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黑暗之路四部曲 > 劍之海

第十一章 岔路

“我認為,如果借助一點那個法師的魔法,我們趕路就能更快,”凱蒂布莉兒指出。這不是她第一次善意地嘲弄崔斯特,關于他拒絕接受瓦爾多森提議的事。“那樣我們就已經在回程上了,帶著沃夫加一起。”“你一天比一天更象一個矮人了,”崔斯特一邊反駁,一邊用一根棍子戳了戳火堆,火堆上面正煮著一鍋美味的燉湯。“如果你注意到對開闊空間的厭惡,比如我們正走著的這條路,那就應該開始擔心了。”“不,等等!”卓爾精靈挖苦地驚呼,好象剛剛明白真相。“你不是正在表達這種厭惡吧?”“你就貧嘴吧,崔斯特•杜堊登,”凱蒂布莉兒平靜地嘀咕道。“你也許很善于使用飛旋的雙刀,但是能不能抓住幾枝尖利的箭呢?”“我早就割斷了你的弓弦,”卓爾精靈一邊輕松地回答,一邊傾身向前,啜了一口燉湯。

凱蒂布莉兒真的朝著陶馬力爾看了看,看看是否確實斷了弦,它正躺在她所坐的那段木頭邊上。然而她微笑了一下,轉過臉面對著諷刺她的朋友。“我正在想,我們可能錯過了海靈號在此季節的最后一次出海,“凱蒂布莉兒說,這次是嚴肅的。

事實上,最近幾天來,風開始變得有點刺骨,秋天很快就要溜過去了。杜德蒙經常于一年的這個時候,把海靈號開出去,在深水城外圍水域巡回幾個十日,然后轉向氣候更溫暖,海盜更活躍的南方。

崔斯特也知道這一點,從他棱角分明的臉上掠過的愁容就能很容易地看出來。自從他和凱蒂布莉兒離開巫士塔,那個微小的可能性一直困擾著他,讓他懷疑拒絕瓦爾多森的提議是不是太自私的一個舉動。

“那個愚蠢的魔法師想要的只是一點點交談,”她繼續說。“你花幾個小時就能讓他高興,也會為我們節省一個十日的行程——不,我不是害怕趕路,甚至也不覺得麻煩,你知道的!這個世界上,除了在你身邊一起趕路,沒有一個地方我更想待的,但是我們有其他事情要考慮,如果我們能在沃夫加陷入更多麻煩之前找到他,對布魯諾,對沃夫加來說都比較好。”崔斯特想要回答,提醒說沃夫加如果真的和杜德蒙以及海靈號的船員們在一起,那他是在善良的人們中間,是跟強有力的盟友在一起,至少是不弱于廳堂戰友的盟友。然而他沒有說出口,更仔細地考慮了一下凱蒂布莉兒的論點,真正去領會她所說的,而不是反射地陳述辯護式的回答。

“那告訴我為什么你沒有答應,”凱蒂布莉兒溫和地提示說。“你本來可以使我們在法師一眨眼之間便到達深水城,而且我知道你相信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你沒有,因此,你能告訴我為什么嗎?”“瓦爾多森不是個學者,”崔斯特回答。

凱蒂布莉兒俯身向前,從他手中拿過勺子,然后浸入燉湯里,啜了一口,并將她濃密的長發從臉上撥到后面。她一直盯著崔斯特看,詢問的表情表明他應該詳細說明。

“他對魔索布萊城的興趣除了是為個人利益之外沒有其他的目的,”崔斯特指出。“他沒有使世界更加美好的愿望,而僅僅希望我告訴他的東西也許能提供給他一些可以利用的有利條件。”凱蒂布莉兒仍然瞪著他,顯然沒有理解。即使崔斯特的話是事實,以崔斯特與他邪惡的族人之間的關系來看,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希望我披露一些卓爾精靈的秘密,”崔斯特繼續說,沒有被他同伴的表情嚇倒。

