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魔晶仆從

第三章 一場恥辱的相遇

他奪回了自己原來的房間,甚至也回復了真正的姓名。路斯坎那些達官貴人們的記憶并不像他們所宣稱的那樣長久。

早些年,盜賊莫里克曾被控告企圖謀殺英勇船只海靈號那可敬的船長杜德蒙,一位有名的海盜獵人。因為在千帆之城被指控幾乎就完全等同于宣告有罪,莫里克不得不面對一種將在囚犯狂歡節的公開展示集會上被處死的可怕前景。事實上當他正處于最終的酷刑折磨之中時,是杜德蒙船長深深感到了那可怕景象的殘忍恐怖,從而寬恕了他的罪行。

不管有沒有被寬恕,莫里克都被永遠逐出了路斯坎,對他來說這是死亡一樣的痛苦。當然,不管怎么說后來他還是回來了。一開始他用偽造的身份作為偽裝,但逐漸地他恢復了自己原來的服飾、真正的生活習慣、他在街道的關系網、他的房間,最后是自己的姓名和它所帶來的舊有名聲。那些高官也知道這些,但有太多太多的其他暴徒等著他們去折磨至死,他們看起來毫不關心這一切。

現在他已經能用一種幽默的眼光去回顧囚犯狂歡節那可怕的一天了。當有如此之多的罪行能正當地宣告自己有罪之時他卻因一樁莫須有的控告而飽受折磨之苦,在莫里克看來這真是一種絕妙的諷刺。

現在一切都已經成為回憶,一段關于以沃夫加之名陰謀與危機旋風的回憶。他已經再次恢復盜賊莫里克的身份,而一切也已回到原來的軌道……至少幾乎是這樣。

因為眼下一個新的變數,一個誘人同時也帶有極大危險的變數,進入了莫里克的生活。他小心翼翼走向自己房間的房門,同時一個勁兒向狹窄的走廊四下張望,仔細檢視一處處陰影。當確信現在自己是獨自一人了,他快步走近房門,把它遮蔽保護起來以避開任何魔法形式的窺視魔眼,然后開始動手沿著門柱的兩側從頂上到底下解除將近一打的致命陷阱。這一步也完成之后,他取出一串鑰匙打開門鎖——一重,兩重,三重的鎖——然后咔噠一聲開了門。他又解除了另外一個陷阱——這個是爆炸性的——然后進了房間,關上門并且再次把它遮蔽起來,所有的陷阱也都恢復原狀。整個過程花了他比十分鐘還多的時間,但每當回家的時候他還是會按全部程序不厭其煩做一遍。黑暗精靈們毫無預警不請自來地闖進了莫里克的生活。他們向他許諾只要完成交付的任務就能得到一個國王所能擁有的財富,同時也作出了保證、向他展示了那枚誘人金幣拋擲起來所顯露出的另一面。

莫里克檢查了一遍靠近門邊的一個小小的基座。他點點頭,很滿意地看到廣口花瓶里的小球還在原處。這器皿涂上了一層接觸性毒藥而且安裝有一個靈敏的壓力觸發陷阱。他為這個特殊的小球付了一大筆錢——那筆數目龐大的金子他必須辛勤偷盜一年才能賺得回來——但以莫里克恐懼的眼光來看,這東西很能值得這個天價。它被施予了一個防止次元門在這房間里開啟的強大反魔法咒文,這能防止法師們以另一種途徑——一個傳送法術——闖進來。

盜賊莫里克絕對不希望再被一個站在他床邊并且居高臨下慢慢浮現出來的黑暗精靈從睡夢里驚醒了。

所有的鎖都牢牢鎖上了,他的小球靜躺在保護容器里,然而還是有些微妙的蛛絲馬跡,一種無形的暗涌,頸后頭發的些微搔癢,向莫里克暗示著有些事情不對勁。他環視四周,目光從一處陰影游移到另一處陰影,又轉向他那很久以前用磚頭封死的窗戶上靜靜掛著的窗簾。他望向自己的床鋪,被子鋪得整整齊齊,床緣下沒有掛著毯子。莫里克稍微彎下腰仔細掃視了床底。沒有人藏在那里。

