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飄零書·商博良 >

第七章

門邊的彭黎回頭和他對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院子中忽然傳來一聲激烈的馬嘶,伴隨著第一聲嘶鳴,所有的馬狂嘶起來。蘇青大步沖出門去,看見馱馬和騾子們像是一齊發瘋了,它們瘋狂地人立起來,扯著自己的韁繩。那些韁繩拴在牢固的木樁上,依然經不住它們發瘋起來的大力,幾根樁子被從地里拔了出來,自由了的騾馬拖著木樁往外奔跑,撞在其他騾馬的身上。它們踐踏著堆在一處的貨物,箱子裂開了,露出色澤鮮亮的綢緞來。

蘇青有些急了,張弓箭指一匹亂竄的健騾。

彭黎上前一步,推偏了他手里的弓:“留著你的箭,騾馬還有用得著的地方。畜生比人敏銳,它們這么吼,周圍怕是有什么怪事。”“怪事?”商博良苦笑一聲。

他們迄今遇到的一切,只怕再不能用“怪事”二字來形容了,整個馬幫也只有他和彭黎兩個人尚能保持表面上的鎮靜,其余人都在懷疑自己所處的是否鬼域。方才血煞蠱的妖異把巨大的恐懼埋進每個人心里,這里的每一寸泥土都讓人覺著像是滲著血,不祥。

“商兄弟,老祁,我們出去看看。”彭黎說,“剩下的兄弟留下,看著貨,騾馬……”他沒想好該怎么收攏這些發瘋的騾馬。騾馬群卻忽地安靜了下來,伙計們看過去,發現已經跑到門口的幾匹騾馬忽地煞住了,這些畜生豎著耳朵,沉重的打著響鼻,一步一步往后退。院子里掙扎的騾馬們也都平息下來,它們一點不敢出聲,耳朵直豎起來,耳背后的血管跳個不停。

“我去!”商博良低聲說。

彭黎和祁烈對了個眼色,各持武器跟在商博良背后。他們三人是一個品字形,緩慢的向著黑水鎮的門口推進。蘇青猴子一樣翻上屋頂,半張著弓,死死盯著這三人的背后。

三個人已經越過了門口止步的幾匹騾馬,眼前是一片漆黑,他們即將從那個繪滿圖騰的木門樓下經過,彭黎手里的火把照不到前面多遠。

雨水嘩嘩地落個不停。

商博良回身,看了彭黎和祁烈各一眼,他又去看那些驚恐萬狀的騾馬。他愣了一下,忽然發現那些騾馬的視線都朝向上方。他猛地回頭仰看木門樓上的橫梁,巨大的黑影在同一刻盤旋著向下撲擊。

黑影纏在橫梁上,它的身體太沉重了,一動起來,整根橫梁坍塌,腐朽的木塊飛落。祁烈看清了,嘶啞的怪叫了一聲。

那是蛇,就像他們在林子里遇見的那條大蛇一樣,幾個人長,張開的巨口仿佛水盆大小,向著商博良的頭頂罩了下去。商博良已經來不及躲閃,也不能迎擊,他的刀很快,但是刀太長。他隨著大蛇的降落而趴倒,在蛇牙即將觸到他頭頂的時候,他得了一個進手的機會,雙手握刀,以刀柄狠狠地撞擊在蛇的下頜。

蛇痛得仰起,巨大的蛇身盤過來纏在商博良腰上。祁烈驚得跳起來,他知道大蛇一身筋肉的力氣,蟒蛇是倒勾牙,咬人不行,仗著就是纏人的本事,人腰粗的大蛇,絞碎一根木頭輕而易舉。人說貪心不足蛇吞象,象是吞不得的,可是不到一歲的水牛被大蛇一絞,一身的骨頭也都斷掉。

蘇青已經張滿了弓,可是蛇纏在商博良身上,他的箭也不敢放出去。彭黎還能鎮靜,揮著鉤刀撲上去,對著蛇頭砍過去。

“沒用的!”祁烈心里叫。他知道這種云荒的大蟒,就是砍死了,也一時不會死絕,纏著人的身子會不斷抽緊,砍掉它的頭也救不回商博良來。

“用我的刀!砍斷它的身子!”商博良大喊。

大蛇從肩到腳,幾乎把他纏滿了,只有一只筋骨外露的手探出來,握著那柄黑鞘長刀。商博良松了手,刀落在地下。彭黎一愣,翻身一滾拾起了商博良的刀,高舉過頂從上而下一記縱劈。他一刀砍下去渾身打了個冷戰,他握著刀,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那刀切開了蛇的鱗片,而后是肌肉,再把脊骨一刀兩段,刀一順地斬切下去,血從蛇身的斷口里噴出來直濺到他臉上,整條蛇在這一刀里被斬作七八段。商博良身上本來已經蓄滿力氣要頂住大蛇絞他,這時候忽然沒有了束縛。他雙臂猛地張開,把斷裂的蛇身振開,渾身都是血污。