“即使你這么做了,根據我所知的魔索布萊城,除了自取滅亡,瓦爾多森無法利用你的話得到任何東西,”凱蒂布莉兒插話,態度很誠懇,因為他曾造訪過這個奇異的黑暗精靈城市,她也非常了解那個地方的強大力量。

崔斯特聳聳肩,伸手去拿勺子,但是凱蒂布莉兒咧開嘴笑了,將它從他那兒抽走。

崔斯特坐回去,瞪著她,沒有跟著她一起笑。他高度集中精力,要把他的觀點說清楚。“瓦爾多森希望從我的話中獲得個人利益,把我的故事用在他自己的邪惡動機上,并損害到某些人的利益,即在我傳達給他的信息中所涉及的那些人。不管是對魔索布萊城里我的族人,還是對秘銀廳里布魯諾的族人來說,我的行為都將會是不道德的。”“我不愿把戰錘一族跟——”凱蒂布莉兒說“我沒有這樣比較,”她還沒說完,崔斯特就向她保證。“這里我想說的僅僅是我自己的原則。如果瓦爾多森要探聽一個地精巢穴的信息,讓他能夠搶先攻擊它們,我會很高興地答應,因為我相信,這樣一個地精巢穴很快就會給附近的生靈造成災難。”“你自己的族人不是也到過秘銀廳嗎?”凱蒂布莉兒順著他的邏輯問道。

“有過一次,”崔斯特承認。“但是據我所知,我的族人沒有打算回到地表來搶劫和破壞。”“據你所知。”“除此之外,在任何情況下,我向瓦爾多森提供的任何信息,都應該避免使得黑暗精靈發動侵襲,”崔斯特繼續說,循序漸進,這樣凱蒂布莉兒就無法用邏輯陷阱套住他了。“不,更有可能的是,這個笨蛋會去魔索布萊城,一個人或帶上其他人,試圖盜竊大量財富。那樣很可能只會激起黑暗精靈兇殘的報復。”凱蒂布莉兒想要問另一個問題,但只是坐了回去,凝視著她的朋友。最后,她點點頭說,“你假設了一些事情。”崔斯特沒有反對,不管是口頭的還是肢體語言。

“我能理解你的觀點,不過你不應該把自己和那些決不榮譽的意圖混為一談。”“你同意這一點?”凱蒂布莉兒似乎贊同地點了點頭。

“那給我勺子,”黑暗精靈更強有力地說。“我餓了!”作為回應,凱蒂布莉兒走向前,把勺子放進鍋里,然后舉起來,伸到崔斯特等待的嘴唇邊。在最后關頭,卓爾精靈紫色的眼睛在蒸汽面前閉了起來,凱蒂布莉兒抽回勺子,送到自己嘴里。

崔斯特的眼睛驀地睜開,他吃驚而惱怒的表情被凱蒂布莉兒頑皮戲弄的凝視所折服。他猛地向前竄,撲向她,一下將她推倒在那段木頭后面,然后扭打著爭奪勺子。

崔斯特也好,凱蒂布莉兒也好,都無法否認這個事實,整個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他們更想去。

**********墻壁圍繞著這一小群人的周圍,由深棕灰色的峭壁表面和一塊塊險峻陡峭的綠色草地構成。一些樹木點綴著峽谷的側面,這些樹其實真的很矮小稀疏,無法牢固地扎根,或者把根伸到堅硬的地表深處。

這個地方很適合埋伏,勒羅里內明白,但是精靈和這一群的另外四個成員都一點不擔心這種可能性。希拉•克里和她的兇徒們擁有著這個峽谷。這群人的頭領是一個棕色頭發的女人,叫作杰妮,勒羅里內看見她向著山頂作了幾個微妙的手勢。很明顯,那里有著崗哨。