這時他想到了窗簾,于是迂回路線朝著那個大方向開始移動以免遭到入侵者的任何攻擊。一次突然的轉彎之后他一個箭步沖到窗簾前,手里緊握著匕首,然后一把拉開窗簾用力刺了下去,卻只看見空氣。大大松了口氣的同時莫里克因自己的多疑笑出聲來。當那些黑暗精靈到來之后他的世界變得多么不同啊。現在他每天都處在神經高度緊繃的邊緣。他總共不過見過卓爾五次,其中還包括早已過去的那次他們最初遭遇的情形,那時沃夫加剛在城里嶄露頭角,而他們,因著某些莫里克至今也沒完全弄明白的理由,要求他密切注意這個巨大的野蠻人。

他總是保持著非比尋常的敏銳,總是十分機警,但他提醒著自己與卓爾合作所可能帶來的潛在暴利。從所能推論出的種種來看,他之所以能再次成為盜賊莫里克,其中一部分原因就和賈拉索眾多黨羽之一與某一位當局者的某次會面脫不開干系。

他深感安慰地嘆了口氣,把窗簾又拉了回去,就在那時,當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而一把匕首的銳利鋒刃緊緊抵上了他咽喉,他不由在驚駭之中呆若木雞。

“那些寶石已經到手了?”一個聲音在他耳邊低聲問道,盡管語調平淡,卻依然顯示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與冷靜。那只手從他的嘴滑下又向上游移到前額,迫使他的頭充分后仰以提醒他他的咽喉是多么毫無防范和易受攻擊。

莫里克沒有作出回答,雖然他腦子里已經電光火石般閃過了許多可能——試圖逃跑看起來是最不可行的,因為控制著他的那只手顯示出令人恐懼的力量,而握著匕首抵住他咽喉的另一只則是異乎尋常地堅定不移。不管攻擊者是誰,莫里克立刻就明白自己已經被打敗了。

“我只再問一次,然后一切就都結束了。”那耳語再次響起。

“你不是卓爾。”,莫里克答道,盡可能地爭取一些時間以確保這個人類——他知道這是個人類而肯定不是黑暗精靈——不會作出任何輕率的舉動。

“也許我是,但處于某種法師法術的偽裝之下。”攻擊者說,“但那是不可能的——或者可能?——因為在這房間里沒有魔法能夠生效。”說完他隨意一推莫里克,然后一邊退后一邊抓著這受驚盜賊的肩把他轉過身來。

莫里克不認識這個人,但他還是明白自己處于迫在眉睫的危險之中。他垂下目光看向自己的匕首,和他對手持有的華貴而有著鑲寶石把柄的武器相比它看起來真的很可憐——莫里克有些畏縮地意識到,那幾乎可以說是它們各自的持有者相對力量的反映。

即使以路斯坎這個充斥著盜賊的城市而言,在街道上盜賊莫里克也算是一個出色的賊。他的名聲,雖然因高明的詐騙手段而增長,卻也已經在城市內部大大傳揚。眼前的這個人類,也許比莫里克年長十歲以上,以一種如此冷靜和安定的姿態站在他面前……這個人進入了他的房間并且毫不為人所察地逗留在這里,盡管莫里克努力地檢查過了四周。這時莫里克注意到他的被子已經變得亂七八糟——但是剛才當他檢查的時候,它不是鋪得十分平整嗎?“你不是卓爾。”莫里克大著膽子重復了一次。

“并不是賈拉索所有的代理者都是黑暗精靈,不是這樣嗎,盜賊莫里克?”人類回答道。

莫里克點點頭輕輕把匕首收回腰帶上的鞘里,一個意在緩和緊張氣氛的動作,這是莫里克拼命想達到的目的。

“寶石呢?”那人問。

莫里克無法掩飾臉上的驚慌神情。

“那應該是你從Telsburgher手里買進的,”人類評價說,“渠道暢通無阻,要做到這一點并不難。”“本來是暢通無阻的,”莫里克糾正道,“但有一個地方小官和我有舊仇。”入侵者又開始了凝視,既沒有耍陰謀的跡象也沒有流露出怒氣,莫里克根本無從得知他到底有沒有興趣聽自己的任何借口。