一顆巨大的蛇頭連著半截蛇身在泥濘里跳動,蘇青再不放過這個機會,三箭一齊離弦,兩箭命中,把偌大一顆蛇頭射了對穿。

“商兄弟?沒事兒吧?”祁烈湊上來,一腳先把地下一截扭動的蛇身踢開。那么一截也二三十斤重,他踢上去,腳在堅硬粘膩的蛇鱗上滑開了。

“媽的!個鬼畜生!一窩子都出來了!”祁烈惡狠狠地罵,要借這咒罵消去心里的恐懼。

彭黎把刀遞還給商博良,眼睛盯著鋒利的刀刃:“真好刀,沒有它切不動,那畜生一身鱗片就算不是鐵的,也差不多了。”“多謝彭幫頭,差點就死在這里。”商博良微微喘息,摸了摸腰間的袋子,覺得里面的東西安好無事,略松了一口氣。

“可是,還沒結束。”他低聲說,手指眼前那片看不透的黑暗,“聽。”三個人都屏住了呼吸,這時候他們聽見了黑暗里傳來的“咝咝”聲,這聲音微弱,卻越來越明顯,聽起來令人頭皮發麻。商博良忽然想起彭黎剛才的話來,那條大蛇身上的鱗片像是鐵的,那么此刻就有千萬片這樣的鐵鱗就在他們前方和腳下的黑暗里互相摩擦著。

他們已經不再懷疑,這不會是幻覺,整個世界已經被這可怕的“咝咝”聲填滿了。

“長蟲橫路,果然是不好的兆頭,”祁烈低低的喘息著,“也許不該殺林子里那條蛇,那蛇是這些蛇的老娘么?一家子出來給老娘報仇了?”他呵呵地干笑幾聲,握緊兵器,吞了口口水。

彭黎面無表情,脫手令火把落了下去。他站在鎮子的邊沿,身邊是竹籬笆的欄桿,下面就是沼澤。火把落下幾丈,插進淤泥里,熄滅了。火把照亮的瞬間已經足夠祁烈和商博良看清下面的一切,他們站在竹木撐起的鎮子里,而他們的腳下是無數條蛇糾纏在一起,世上大概沒有人能想到那么多蛇聚在一起的樣子,也許是幾萬條,也許是幾十萬條,有的粗如手臂,有的細如小指,這些蛇的身體交錯,像是打結的繩子,它們已經覆蓋了整片沼澤,放眼望去的每個角落,即便有一小片泥漿,也有蛇正從泥漿里吐著氣泡緩緩地鉆出來。

泥漿地活了過來,無處不是可怕的生機。

這些小蛇里,數百條黃黑相間的巨蟒正拖著它們沉重的身體,高昂著三角形的腦袋,它們緩慢的游動,壓過小蛇們的身體,正向著進鎮的滑道游去。

“我現在大概知道黑水鋪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商博良看著那些巨蟒隆起的龐大腹部,揮刀振去了刀上的血污。

所有的伙計人手一張硬弓,對準竹籬笆鋪成的滑道。小黑和老磨這種膽小的,腿肚子直哆嗦,弓都捏不穩了。彭黎的手下還能穩得住,有幾個臉色鐵青,有幾個透著血紅,緊咬著牙關發狠。

“咝咝”聲還在緩慢的接近,誰也不知道這些蛇什么時候會忽然發起進攻。

祁烈這時候反而安靜下來,拉著弓弦躍躍欲試。

“老祁,你現在看起來倒是很膽大。”商博良微微笑著,誰也不能理解這個剛從蛇嘴里逃生,渾身都是血腥味的人怎么還能笑得出來。

“媽的,反正死了也不用還債了。”祁烈舔著牙齒,“真正虧本的是彭頭兒,在宛州做那么大生意,非要來云荒跑這單送死的買賣,一路上的錢都歸他出,還跟我一樣得把命搭上。”祁烈嘿嘿笑了起來,用肩膀頂了彭黎一下:“彭頭兒,你若死在這里,家里多少個如花似玉的小嬌娘要哭死了吧?”彭黎一直陰著臉,這時候冷冷地瞥了祁烈一眼:“她們男人還沒死,犯不著急著哭。榮良,帶幾個兄弟把家底兒拿出來,別藏著了!活不過這關,那些東西也換不成現錢。二十一、三十五、六十九號箱子,底下都有個‘火’字,扛過來!”榮良應一聲,帶著幾個伙計去了,一會兒飛奔會來,扛著三個箱子。伙計們沖著彭黎亮了亮箱子底,確實都有個紅漆寫的“火”字。榮良也不再客氣,上去用槍尖在每個箱子的鎖上別了一下,把三枚鐵鎖都撬開。箱子打開,里面整整齊齊地碼著弩弓,烏沉沉的,搭配的弩箭也是一樣的烏黑,比一般的箭矢短了三分之一,只有半截木桿,半截箭鏃是純鐵打造的,對著光,黑色的表面上隱約有亮銀色的冰裂花紋。

“生冰鐵的箭,”商博良識貨,贊嘆了一聲,“還有這弩,好質地,除了河洛,怕是只有大燮工造府才能做出這東西吧?”“彭頭兒,這可是行伍里的兵器,偷販那可是……”小黑說,最后把“死罪”二字吞了回去。

大燮工造府的兵器,設計嚴謹,工藝絕佳,不是市面上能買來的貨色可比,僅供天驅軍團的精銳使用。販賣這東西按《大律》是死罪,以往幾個不要命的商家在工造府花錢賄賂,弄出幾十一百件來賣,利潤驚人,可沒幾日都被校尉緝拿,當眾吊死在城門口。