這里不會有喊叫聲,因為任何人的話幾十步以外就聽不見了。在遠處,勒羅里內可以聽見割裂這個峽谷的河流在不停地歌唱,它現在在地下流動,在左首山壁的底下,流向南方。正前方稍遠處,海浪轟鳴著拍打巖石的海岸。風從他們后面吹下來,灌進他們的耳中。冰風谷寒冷的風從這個山口逃離苔原。

勒羅里內在這個表面上凄涼而不適合居住的地方,感到一種奇怪的舒適。精靈感受到自由的感覺,遠離社會的混亂,不受社會的影響。勒羅里內暗想,也許與希拉•克里的關系還會不止于此。也許跟崔斯特•杜堊登的事情了結之后,勒羅里內可以留在克里的隊伍里,就在這個峽谷里充當一名崗哨。

當然,這完全取決于在跟危險的黑暗精靈遭遇之后,精靈能不能活下來,實際上,除非勒羅里內想辦法把那枚魔法戒指從杰妮那里取回來,這似乎實在是個極小的可能性。

沒有那枚戒指,勒羅里內還敢與黑暗精靈作對嗎?一陣顫栗滑過精靈的脊椎,那是由這些想法所致,而非寒風。

這群人走過幾個小的開口處,那是山洞的自然通風孔,這些山洞被克里當作家園,位于左邊三百呎高的山丘中,一系列的洞穴座落在如今的河流上方。他們沿著峽谷走到一個拐彎處附近,來到了一個寬闊的自然凹洞,還有一個巨大的山洞入口,這是河流曾經切割開石灰巖流出去的地方。

三個警衛坐在右手邊內側的峭壁中間,蜷縮在陰影里,扔著骨頭,咀嚼著幾乎是生的羊肉,他們沉重的武器近在手邊。象陪伴著勒羅里內到這個地方來的三個一樣,這些警衛個子巨大,顯然是人類與食人魔混血的產物,而且實際上更象食人魔。

他們看見這隊人過來,都站立起來,但是看來并不太關心,勒羅里內明白,沿著峽谷的崗哨可能已經通知過他們有進入者。

“老大在哪里?”杰妮問。

“卓古魯加在她房間里,”一個士兵咕噥著回答。

“不是卓古魯加,”杰妮說。“希拉•克里。真正的老大。”勒羅里內沒有錯過她宣布這話時伴隨的皺眉。精靈很容易就明白了,這里正進行著某種權力斗爭,很可能是海盜與食人魔之間的。

一個警衛哼哼著,露出它污穢的黃牙齒,然后朝著山洞后面指了指。

三個伴隨的士兵拿出火炬并把它們點燃。這些行人們繼續蜿蜒前進,穿過無數壯觀的自然景觀。起初,勒羅里內以為流水就在他們周圍,沿著通道側壁,構成寬闊優美的瀑布,但是當精靈靠近查看,真相顯露出來。那不是水,而是以前的河流造成的特殊形態的巖石,石灰石凝結成瀑布的形狀,來自每次降雨的水滴仍然使它們光滑漂亮。

巨大的通道從主通道延伸開去,很多蜿蜒向上,盤旋到山丘內部,另一些叉到同一水平面,往往是巨大的,布滿大石頭的房間。千奇百怪的形狀襲向精靈,精靈對自然界敏銳的感觀幾乎無法承受這種侵襲!動物和武器的形象,糾纏在一起的情人,巨大的森林,精靈憑著豐富的想象力,能夠看到任何東西!勒羅里內是屬于森林的生靈,是屬于月亮的生靈,從沒有到過地下。平生第一次,精靈對矮人,半身人,侏儒,以及其他所有沒有選擇廣闊天空下的世界,卻選擇了地下世界的種族有了一定的正確評價。