“Telsburgher已經準備要賣給我了,”盜賊很快補充道,“以我們早就談妥的價格。他所唯一猶豫的大概是擔心那小官Jharkheld的報復。那個麻煩的家伙很記仇。他知道我回到了城里而且想把我弄回囚犯狂歡節上去,但聽說因為上級的命令他做不到這一點。這還得感謝賈拉索。”“你對賈拉索表示感謝的方式應該是完美地按照命令去做。”人類回答,而莫里克緊張地把身體重心從一只腳轉移到另一只腳。“他出手幫你是為了充實他的錢包,不是為了把他的心塞滿那些慷慨的同情。”莫里克點頭。“我沒膽量和Jharkheld斗。”他解釋說,“我發動攻擊而又不招致路斯坎更高層權威憤怒的代價會是多么高昂,從而最終將給賈拉索的錢包帶來損失?”“Jharkheld不構成威脅。”那人回答以一種如此確定的口氣以至莫里克發現自己完全對對方的話深信不疑。“去完成這樁交易。”“但是……”莫里克試著開口。

“就在今晚。”這就是答案,而人類已經轉身開始走向房門。

就在莫里克眼前,那人的手以一種令人驚異的靈巧純熟開始翻轉作業,一個接一個陷阱被解除然后門鎖被打開。即使是莫里克,要通過這扇門和這些他所設置的復雜陷阱也要花上好幾分鐘的時間,而且他還使用了鑰匙來打開那三把理論上很難撬開的門鎖,然而,在不過兩分鐘的時間里,現在門已經被大大推開了。

人類回頭一瞥同時把什么東西拋到莫里克腳邊的地板上。

那是一段金屬絲。

“你最底下陷阱上的這玩意兒太長了,根本沒用,”人類解釋道,“我幫你把它修整過了。”然后他走出去關上門,盜賊聽見所有的鎖和陷阱有效復原時發出了咔噠輕響和嵌板轉動的聲音。

莫里克謹慎地走近他的床把被子掀到一旁。床墊上被挖出了一個洞,大小正好能讓入侵者藏身。盜賊無可奈何地笑起來,這一切更增長了他對賈拉索傭兵團的敬意。他甚至不必走近去檢查陷阱花瓶就能知道現在那里面的小球只不過是個假貨,而真的那個剛才已經出了他的房門。

當走進路斯坎下午晚些時候的陽光里時,恩崔立不禁眨了眨眼。他把手插到口袋里,觸摸到他剛才從莫里克那兒帶走的魔法物品。這個小球阻撓了萊基。當他試圖親自拜訪莫里克的時候它使得他的法術完全無法生效,很可能就像它現在所做的一樣。僅僅這個念頭也讓殺手感到滿足不已。達耶特獨立傭兵團幾乎花費了一整個十日來調查莫里克突然隔絕魔法的原因,這個人到底是怎么使法師們的窺視魔眼無法達到他房間的。因此,恩崔立被派遣前來。他不認為這個指令和他的高超的盜賊技能有關,更確切地說,這只是因為黑暗精靈們不確定莫里克的抵抗力究竟怎樣,只因他們不希望自己的任何同伴在這次查探中冒險。當然,賈拉索不會樂意見到萊基和金穆瑞強迫恩崔立去執行這次任務,但那對同僚很清楚殺手不會向傭兵頭子透露這件事。

因此,恩崔立是為這兩個強大而又可恨的黑暗精靈充當了消息傳遞人。

他所接到的帶走小球和了結與莫里克的交易的指令十分明確。現在他應該把小球放到一旁然后用萊基交給他的魔法信號口哨通知身在千里之外卡林港的黑暗精靈們,但他一點也不急著這么做。

他知道自己應該殺了莫里克,既因為這個人試圖自保的魯莽行徑也由于他沒能交出必需的寶石。當然萊基和金穆瑞會要求這樣的懲罰。現在他得證明自己保護莫里克的行為是正確的。

殺手十分清楚地了解路斯坎,他曾途經這座城市好幾次,其中還包括就在不久之前當他獨自和其他幾個卓爾代理者了解到莫里克那魔法設計物品的真相時那一次長期的拜訪。漫步街頭,他很快就聽到了囚犯狂歡節的叫喊和舉杯歡慶聲。他走進露天廣場后方的時候某個可憐的蠢貨正肚破腸流好像拖著一根長長的繩索。恩崔立幾乎沒有留意這公開展示的景象,轉而集中注意力于那正在主持這場酷刑的面部特征鮮明、身材矮小罩著長袍的身形。