“難怪你彭頭兒有錢。”祁烈抄了一把,嘖嘖贊嘆,“這年頭,做生意,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一人一張,五十支箭!”彭黎低吼一聲,“哪個孫子想檢舉老子的,等你有命活著回去再說!”幾十張弩弓指向黑暗里,彭黎一手提著鉤刀,一手持著火把。這個私販軍武的漢子這時候臉色鐵青,兩頰肌肉繃得鐵緊,想必是咬死了牙關。他站得最靠前,大蛇如果撲上來,先死的是他,可他站得比釘子釘在那里還牢,不動一分一毫。

這時候彭黎不再是行商了,他像是個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上了陣,便不再想著死活。

“彭頭兒!近了!要到跟前了!”小黑怯了,他已經可以隱約看見黑暗里有閃光,他想那是蛇鱗。

彭黎不說話。

“彭頭兒?彭頭兒?”老磨的聲音也顫了,黑暗里卷來的那股風里帶著令人作嘔的腥臭。

彭黎還是不說話,連帶著他手下那些兄弟,他們端弩的姿勢整齊劃一,每個人都緊繃著臉,瞇著眼睛。

“小黑老磨!”祁烈呵斥,“別他媽的丟我們老兄弟的人,看看彭頭兒的兄弟什么樣子!”小黑老磨只能閉嘴了,祁烈舔了舔牙齒,露出一個猙獰的笑來。

“殺!”彭黎忽地低吼。

隨著他的命令,幾十支弩箭射入黑暗里,那些弩弓的力量極強,射出去的箭路筆直,沒有絲毫彎曲。那片平靜的黑暗忽地被攪動了,像是一鍋漆黑的水被燒沸那樣,隱隱約約有什么東西在里面翻騰,“咝咝”的聲音尖銳刺耳起來,伴著重物撲打竹籬笆的聲音。滑道震動,像是隨時要塌了。

“命中!”蘇青低聲說。

“不要停!繼續射,幾支箭殺不死那些畜生!”彭黎大吼。

伙計們立刻借著搬弦裝箭,那些弩的弦極硬,彭黎的手下動作熟極而流,毫無滯澀地連續發射,祁烈找來的一幫行商卻不成,小黑連著試了幾次,急切間都扣不上弦。他知道這是生死的關頭,咬牙用力,忽地低呼了一聲。商博良看了過去,小黑兩指流血,被弩弦割得極深。

“廢物!”祁烈在一旁咒罵,“使蠻力管屁用,拿衣服角而墊著一點。”商博良再看祁烈,正齜牙咧嘴地上弦,一付玩命的勁頭。而這個時候彭黎正在背后看著他,目光陰沉。這個年輕人沉默穩定的一再上弦發射,動作簡潔,有如一架用于發射弩弓的機器。

黑暗里傳來了巨響,似乎是滑道的護欄被撞斷了,而后下面泥沼里傳來落地的沉重聲響。

“一條!”蘇青低聲說。

“你能聽見自己的箭命中的聲音?”商博良說著,卻并不看他,毫無間隙的持續發射。

“簡單!”蘇青的回答驕傲而冷漠。

“繼續發射!”彭黎喝令,“這樣的射速,這些畜生攻不上來!”那邊忽然傳來了一個伙計的驚呼聲。彭黎吃了一驚,那個伙計是他的手下,他再熟悉不過,不是那種輕易會驚叫出來的人。他一個箭步竄過去,看見那伙計的臉色血紅,已經丟了弩弓,正拼命地從自己大腿上扯著什么。

那是一條翠綠色的細蛇,一雙豆紅色的眼睛,死死咬在那個伙計的大腿上,任伙計怎么扯,它也不松口。商博良也看見了這邊的動靜,他反應極快,長刀又出鞘放在身邊,于是放下弩弓提刀撲過去,凌空便是一揮。刀刃準確地在蛇頸上切過,把蛇斬作兩段,可是一顆翠綠色的三角形蛇頭卻依然咬在伙計的大腿上。

那個伙計眼珠發白,漸漸的站不穩了,臉朝天空,不停地哆嗦,口水止不住地流下來。

“有毒!”祁烈驚呼。

他搶一步上前,摸出隨身的小匕首,把蛇嘴撬開,這時候彭黎和商博良才看見那一對足有一寸長的彎鉤毒牙。祁烈撕開伙計的褲子,大腿上兩個鮮紅的血孔,血止不住的流出來。

“碧火練!”祁烈咒罵,“完了,沒救了!”如他所說,那個被咬的伙計已經呼吸急迫,他的心跳像是劇烈的鼓點。沒等祁烈割開他的傷口散毒,他的呼吸又迅速的微弱下去,即使沖到行禮那邊拿蛇藥也已經來不及。

“蛇!蛇!上來了!”那邊小黑大聲地驚叫。

無數條蛇正從竹籬笆下緩緩了游了上來,有的灰褐色毫不起眼,也有的鮮紅碧綠,像是在染料缸里浸泡過。他們腳下踩的也是竹籬笆,巫民們用這個在高架起來的黑水鋪上鋪成地面,此刻竹籬笆的缺口里也不斷地有蛇游上來,它們互相糾纏在一起,背上的鱗片和發白的肚皮磨蹭著,越積越多,地下很快就堆滿了半尺厚的一層。幾條手腕粗的蛇把頭高高揚了起來,示威般扭動。