不,不是其他所有種族,勒羅里內立刻提醒自己。不包括卓爾精靈,那些幽暗的空間里膚色烏黑的惡魔。當然,那里也存在著美,不過這種美只有在火炬光輝的映射下才有。

這群人繼續前進,除了火炬的噼啪聲,幾乎毫無聲息,因為地板是黏土的,平滑柔軟。他們沿著主洞穴下降了一段時間,這里是過去年代的主河床,他們走過了另外幾個哨位,有的由半食人魔把守,有一個由兩個真正的食人魔把守,還有一個由相貌普通的人類海盜把守,這從他們的衣著和編制可以判斷出來。

勒羅里內對這些都興趣寥寥,他太擔心即將到來的會面了,將要對希拉•克里所作的懇求是如此的重要。有了克里的協助,勒羅里內也許可以找到這條漫長而苦難的道路的終點。得不到克里的好感,勒羅里內很可能會以死亡告終,并被遺棄在這些岔路中的一條里。

更糟的是,憑著敏感的直覺,精靈知道,崔斯特•杜堊登將仍然生氣勃勃。

杰妮突然轉到一邊,走下一條狹窄的支路。杰妮和勒羅里內兩個都不得不四肢著地繼續前進,從一塊垂懸得很低的堅固石塊下面爬過。他們的三個個子更大的伙伴不得不趴下來腹部著地地爬行。另一側是一個寬廣的洞穴,形態壯觀,向左上方延伸,鐘乳石的洞頂高高在上。

然而杰妮根本沒有看它,卻集中注意力在地板上的一個小洞,她走向嵌在墻里的一個梯子。她走了下去,后面跟著一個警衛,然后是勒羅里內,然是是另外兩個。

往下走了很長一段,也許有一百步,他們來到了另一個走道,過后不久又到達另一個山洞。這是一個巨大的山洞,面向西南開口,朝著多巖石的海灣以及遠處的大海。水從墻和洞頂的許多個開口中涌入,那是河流入海的地方。

山洞中停放著血腥龍骨號,上面爬滿了水手,正在修補傳動裝置和船體的損傷。

“現在你已經看到了這么多,你聰明的話就應該向無論什么你知道的神袛祈禱,讓希拉•克里接受你,”杰妮悄聲對精靈說。“只有兩種方式可以從這里出去:作為一個朋友,或者作為一具尸體。”看著船上爬滿兇惡的船員,都是一些殘酷無情的家伙,勒羅里內片刻都不懷疑這些話。

杰妮帶頭走出另一個出口,這個出口再次向上蜿蜒,從作為船塢的山洞后面進入山體。通道里充滿煙霧的味道,一路上都有火炬照明,因此,護送的警衛們浸滅了自己的火炬,把它們放在一邊。他們爬進山體,越來越高,路過儲藏室和兵營,穿過一片地區,這片地區在勒羅里內看來是保留給海盜們的,又穿過另一片氣味惡臭的區域,是食人魔部族居住的地方。

他們從貪婪的食人魔那里經過時,好幾雙渴望的眼睛盯著精靈,但是沒有一個靠近到可以碰到勒羅里內。精靈意識到,它們極為尊敬克里,僅僅從它們沒有制造任何麻煩這個事實,就可以看出。勒羅里內和食人魔打交道有足夠多的經驗,知道它們通常都難以駕馭,隨時準備把它們遇到的任何較小的人形生物當作一頓大餐。

不久他們來到了山丘的最高層,在一個敞開的洞穴邊上停下來,這個洞穴有一排門戶。杰妮打手勢示意其他四個等在那里,而她走到房間正中的門口,敲了敲,然后消失在門里。片刻之后,她回來了。

“過來,”她吩咐勒羅里內。

當三個粗野的警衛要護送精靈過來時,杰妮舉起手,讓它們不要靠近。“去拿些吃的,”棕發的女人指示半食人魔們。

勒羅里內好奇地瞥了一眼離去的半食人魔們,不確定這到底表示希拉•克里相信杰妮的話,還是這個海盜僅僅是太自信了,或者防護太周全了,以至于根本不用擔心。

勒羅里內認為一定是后者。

希拉•克里只穿著輕便馬褲和一件薄薄的無袖襯衫,站在屋子里面一堆堆的毛皮中間,她正從窗口凝視著開闊的水面。當杰妮宣布勒羅里內的名字時,她轉過身來,布滿雀斑的臉上笑得很愉快,在束起的紅色頭發籠罩下,她的綠眼睛閃爍著光芒。