那個人對垂死掙扎的犧牲者高聲叫喊,喝令對方在一切無可挽回之前供出自己的同伙、犯罪的地點和時間。“為你能有一個更加愉快的后半生著想!”官員尖叫道,他的聲音正和他的怒氣、他棱角分明的臉一樣突出。“就是現在!在你死之前!”囚犯只是哀號著。對恩崔立而言看起來就像是他早已經無法領會官員話語的任何含義了。

他很快就死了,然后展示結束。人們開始簇擁著走出廣場,大多數人點頭笑著,興奮地談論今天Jharkheld的精彩展示。

那就是恩崔立所需要聽到的一切。

他從一片陰影游移到另一片陰影,尾隨著官員走下從廣場后方通向一座高塔的短短步道。那座塔里設有囚犯狂歡節相關官員的住處和辦公處,同時地牢里也關著即將面對公開酷刑的那些犯人。

他沉思著自己拿到莫里克那小球的好運氣,因為它能提供他某種保護以避開任何參與守衛高塔的雇傭法師。這使得他前進的路上只剩下一些崗哨和機械陷阱需要應付。

兩者都不對阿提密斯•恩崔立構成絲毫威脅。

當太陽消失在西邊天際的時候,他走進了塔門。

*****“他們有很多同盟。”萊基堅持著。

“他們會無聲無息消失掉,”賈拉索笑容滿面地回答,“僅僅只是消失了。”萊基呻吟著搖了搖頭,而金穆瑞走過房間在一張豪華的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坐下來,把一條腿搭到加了襯墊的扶手上,抬頭望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你們還是懷疑我?”賈拉索問,他的聲調輕柔而無害,絲毫不帶威脅的意味,“想一想我們已經在卡林港和跨越地表所做到的所有這些事。我們在很多主要城市設有代理人,甚至包括深水城在內。”“我們在別的城市找到了很多代理,”萊基糾正道,“所有人都在為我們好好工作,只除了一個,路斯坎的那個小賊。”他停下來掃一眼心靈異能者同伴,笑了起來。“也許是這樣。”一想到他們的第二位代理——賈拉索還不知道那個人類已經離開了卡林港——現在正在路斯坎辛勤工作,金穆瑞不由得吃吃笑出聲來。

“其他人都還在起步階段,”法師繼續道,“其中一些很有前途,而另一些就不見得了,但現在還沒有一個能稱得上代理人這個頭銜。”“那么,也快了。”賈拉索說著,徑直走向他自己的舒適座椅,“非常快!他們會成為有利可圖的合伙人,否則我們就另外再找一些——在貪婪的人類中這不算什么太棘手的事。而卡林港這邊的情形……看看四周。難道你能懷疑我們來到這兒的高明之處?珠寶美玉正源源不斷地流進我們口袋,一條卓族急欲擴張領土到魔索布萊那有限財富之外的坦途。”“如果契德•納撒城的最高家族沒有認為這是在切斷他們的財路,我們就夠幸運了。”來自其他卓爾城市的萊基辛辣地評價道。

對此傭兵頭子只是報以嘲笑。

“我不否認卡林港的收益性。”法師副官繼續說,“在我們最初計劃前往地表的旅程時我們就都認同了它將帶來直接而豐厚的利潤。同樣地我們也都達成了一致見解,這很可能只是一個短時期,而在最初的收益之后,我們應該好好認清自己的立場并且很可能撤回自己的領土,只適當留下獲益最豐的貿易往來和代理。”“所以現在我們應該重新考慮,而我已經這么做了。”賈拉索說,“看起來很明顯我們低估了這次地表行動的潛能。擴張!我提議,擴張。”金穆瑞再次露出了沮喪的神情。他還是看著天花板,好像以此作為一種對傭兵頭子所提建議的可憐反對方式。

“便衣們希望我們能把交易限定于這一區域。”賈拉索提醒道,“然而能提供更多奇異貨物——那些很可能在魔索布萊大受歡迎的貨物——的工匠都在目前我們控制的區域之外。”“那我們就和他們做一筆交易,讓那些人也參與到這個他們以前沒有插手、嶄新而又有利可圖的市場中來分一杯羹。”萊基提出了一項以達耶特獨立傭兵團——一個永遠想方設法把“相互受益”作為自己的商業信條、唯利是圖又機會主義的團隊——的歷史來看絕妙而又完全合情合理的建議。