“媽的,作死的畜生!從柱子游上來了!不咬死我們還真的沒完了!”祁烈臉色鐵青。

伙計們里不斷傳來驚呼,不少人沒有防備,已經被蛇咬中了。

“站起來!都站起來!”彭黎大喊。

馬幫伙計們穿的都是高統的牛皮靴子,站起來,便不怕蛇咬到腳碗。

“小黑去拿雄黃!箱子里有雄黃!”彭黎大喊。

小黑恨不得能有個機會往院子那邊跑去,扔了弩弓躥了起來。這時候一條男人手臂粗的蛇從蛇群中昂然抬頭,直起的半條身子像是把角弓似的彎曲,動作凝固了一瞬,而后那顆不大的蛇頭忽地一彈。

那條蛇距離小黑足有一丈之遠,誰也沒有注意,只有祁烈。祁烈看見它抬頭就變了臉色,兩個胳膊一晃把一個來月沒洗過的外衣抖了下來,搶上去一步向著蛇拋了出去。就在他拋出衣服的同時,蛇嘴里噴出一道銀亮的線,筆直的,追著小黑的后背而去。

祁烈的衣服從中間截斷了那根銀線,那是一道液體,被衣服吸了進去,可是還有半道噴在了小黑的背上。小黑茫然的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伸手去摸自己的背后。

“脫掉衣服!脫掉!”祁烈拼了老命的大吼。

小黑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心急火燎的把外衣抖了下來。可是他已經感覺到不對了,背上發濕的那塊開始發硬發木,那里的肌肉像是忽地僵死了,任他怎么動彈,背上一小塊麻木的地方迅速地擴大。小黑慌了,用手去抓那里。

“你他媽的別抓!別抓!”祁烈急得喊。可他不敢過去,蛇群正游過來。

已經晚了,小黑的手在那塊皮膚上不輕不重的一撓,留下一道抓痕,皮下的血迅速滲透出來,抓痕變得鮮紅。小黑覺得自己心跳快得不得了,身上滾熱,那股熱從皮下往五臟六腑里滲,一直燒進去。他踉踉蹌蹌的往前走,覺得心口壓著塊巨石,天地都在旋轉,他想伸手向祁烈求助,可是滿眼是無數火把在照,無數的人影在晃,他已經找不到祁烈了。

“王蛇!它噴毒的!”祁烈低吼了一聲,他撲過去一把抓住商博良的手臂,不讓他接近小黑。

“王蛇?”商博良心頭一凜。

“就是剛才那東西,它頭上有個毒囊,里面藏著一包毒液,能噴一丈來遠,連著可以噴兩次。巫民有個說法,你若是能殺了它搞到它的毒液,被別的蛇咬了,喝一點那毒液,別太多,也許可以救你一命。它的毒跟別的蛇毒不一樣,可以以毒攻毒。”祁烈看著小黑在那里雙手揮舞,原地打轉,解釋得很細心。他從旁邊一個伙計手里搶過一張弩弓來。

商博良感覺到了祁烈話里透出的訊息:“那被王蛇的毒噴上呢?”“會很難受,難受得恨不得人殺了你。巫民說,你若是中了王蛇的毒,就趁著還能動,找個樹爬上去,像個男人那樣死了。”祁烈看了商博良一眼,兩顆黃眼珠很深,透著說不出的悲戚。

他舉起弩弓對著小黑扣動扳機。弩箭準確的貫穿了小黑的心臟,小黑捂著心口,慢慢地跪下,向前撲倒。蛇群已經從他身后游了上來,從他的尸體上游過。

“兄弟啊,來云荒發財看命的,你沒這命。”祁烈低聲說。

他扔了弩弓,拉著商博良往后急退。彭黎和蘇青點燃了火把往蛇群里戳,這些爬蟲很是畏懼火焰,扭動著不敢靠近。所有伙計都退了下來,幾個被蛇咬了的就留在了那里,這當口人救自己已經來不及,再騰不出手去救別人。沒有了密密麻麻的弩箭,那邊滑道上“咝咝”的聲音越發近了。

“老祁,怎么辦?”彭黎問。

“退吧,回院子里,不就是長蟲么?這些東西沒腦子的,不知道追人來咬,回屋里躲著再說。大不了等天亮,長蟲的血是冷的,怕冷也怕熱,熱起來,就沒精神了,得回泥地里躲著。”祁烈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

蘇青和祁烈領著頭,彭黎和商博良在后面押著,馬幫伙計們朝著那間大屋退卻。彭黎已經把這個路上認識的陌生人看作了左右手,既然曾經一起在蛇群里闖生路,也就沒什么可再猜疑的。臨走前商博良回頭看著滑道那邊,三條大蟒一起緩緩地游了上來,它們碩大的體型對比之下,剛才的王蛇根本算不得什么。六只蛇眼從黑暗里出現,看似木然卻又閃著邪戾的光。小蛇們似乎也畏懼這些大蟒,自然而然的游開,讓開了通路。