“有人告訴我你為我的生命擔憂,精靈,”海盜首領指出。“你的關心讓我很感動。”勒羅里內好奇地瞪著她。

“杰妮說,你來警告我一個黑暗精靈,”海盜解釋。

“我是來殺黑暗精靈的,”勒羅里內糾正道。“我的行動也會讓你得益,這僅僅是一個幸運的巧合。”希拉•克里捧腹大笑,她走過來正對精靈站著,高高聳立在勒羅里內面前。海盜的眼睛上下游移,打量勒羅里內纖細,甚至是精致的體形。“對你自己來說幸運,還是對我?”“對兩者都是,我猜,”勒羅里內回答。

“你一定對這個卓爾精靈恨得不止一丁點,才會來到這里,”希拉•克里指出。

“超過你可能想象得到的。”“那能告訴我為什么嗎?”“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勒羅里內說。

“嗯,由于冬天很快就來了,而且血腥龍骨號仍然在船塢里,似乎我有時間,“希拉•克里說著又笑了笑。她把手臂向外一揮,指向一些毛皮堆,示意勒羅里內到她這邊來。

下午剩下的時間他們一直在交談,盡管帶著偏見,勒羅里內真誠地敘述了崔斯特•杜堊登的許多過失。希拉•克里專心地聽著,杰妮也是,還有第三個女人也是,那是貝蘭尼,她在精靈開始講故事后不久就進來了。三人似乎都不止一點覺得有趣,不止一點感興趣,隨著時間的繼續,勒羅里內更加放松了。

當故事結束,貝蘭尼和杰妮兩人都鼓起掌來,但只有一小會兒,他們便停下來望向希拉,以征求一些暗示。

“一個很好的故事,”海盜首領斷言。“我發現我相信你的話。你要明白,在我們讓你自由走動之前,得核查很多事情。”“當然,”勒羅里內同意,稍稍鞠了一躬。

“你放下武器,我們將把你安排在一個房間里,”希拉解釋說。“我現在沒有任務給你,因此你可以休息一下,從長途旅行中恢復過來。”說完,海盜伸出她的手。

勒羅里內只考慮了一小會兒,然后斷定克里和她的副手們——特別是那個叫貝蘭尼的,勒羅里內判斷是個施法者,很可能是個女巫——實際上只不過將交出武器當作一種象征。精靈對暴烈的海盜笑了笑,遞過匕首和劍。

***********“我想你認為這很幽默,”崔斯特淡淡地說,他的聲音只是被他試圖呼吸時偶爾發出的喘息打斷。

他躺在地上,臉朝下埋在泥土里,六百磅的黑豹隨意地趴在他上面。當他和凱蒂布莉兒繼續假打假鬧,搶奪燉湯時,他召喚出關海法去狩獵,但是她在小關的耳朵里低語了幾句,然后黑豹顯然出于對女性的忠誠,猛的一個飛撲,將崔斯特撲倒。

幾呎之外,凱蒂布莉兒正完全投入地享受著她的燉湯。

“你看起來真有點可笑,”她在喝湯的間隙中確認說。

崔斯特拼命地爬,幾乎從黑豹底下溜了出來。關海法一只巨大的腳掌落在他肩上,伸出長長的爪子,迅速地抓住了他。

“你就繼續反抗吧,小關將會給自己弄到一頓大餐,”凱蒂布莉兒指出。

崔斯特紫色的眼睛瞇了起來。“還剩下一點關于償還的小問題,”他平靜地說。

凱蒂布莉兒哼了一聲,然后跪下來靠近他。她舉起盛滿燉湯的勺子,對著它輕輕地吹氣,然后向著崔斯特緩慢地、逗弄地伸過去。幾乎快要碰到他的嘴時,她突然把它抽了回來,消失在她的嘴里。