“他們不足為慮。”賈拉索回答道,同時向面前的空氣中伸出拇指和食指然后把它們擠到一起仿佛正在擠去一個不必要的小小瑕疵,“他們只會簡單地消失。”“這不是一項你看起來所相信那樣簡單的任務。”門口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三個卓爾匆匆一瞥,看見夏洛塔•維斯帕正身著一件開叉很高、露出一條曲線優美大腿的長袍裊裊婷婷走進房間。“便衣們向來都因他們的組織網覆蓋之深廣而自傲。你無法摧毀他們所有的機構和他們所有已知的代理,甚至所有和他們那些代理有交易往來的人,總是會留下很多目擊者的。”“誰又會做那種事呢?”賈拉索問,他仍是微笑著,甚至拍了拍自己的椅子示意夏洛塔過去和他坐在一起,而那個女人也的確這么做了,親密地蜷著身子靠在他身旁。這副景象使得萊基再次掃一眼金穆瑞。他們兩個都清楚賈拉索把這人類女人——和恩崔立同為舊巴薩多尼工會最強大的幸存者——作為了自己的床伴,而他們都不喜歡看到這樣的事態發展。夏洛塔是一個狡猾的人,以人類而言,幾乎已經狡猾得甚至能被卓爾社會所接受。她已掌握了卓爾的語言而且現在也能以黑暗精靈無聲的復雜手勢進行交流。萊基十分厭惡她,而金穆瑞,雖然覺得這女人很有異國情調,卻也不喜歡她在賈拉索耳邊偷偷提出些危險的建議。

然而在這件特殊的事上,就他們兩者看來似乎夏洛塔是和他們意見一致的,所以他們并不曾像過去常常做的那樣試圖阻撓她。

“那些目擊者會告訴每一個殘存的工會,”夏洛塔解釋說,“他們也將通知卡林珊的更高層權威。便衣工會的毀滅暗示著一股真正強大的勢力早已經秘密入駐卡林港。”“我們的確是這樣做的沒錯。”賈拉索說著露齒一笑。

“而這勢力的強大力量是基于保持隱秘的基礎之上。”女人回答說。

賈拉索把她從自己膝蓋上推下椅子去,于是女人不得不急急忙忙把她那修長勻稱的雙腿放下地來以防止狼狽地坐倒在地。

然后惟利是圖的傭兵頭子也站起身來,從夏洛塔身邊徑自走了過去,似乎她的意見根本無關緊要,他走近對自己而言更為重要的副官們。“我曾把達耶特獨立傭兵團在地表所扮演的角色定位于進出口商,”他解釋道,“這一點我們已經輕易地做到了。現在我已經看清了這個由人類所支配的社會的真面目,而那也揭示出關于其弱點的真相。我們能更進一步——我們必須這么做。”“去征服?”萊基尖刻而又辛辣地問。

“和班瑞家族對秘銀廳的圖謀不同。”賈拉索急切地說明道,“不僅僅是吸收而已。”他臉上再次浮現出邪惡的笑容。“對于那些將要參與到這計劃中的人而言。”“也包括那些不會簡單消失掉的人?”萊基問,但看起來賈拉索毫不為他的諷刺所動,只是越來越開懷地笑著。

“就在前幾天你自己不就殺了一個便衣間諜嗎?”賈拉索問。

“保守秘密和擴張勢力范圍,這兩者有很大的差別。”法師回答說。

“從語義的角度來說是這樣沒錯。”傭兵頭子大笑著說,“僅僅是語義。”在他身后,夏洛塔•維斯帕輕輕咬住下唇搖了搖頭,她擔心自己最新找到的這個支持者將會犯下一個巨大而又極其危險的過錯。

*****在不遠處的一條小巷里,恩崔立側耳傾聽著從高塔傳出的呼喊和騷動。當進入塔內的時候,他首先下樓去釋放了一個討人厭的囚犯。當向那人指出位于地牢后面那條相對比較安全的開放隧道之后,他沿著樓梯回到第一樓,然后繼續往上走,有意沿著火把通明的陰涼走廊安靜地移動。