“不是親眼看見,誰也不敢相信世上還有這樣地獄般的景象。”商博良輕輕撫摸著腰間的皮袋子,“不要害怕。”彭黎一步踏進院子,卻撞在蘇青的背上。伙計們居然都縮在院子的門口,彭黎剛要呵斥,抬頭看見院子正中央的樹上一條大蟒纏著,粗壯的半條身子垂下來,黃色的蛇眼正無聲地盯著它們。他心里一寒,上黑水鋪要么走那條滑道,要么走竹梯,大蟒不是小蛇,不可能從柱子上游上來。他再往周圍看去,覺得渾身的血直沖頭頂,而后凍成了冰渣子似的,那些緊閉的房門現在打開了,幾乎每一扇門里都有大蟒游出來,無一不是拖著沉重的大腹,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什么東西要把身子也撐破。

祁烈面無人色,摸索著腰間,摸到了煙袋,似乎想抽上一嘴來鎮定一下。可是他發覺自己沒法點火,于是又把煙袋重新別回腰里。

“怎么這里也有?”彭黎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問誰。

“怕是一直都有,只是我們沒發覺,難怪那個巫民叫我們別開門,開門就看見了。這些長蟲吃了人,長蟲吃了人就得睡,它們一直在屋里睡著,現在給驚醒了。”祁烈哆嗦著,用力咳嗽。

“后面的也逼近了。”商博良低聲說。這個年輕人現在也不笑了,聲音森冷,手里長刀上黏著蛇血,泛著冷冽的光。

伙計們無聲地移動腳步,慢慢地圍聚在一起,武器沖外。要到了戰場上,這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此時敵軍環繞,若是兩方還不到你死我活的境地,往往便會有個敵軍的頭目站出來勸降。可是周圍都是大蟒,它們不會勸降,只會吞人。這么想著,商博良竟然又微微地笑了出來,可在這個時候,他有意無意地笑容也顯得詭異無比了。

祁烈咽了一口口水:“彭幫頭,拿你的錢,為你賣命,老祁我是沒招了,怎么樣,你說一句話好了。”彭黎握著鉤刀,緊抿著嘴唇。

“彭幫頭不說話,我說吧,沒說的,拼了吧?”祁烈又說,他看著商博良。

“拼了吧。”商博良點點頭。

伙計們也點頭,老磨膽子小,縮在人堆里,兩腿哆嗦著,褲襠里一股熱烘烘的騷味。祁烈看得怒了,一腳踢在他屁股上:“早他媽的說你是個有心沒膽的,就該在家里抱窩守著老婆,死在床上好了!你他媽的不就想要個小的么?不就想從窯子里弄個年輕婊子出來么?你有種敢想就別怕死啊!云荒這里,毒蛇口里奪金珠,來一次,死半條命,早跟你說過,不懂是不是?現在懂了吧?現在尿褲子?晚了!挺起腰板來,別他媽的給我丟人!”老磨聽了他的呵斥,終于掛不住,強撐著一把把腰里的刀拔了出來,狠狠地抹了一把臉,把嚇出來的老淚都給抹了。

“嘿嘿,對嘍,這才像個走云荒的樣子。”祁烈笑著,笑容猙獰。

他狠狠地往手心里吐口涂抹,磨蹭雙手,重新握住了刀:“彭幫頭,我說,你那家里那些如花似玉的小嬌娘,怕是還得哭啊!”他高跳起來,向著院子樹上垂下的那條大蛇投出了刀。大蛇的動作和它碩大的身體毫不相稱,極其敏捷,身子一偏閃過了,大張著血口去咬撲近的祁烈。

“我說我的榮兄弟,你那長槍可要上嘿!”祁烈嘶啞的唱了起來。他也敏捷,趴地閃了過去,跟著翻滾。

“上!”彭黎忽地斷喝。

榮良箭一樣射出,手里長槍擦著地面,猛地撩起,恰好對上蛇頭。大蛇頭一偏閃開了槍刺,可這時候出乎每個人的意料,祁烈瘋子般的撲在了蛇身上,五指緊摳進那些堅硬鱗片里去,一手拔了腰間的短刀,不顧一切地往蛇頭上扎。這幾乎是送命的打法,蛇的動作遠比人快,即使是商博良那種快如雷霆的劈刀法,也要一次運足力氣猛地突進才能和大蛇相抗。

“我說我的榮兄弟,你那長槍不要停嘿!”祁烈接著高聲唱歌。

大蛇一邊翻卷身子去纏祁烈,一邊蛇頭仰起,對著他的頭咬下。

祁烈拼命似的打法給了榮良極好的機會,長槍跟著突進,從大蛇的口里刺入。榮良一得手,全身力氣全都爆了出去,玩命地推動長槍往蛇身里刺去,那柄細桿長槍七尺長,一直刺入六尺,最后槍刺才突破蛇鱗透了出來。那蛇在劇痛中暴跳,粗重的尾巴打得地面“嘭嘭”作響,可喉嚨到身子里是一桿七尺長槍,不能彎曲,榮良那桿槍輕,槍柄卻是用的最好的棗木,要想折斷絕不容易。大蛇也擰不斷它,上半截身子僵硬筆直,看起來又是可笑又是可怖。

商博良跟上一步,一刀斬下,把蛇身分斷。榮良殺得性起了,也不顧兩截蛇身都還在掙扎,上去一腳踩了蛇頭,把血淋淋的槍從蛇身里拔了出來,舉槍吼了一聲。

“我說我那榮兄弟,你的長槍宰死龍嘿!”祁烈跳起來高唱,猛地揮手,“都往樹下這邊來,這個地方好認,死了游魂好找尸。”伙計們又是驚懼又是振奮,明知道這次是兇多吉少了,可祁烈那股兇悍像是能把人心底里的狠勁給逼出來。連老磨也敏捷起來,四十多人圍著大樹,一個個眼睛充血,到像是狼群被蛇群圍困了。