然而她的笑容很快消失了,因為她看見關海法消散成一陣灰色的煙霧。豹子抗議著,但是主人崔斯特命令她離開,她不能忽略。

凱蒂布莉兒飛快地跑進樹林里,崔斯特緊緊地追趕。

他從不遠處一個躍撲,抓住了她,將她推到地上,壓在下面,然后利用他驚人的敏捷與欺騙性的勁道把她翻過身,制住了她。火光消失在樹與灌木后面,只有星光與半輪月亮的光輝映出她美麗的臉龐。

“你把這叫作償還?”她嘲笑在她上面的崔斯特,崔斯特跨騎在她身上,將她的雙臂固定在她腦袋上方的地上。

“才剛開始,”他發誓說。

凱蒂布莉兒剛開始笑,就突然停了下來,她看著崔斯特的眼神變得嚴肅起來,甚至是一種關心。

“怎么了?”敏銳的卓爾精靈問。他稍稍往后撤,放開她的手臂。

“如果有一點運氣的話,我們將找到沃夫加,”凱蒂布莉兒說。

“那是我們希望的,是的,”卓爾精靈同意。

“你對此有何感受?”她坦率地問。

崔斯特坐直身子,使勁地瞪著她。“我應該有何感受?”“你嫉妒嗎?”凱蒂布莉兒問。“你是不是害怕沃夫加回來——我是說,如果他將要回到我們中間——會改變你生命中的某些東西,而你不想改變這些東西?”崔斯特無助地呵呵笑了一下,他被凱蒂布莉兒的坦率與真誠折服。卓爾精靈知道,某些東西正開始在他們之間燃燒,那是某些遲到很久的東西,但仍然令人驚異,意想不到。凱蒂布莉兒曾經愛上沃夫加,在他看似死在秘銀廳之前,甚至跟他訂了婚約,因此,如果沃夫加現在回到他們中間,會發生什么呢——不是那個逃走的沃夫加,不是那個狠狠地打凱蒂布莉兒耳光的沃夫加,而是那個他們曾經熟識的人,是那個曾經占據凱蒂布莉兒心靈的人?“我是不是希望沃夫加的回歸不會對我們的關系有任何負面影像?”他問。“當然是的。這么說的話,我是不是希望沃夫加回到我們中間?當然是的。我祈禱,希望他從黑暗中攀爬出來,變回那個我們倆都曾熟識,都曾愛過的人。”凱蒂布莉兒舒適地靜靜躺著,沒有打斷崔斯特,她饒有興趣的表情提示他詳細解釋。

崔斯特聳聳肩,開始說。“我不想我的生命活在嫉妒里,”他說。“而且,特別是,我不能對任何真正的朋友有這種想法。我對沃夫加回歸的關切不亞于你。如果這個自豪而高貴的野蠻人,這個曾與我并肩冒險的野蠻人再次回到我的生命中,我的快樂將會更大。

“至于我們的友誼,以及從中可能發展出的東西,”崔斯特平靜地繼續說,但是是憑著與以前同樣的自信,那是一種內在的指引,帶領卓爾精靈走出邪惡的魔索布萊城,始終支持著他經歷如此多艱難的冒險,作出如此多困難的決定。

他想望地笑笑,聳了聳肩。“我盡力以最好的方式過我的生活,”他說。“我的行動真誠而且善意,并希望有美好的友誼,我希望事情變得最好。不管沃夫加是否回到我們中間,我只能是你眼前看到的這個卓爾精靈。如果在你心中,在我心中,對我們之間有著更多的想法,那就將會是這樣。如果沒有……”他停下來,笑笑,又聳了聳肩“你就這樣,又貧嘴,”凱蒂布莉兒說。“你有沒有想過,你應該閉上嘴,然后吻我?”

新疆2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