冰風谷聯合集團的首領之一,在十鎮的議會中擁有一個發言的權力。我的父親——”他看了一眼莫里克,笑了起來,“你是不會喜歡我的父親的,莫里克。或者至少,他也不會喜歡你。”“一個驕傲的野蠻人?”“一個粗暴無禮的矮人,”沃夫加糾正道,“他是我的養父,”針對莫里克正在發出的表示懷疑的咕噥,他立刻進行了澄清,“秘銀廳第八代國王,冰風谷凱恩巨錐前山谷中一支采礦矮人部族的首領。”“你的父親是一名矮人王?”隨著莫里克的詢問,沃夫加點點頭。“而你現在則和我一起風餐露宿?”又是點頭。“你可真是一個讓我不可置信的大笨蛋。”沃夫加只是盯著凍土,傾聽著寒風哀傷的歌聲。他并不是不認同莫里克的評價,只不過他的確沒有能力去改變什么。他聽見莫里克把手伸進了身邊那個大口袋,隨后也聽到了他所熟悉的酒瓶碰撞所發出的聲音。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