“早知道老祁你這個身手,份兒錢就該給你加倍!”彭黎咬著牙,冷冷地看著那些逼近的大蛇。

“嗨,算什么。”祁烈訕笑,“不要命而已,走云荒,別把自己當人看。人命這里沒蛇值錢,殺一條夠本,殺兩條賺一條!”蛇群被驚動了,這些爬蟲似乎和人一樣有著同伴被殺而生的仇恨,七八條巨蟒從四面八方游了過來,蛇嘴里的獠牙都看得清清楚楚。蘇青翻身上樹,從背后弓囊里取出青弓,輪指撥弦似的發箭,榮良提著槍,直指一條巨蟒的頭,剩下的伙計們要么是發射弩箭,丟了弩箭的也不管了,揮舞著家伙擋在前面。行商都是幫圖利的人,可是現在沒利可圖也沒路可逃,他們便忽地都變回了一幫普通男人,拼命是每個男人都會的。

大蟒也不是全無畏懼,這些人不要命,大蟒反而戒備起來,高昂著頭,咝咝的吐著蛇信,弩箭射中它們的身體,有些根本就被那渾圓的身體和堅硬的鱗片滑開,刺進去的卻往往不得深,也無法命中要害。倒是蘇青的箭極其準確,每一箭要么射蛇眼要么射蛇嘴,都是要害所在,罕有走空的。大蟒們疼痛起來,發狂地用尾巴拍打地面,幾個不小心突前的伙計被咬住,大蟒身子隨著就纏上。商博良和彭黎要的就是這個間隙,一旦大蟒往一個伙計身上纏,兩個人就揮舞兵器突前,狠狠地斬在蛇身上。這是仿照在鎮子門口殺那條大蟒的法子,異常有效,商博良刀利,一旦動刀,蛇身立刻被斬斷,彭黎的鉤刀上卻有鋒利的反勾,勾進蛇鱗里用力一拉,就把蛇開膛破肚。可一般伙計畢竟比不得商博良的力量,只要被大蟒一纏,就是半死不活了。商博良和彭黎看準了連著殺傷了七八條,折損的人也已經有了十幾個,更多的大蟒還在往這邊游來。

“長蟲!我叫你狂!都說長蟲橫路兆頭不好,老子殺你個斷子絕孫看看兆頭哪里不好了!”祁烈短刀猛扎下去,把一個蛇頭扎了個對穿。那是一條被商博良斬斷的大蟒,蛇頭還在發狂的要咬人。

彭黎眼看著一條大蟒咬住了一個伙計的肩頭,又往他身上纏去。他剛剛回過一口氣,猛地提刀突進,揮刀以刀背重重地敲打在那蛇的蛇頭上,刀身反彈,勾刃便朝著蛇身鱗片里扎下去。

“頭兒!”榮良在后面大吼了一聲。

彭黎還沒回過神來,一道黑影劈著風掃來,仿佛鐵鞭擊打在他的胸口,要把靈魂都敲出鞘外,一時間胸口痛得像是要裂開,呼吸不能。他身子往后跌去,商博良奔過去雙手接住,榮良已經擦著他肩膀閃過去,長槍跟那條擊中彭黎胸口的蛇尾對上。那是兩條大蟒,一條緊接著另一條之后,在黑暗中分不清楚,彭黎擊中了第一條,卻被第二條的蛇尾橫掃過來。

榮良的長槍刺中蛇身困難,跟蛇尾一格,退了半步,再次撲上去,槍尖往大蟒翻過來的肚皮上扎去。彭黎靠在商博良身上喘了一口氣,撕開胸前的衣服,把一張锃亮的護心鏡扯了下來。誰也沒有想到他一路跋涉,還貼身帶著這樣沉重的玩意兒,可沒有這東西他已經死了,護心鏡的表面已經迸碎,破碎的鏡片扎破了他強壯的胸肌。彭黎低吼一聲,撲在地上拾起鉤刀,再次猛撲出去。

他是要救榮良。榮良刺向蛇腹的一槍落空了,他的槍刺到,大蟒忽地翻身,把滿是鱗片的背對著槍刺。堅硬的鱗片上帶著冷濕的黏液,榮良的槍刺完全不著力,只是在鱗片上留下一道痕跡便滑了出去。榮良要退,可是失卻了平衡,已經來不及,大蟒翻卷上來纏住他的身子,他雙臂也被裹住,槍也用不開了。彭黎沖到,另一條大蟒卻放開了自己纏著的伙計,高昂起頭來擺出威脅的姿勢。彭黎微微一頓,纏住榮良的大蟒已經帶著這個百來斤重的小伙子往蛇群里退,它幾乎是這里最大的一條,怕有數百斤之重。

彭黎紅著眼,可是沒有辦法。他眼睜睜地看著榮良的長槍落地,那條大蟒把這個人纏著立住,蛇頭高昂起來,仿佛要對敵人示威一般。它頓住了一刻,而后整條身子猛地抽緊,榮良嘴里噴出一口鮮血,他叫都叫不出來,露在外面的胸膛忽地鼓起,仿佛五臟六腑都要炸出來。那條大蟒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間絞斷了他全身的骨骼,擠壓他全身的臟器,把榮良的整個身體化作了一團皮囊包裹的污血。