找到Jharkheld的房間易如反掌。

那房門甚至沒有上鎖。

要不是正好目睹了這官員在囚犯狂歡節上的所作所為,阿提密斯•恩崔立可能會就莫里克的事對他進行勸服。現在莫里克完成自己任務和提供出寶石的門路非常清楚了。

恩崔立想知道那個逃脫的囚犯——卑鄙的Jharkheld那顯而易見的謀殺者——是不是已經在隧道的迷宮之中被發現了。那個人將面臨著多么悲慘的前景。殺手臉上不知不覺浮現出一個扭曲的笑容,因為他對自己出于自身利益而利用了那個不幸的人沒有感到絲毫的負疚。畢竟那個白癡本該更加有所覺悟才對。為什么會有人毫無預警而且帶著很明顯的個人目的地前去救他?為什么當恩崔立把他從鐐銬中釋放出來的時候他沒有向殺手開口詢問?為什么,如果他足夠聰明而值得活下去的話,沒有試著就勢抓住殺手,把這個不請自來的無名救助者鎖上鐐銬頂替自己的位置去面對那些劊子手?地牢里有這么多的囚犯進進出出以致于看守很可能根本就不會注意到這小小的改變。

所以,他完全是罪有應得,而且在恩崔立看來,這命運也歸咎于那些他自己所曾做過的。當然,這個兇手會聲稱有其他某人幫助了他出逃然后妥善安排這所有一切使得那樁謀殺看起來像是他所做的。囚犯狂歡節根本不關心這樣的申辯。阿提密斯•恩崔立也不。

他把這一切念頭揮出腦海,機警地環視四周以確保現在自己是獨自一人,然后把魔法反法術小球放到小巷的一側。他走到巷子對側然后吹響了魔法口哨。這時殺手很好奇于這玩意兒到底能怎么起作用。當然,要讓他回到卡林港魔法終究是必需的,但如果他不得不帶著那小球上路的話這一切該怎么生效呢?它所附的咒文只會簡單地解除傳送嗎?一道藍色的光幕浮現在他身旁。那是一扇魔法門,不是由萊基所造而是出自金穆瑞之手。所以這就是答案,他沉思著。也許這小球無法與心靈異能相抗衡。

或者也許它可以,當走過去揀起這東西時這個念頭使得向來堅定不移的殺手感到深深的不安。如果這小球由于某種未知的原因能夠影響到金穆瑞的次元扭曲,結果會變成怎樣?也許他會被傳送到錯誤的地點——甚至是真實存在的其他位面?恩崔立搖頭把這個想法也趕出腦海。不管有沒有和卓爾或是魔法球扯上關系,生活總是伴隨著危機。他小心地把小球秘密藏到口袋里,這樣的話任何窺視魔眼都得花上相當一段時間才能看清暗巷里的情形。然后他大步流星快速走向入口,一次簡單的深呼吸之后,他穿過了門。

殺手頭暈目眩地重新出現在千里之外卡林港工會建筑的秘密魔法大廳里,竭力保持著平衡。

金穆瑞和萊基站在那兒,嚴酷地注視著他。

“寶石呢?”萊基用恩崔立勉強能懂的卓爾語問。

“很快就到。”殺手用他那并不太流暢的地底卓族語言回答,“曾經出過些問題。”兩個黑暗精靈都驚奇地揚起了白色眉毛。

“只是曾經。”恩崔立強調,“莫里克不久就會買到那些寶石了。”“這么說莫里克還活著。”金穆瑞尖銳地指出,“他想要躲開我們的愚蠢嘗試該怎么處置?”“那嘗試更多是出于地方官員們想要把他對外界勢力封鎖起來。”恩崔立說了謊,“某一個地方官員。”他很快糾正說,同時看見對方臉上變得怒氣沖沖。“我已經對事件結局作出補救了。”看起來兩個卓爾都沒因這番話而變得高興些,但也沒人公然地出言抱怨。

“而這個地方官用魔法把莫里克的房間對外界窺視魔眼封鎖了起來?”萊基問。

“還有所有的其他魔法。”恩崔立答道,“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用那個球?”金穆瑞追問。