“我說我那榮兄弟嘿,你是槍好命卻薄嘿。”祁烈也看到了這一幕,卻沒有任何辦法,只是喃喃地說。

彭黎踉踉蹌蹌地退了兩步,整個人像是傻了。所有伙計也被這血腥的一幕驚呆了,他們腦袋里的熱血退了,再看自己的周圍,一半的兄弟已經倒下。而院子里的大蟒已經有上百條了,人們所據守的大樹一圈,是一個蛇海里的孤島。那些蛇眼泛著兇戾的金黃色,正無聲地注視著他們,如同注視一群死人。

所有人都退了回來,大蟒也通人性似的退了回去。那條纏住榮良的大蟒緩緩地解開身體,而后咬住了榮良的頭,它開始緩緩的吞噬榮良的身體,水桶粗的蛇身慢慢被撐開,伙計們可以清楚地看見榮良怎么被那條可怕的蛇身包裹起來。沒有人說話,所有人此時感覺到了這是自己的末路,最后的結果,每個人勢必和榮良一樣。

站在樹杈上的蘇青從箭囊里取了一支箭,搭上弓弦,張滿了弓。他緩緩地對著大蟒瞄準,手一松,箭閃而去,把那條正在吞噬的大蟒兩眼射了一個對穿。

那條大蟒掙扎著翻騰,可是它沉重的腹部里分明有一具人的尸骨,卻又在貪婪地吞噬榮良,這讓它沒能翻出多大的動靜,很快白皮朝天的死去了。

蛇群并不著急,緩慢地游了過來,縮小了包圍群。蘇青從樹上跳了下來,拔了腰刀出來。

“我沒箭了。”蘇青淡淡地說。

沒人說話,伙計們都在看著那條吞了半個榮良的大蟒。老磨抓著自己的頭發,嗚嗚地哭了起來,祁烈腿一軟,坐在地上。

他再次抽出了煙袋,無意義的問了一句:“誰身上帶著火?”“那是!!!”蘇青驚呼起來。

他幾乎是彭黎手下那幫人里最冷靜的一個,即便在親眼看著石頭他們炸成血沫的時候也不曾透出這樣的驚恐來。剩下的人沒有叫,卻是因為他們已經發不出聲音。那條翻著白皮的大蟒忽然動了,卻不是蛇身,而是肚皮。它肚皮的一處鼓了起來,而后忽地裂開,一支血肉模糊的手握著匕首,從大蟒的肚子里探了出來!整群大蟒都騷動起來,那些大腹便便的大蟒痛苦的翻滾起來,而后它們的肚子都裂開了,無一例外的是被一只握著匕首的手從蛇腹內部劃開了肚子。而沒有吞人的大蟒卻是因為驚恐,它們不再圍繞著馬幫伙計們,而是緊緊地縮在院子的一個角落里,蛇身糾纏,蛇頭高昂起來示威和自衛。

大雨潑灑在院子里,絕無可能發生的事情正在一步步發生。那些刺破大蟒腹部的手緩緩地在大蟒肚子上劃開巨大的裂口,而后露出來的是手臂,再然后是肩膀和上身,最后那些被大蟒吞噬的人重新鉆了出來。一個個佝僂著背,站在死去的大蟒旁邊。他們還穿著衣服,濕漉漉的,可以清楚地看見是巫民的服飾,而他們的身上血肉模糊,臉上完全沒有表情。那是因為他們已經沒有臉了,嘴唇、耳朵、鼻子、眼皮,身上最柔軟的部分已經被大蟒胃里的酸液融化,臉上剩下的只是一些漆黑的孔洞。他們的身上也是一樣,皮膚已經沒有了,暴露在外面的是赤裸的肌肉。

他們無論怎么看都已經是死人了,可是他們真的又從蟒腹里鉆了出來。

“天……天吶!”老磨的聲音聽起來也不像是活人能發出的。

“閉嘴!”祁烈低聲喝止他,“別出聲,跟剛才比起來,我們的境地也沒變得更糟。”那些人默默地站在一起,站在剛被他們殺死的蛇尸中間,提著武器,微微的轉動著頭。他們已經沒有了眼睛,似乎還要從風里聽出嗅出些什么。可是馬幫的兄弟們看見他們臉上那兩個沒了眼珠子的漆黑眼眶對上自己,心里一陣陣的麻木。此時人已經忘記了恐懼,只覺得魂魄已經被抽離了身體。

而那些大蛇似乎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它們在院子的角落里竭力的豎起上身,大張著嘴,無聲的吐出漆黑的蛇信。這是蟒蛇最具進攻力的姿態,它們豎起的半條身子高達一人半,以這個高度撲擊下去,必然是雷霆電閃,它們粗壯的身子可以被用來作為一條可怕的長鞭。

蛇腥味里飄過一絲淡淡的騷臭味道,祁烈回頭往老磨褲襠里看了一眼,看見那里又是一片濕乎乎熱騰騰的,往下滴水。

“尿真多,還一泡接一泡的……”祁烈低聲嘟噥。

“別出聲,別撒尿!”彭黎低聲吼,“這些東西怕是還有鼻子耳朵!”他的聲音未落,那些死人忽然動了。他們像是一群被激怒的野獸那樣沖向了蛇群,蛇群立刻發動了反擊,重達上百斤的身子仿佛柱子傾倒那樣向著死人們砸落,巨蟒們吐著腥氣,以反勾的蛇牙去咬那些死人的頭。