“莫里克持有那小球。”萊基瞇著眼評論道。

“很顯然他并不清楚自己買了什么。”殺手面無懼色地冷靜說,因為他意識到自己的策略已經生效了。

當然法師和心靈異能者會懷疑這一切都是莫里克在搗鬼而并非任何小官的杰作。他們會猜想恩崔立扭曲了事實以滿足他的私欲,但殺手明白自己并沒有給他們留下什么足夠明顯以使其得以采取行動的把柄——至少,在不增加賈拉索的憤怒這一前提下沒有。

再一次地,恩崔立意識到他的安全幾乎完全是維系在這惟利是圖的傭兵頭子身上,這個認知并不令他感到愉快。他不喜歡變得依賴,視這個詞等同于軟弱。

他必須改變這處境。

“你持有那小球。”萊基伸出一只修長的手說,那手看起來有一種欺騙性的病弱感。

“它留在我這兒比交給你更好。”殺手大著膽子回答,這番聲明使得兩個黑暗精靈都后退了一步。

然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恩崔立感覺到了口袋里傳來的麻刺感。他伸手摸上小球,敏感的手指感覺到一種細微的振動從這魔法物品內部深處傳出。殺手凝視的目光定在金穆瑞身上。卓爾正閉眼靜立著,處于一種深沉的集中狀態。

于是他明白了。這球的附魔根本無法對抗心靈異能者那可怕的精神力量,而且殺手以前曾經看過這樣的心靈異能把戲。金穆瑞正在把精神力延伸入小球內部的潛在能量然后將它激發到爆炸性的程度。

恩崔立半真半假地想著他可以耐心等待直到最后一刻然后把球對著金穆瑞的臉狠狠扔過去。這卑劣的卓爾嘗到自己眾多把戲之一的苦頭,這景象將會多么令人滿足!心靈異能者揮手打開了一個次元入口從這房間通往外面幾近荒廢滿是灰塵的街道。它的開口對小球來說足夠大了,但卻沒法讓殺手通過。

殺手感覺到那能量正在增強,不斷地增強……那振動早已不再那么輕微了。他仍然克制著,注視著金穆瑞——只是注視和等待著,告訴卓爾自己毫不畏懼。

這實在算不上是意志的較量。恩崔立口袋里正在醞釀著一場不斷增長的爆炸,而金穆瑞站得足夠遠因此除了殺手噴濺的鮮血之外他只會受到很輕微的波及。殺手再次開始考慮把球扔向心靈異能者的臉,但再一次地,他意識到這種行為的徒勞。

金穆瑞將單單只是停止激發球里的潛在能量,完全中止這場爆炸正如把一個火把浸到水里熄滅那燃燒的火焰。而恩崔立將給予法師和心靈異能者他們所需要以徹底毀滅他的所有正當借口。賈拉索可能會發怒,但他不能也不會否認他們自衛的權利。

阿提密斯•恩崔立還沒有準備好這樣的一場戰斗。

不是現在。

他把小球擲出那洞開的門然后觀望著,片刻之后一聲爆炸傳來,它爆裂開來化為塵土。

魔法門消失了。

“你在玩火。”萊基評價道。

“是你的卓爾朋友引發了這場爆炸。”恩崔立漫不經心地回答。

“我說的不是這個。”法師反駁說,“在你們人類之中有一句俗話,‘派一個小孩去做大人的工作是有勇無謀’。我們也有一種相似的說法,‘派一個人類去做卓爾的工作是有勇無謀’。”恩崔立嚴酷地注視他,沉默不語。整個情形感覺起來開始有點像是那些他被抓去魔索布萊的日子,那時他明白,在一個有著兩萬黑暗精靈的城市,不管他變得有多出色,不管他的技藝是多么完美,他永遠也不會被認為在那兩萬零一中擁有任何稍高的社會地位。

萊基和金穆瑞引用了一些他們的習語,極盡羞辱之能事,那些粗魯,那些陰險,全都是針對恩崔立。

他把這一切忍受下來,一字一句每一個細節,而沒有說任何話,因為他無法說任何話。他持續考慮著有關Dallabad綠洲和一把特殊的長劍及其配套的防護手套的事。

他接受了他們那些污蔑的話,因為他不得不如此。

現在不得不如此。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