可是這會讓活人嚇得暈倒的攻擊面對死人卻幾乎沒有效果,這些人遠比活人還更加敏捷,而更可怕的是,他們已經不再怕死。他們有人撲了出去,有人張開雙臂,無不是狠狠地抱住了巨蟒的身體,轉而以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戳蛇身。那些匕首在東陸人的眼里算不得上品的武器,更無法和商博良的長刀相比,可是在死人們的手里,輕易地刺穿了鐵鑄般的鱗片深入蛇身,每次拔出來都帶著一道血泉。而巨蟒們的反擊也異常強勁,它們粗大的身體一圈圈纏住死人的身體,用力抽絞。即使是一頭被纏住的牯牛,也無法在這樣可怕的力量下支撐多久。死人也一樣,他們的骨骼如同活人一樣脆,馬幫漢子們再次聽見了榮良身上曾傳來的可怕的骨骼碎裂聲。可是死人們卻沒有因此發出任何聲音,也許是他們的聲帶已經被巨蟒胃里的酸液融化了,他們只是發瘋般繼續的揮舞匕首在巨蟒身上刺戳,有的人匕首被打落了,竟以手指死死的摳進蛇鱗里,以殘缺的手用力地扒拉。

馬幫漢子們呆呆地看著這場殊死決斗,無論人蛇都不準備給對方一丁點活下去的機會,蛇在痛苦中狂舞身體拍打地面,卻不肯松開敵人,而死人們則把全身每一寸用作了武器,他們的手指摳著蛇鱗,不斷的出血和折斷,可是即便剩下一根能用的手指,即便胸骨都已經碎裂,他們依舊發狠用力,不肯有片刻停止,直到巨蟒徹底的把他們絞成一團血污。

也不知是蛇瘋了,死人瘋了,還是這天下的一切都瘋了。

一條又一條的蛇癱軟在血泊里,一個又一個的人癱軟在蛇尸的旁邊,誰也不知道這場搏殺已經持續了多久,最后人蛇的尸體堆積起來,地下的蛇血已經有沒過鞋底的厚度,黏稠冰冷,緩慢地流淌著滲進土地深處。

最后一個死人已經失去了匕首,他雙臂死死地扣著一條蛇的脖子,以手硬生生的從蛇下頜的柔軟處抓了進去。蛇瘋狂的做著最后的掙扎,可是這不足以把死人從它身上甩掉,死人用力一扯,把蛇的食道和氣管一起從下頜里扯了出來。

老磨喉嚨里咯咯作響,似乎是要吐出來,可是他只是嘴角流下一道酸水。他吐不出什么的,他早已把胃里的一點東西都吐干凈了。

蛇身沉重地砸在地上,翻身露出白皮。這條巨蟒最為幸運,畢身上下只有一處大傷,只有下頜處那個恐怖的洞在汩汩流血。殺死它的人從它的身上緩緩爬了起來。

那個死人佝僂著背,緩緩的扭頭,像是在尋找剩下的敵人。馬幫漢子們的心都像是要跳出胸口似的,巨蟒已經被殺盡了,下一個死的是不是他們?死人終于確定了他們的位置,他拖著腳步緩緩地向他們走來。

“他……他找到我們了!”一個馬幫伙計說,聲音像是垂死的鳥叫。

“別出聲!”彭黎的鉤刀鎖住了他的脖子。

“沒用的……”祁烈的聲音也在發抖,“我明白了,這些死人找敵人的辦法跟蛇一樣的。他們看不見聽不見,可他們能感覺到地下的震動。”“我們沒人動。”彭黎低聲說。

“可是……”祁烈眼睛里盡是絕望,“我們還有心跳!”他這么說,每個人忽然都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擂鼓般的心跳正從雙腳緩緩的傳入地面,暴露了他們的位置。

最后一個死人還在逼近。他走得很慢,走著走著摔倒在地。行走的時候清楚地看出他的腿骨已經折斷了,這個死人盡是在用折斷的腿骨支撐著身體行走。倒地的死人沒有停止,雙臂摳著地面向著馬幫漢子們爬來,一路往前爬,半身浸在血泊里。

沒有人想到要去對付這個敵人,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他逼近。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解決掉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這個東西的力量和敏捷馬幫漢子們都看見了,還有他的血腥瘋狂。一個人斷然不可能以那種方式殺死一條巨蟒,即便野獸也沒有那樣的兇暴。

商博良忽地大步上前。

他并未突進,而是大步走到了那個爬行的死人前。死人雙手猛地撐地,竟然以雙臂的力量躍了起來,向著商博良的胸口撞去。商博良在幾乎同時后退一步,飛起一腳踢在死人的胸口。

死人還未來得及在地下翻身的時候,商博良跟上一腳踩在他的背后,長刀準確地從背心刺入,扎穿了死人的心臟。在眾人的目光里,死人掙扎了幾下,雙手狠狠地抓進泥土里,停止了動作。

商博良收回腳,還刀歸鞘,背后一片已經被冷汗濕透。

新疆25选7开奖